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十一章 (下)

還沒等到開鎖的聲音響起,小月就已經把門打開了。看著臉色有些異樣的男友,她先是怔了一下,就跟著告別了護送回家的上司。同時間,不知怎的心卻突然間緊張、忐忑了起來。門才一關上,一轉身迎來的就是已經漲成一片紫紅的臉色。還沒來得及反應,小雨的雙肩已經給緊緊抓住了。這時才知道害怕,可是這看來陌生的男人突然間似乎變得那麼陌生,像是曾經在什麼地方見到過。

接著,那可怕的噩夢又重新在眼前上演。對照著夢裡的那個怪物,跟眼前緊緊抓著自己的人竟是那麼相似。搖了好一陣子,還沒來得及掙脫,對方就已經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吼叫聲。由於這一連串事情來得太突然,她根本來不及反應。或許是過度震撼的關係,耳邊傳來的吼叫聲陡然變得毫無意義。已經失去了反應能力的女生,加上最近因為感冒而全身乏力,此刻更是如同砧板上的肉一樣。

見眼前的人完全沒有任何反應,本來還在搖晃著對方的左手舉了起來。突然間「啪」一聲,重重的一巴掌就呼到了女人的臉上。一方面因為嚇壞了,二來則是病倒了的關係,所以那臉上的血色漸漸地褪去。那一巴掌留下的紅印,此刻映在那慘白色的臉上竟然顯得如此鮮明。那種鮮明,就好像是刻意用鮮色口紅畫上去的。這時理智頓失的男人也顧不上什麼憐憫了,見人家毫無生氣只當是默認與上司有染。

不知道是不是想要宣示主權,一想到剛才護送女友回家的上司心裡就是一氣。氣上心頭的當兒手也顧不得是什麼地方,看到沙發就在旁就蠻力地將對方推倒在之上。完全嚇呆了的她眼睜睜看著手忙腳亂在脫褲子的男友,此刻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反應。還在思考中,身上的衣物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也給撕裂了。之後身下就是一痛,本來還因為藥效未全退的迷糊,此刻仿佛魂魄瞬間歸位一樣清醒了過來。

女生一面無助地喊著,一面嘗試推走眼前這已然猶如禽獸的男友。仿佛這樣粗暴的動作還不夠痛快一樣,對方還拿起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機。在掙扎間,還拍下了自己好幾張衣衫不整,以及試圖從懷裡掙脫的照片。推沒兩下,感冒藥效畢竟還沒全退,小雨也漸漸沒力氣去喊去掙扎了。雖然身下仍然因為對方的粗暴而疼痛不已,但此刻能做的只有無助的哭泣。

眼前下身仍然夢裡衝撞著自己的人,已經不是上次施暴的那個人了。這個人眼睛裡已經完全非但看不出任何的憐憫,還充斥了濃厚的暴戾之氣。配上那青筋暴起的臉孔,那不住發出吼叫聲的完全就是張血盆大口。這可怖的怪物,仿佛渾身充滿了破壞的能量一樣,能把一切都一眨眼間給摧毀掉。在劇烈的恐懼跟傷心交加下,這苦難的一切終於結束了。看到對方抓著相機揚長而去的身影,她只能無助地哭著。

終於恢復了一點力氣後,小雨用爬的哭著到藥櫃裡拿出一大半罐還沒喝完的咳嗽藥水。看到玻璃瓶裡自己的倒影,那張慘白的臉上那把鮮紅色的掌印仍然紅艷得讓人無法忽視。接著在那旁邊出現了另一個人的臉,一張那麼熟悉充滿了慈愛的的那張臉。可是沒過多久,這張臉突然一下變得無比猙獰。雖然是透過玻璃瓶,但那眼神裡的殺氣還是叫人看了不寒而慄。終於她看不下去了,接著左手一擰,右手上的瓶蓋就跟著給扭開了。

奔出了家門不遠,男人的理智也一點點的回來了。看著手上拿著的手機,看著剛拍下來的照片和影片後才驚覺自己已經鑄成大錯。六神無主的他,就這樣在大街上情緒崩潰。街上的人就這樣看著一個嚎啕大哭得猶如小孩的一個成年人,就這樣一時重心不穩跌坐了到地上。四周的群眾都紛紛圍繞了過來,也不住地交頭接耳討論著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圍觀的人越來越多,但就是沒有任何人上前來慰問,更不用說來扶一把。

隨著力氣一點點的恢復,小雨趁著剛喝下去的咳嗽藥水藥效還沒來襲前帶痛關掉了家裡所有的門窗。看著家裡的每樣東西,各自的背後都有著各種甜蜜的回憶。那張幾分鐘前才在之上受凌辱的沙發,是那次第一次發薪水跟小月一起買入的第一樣傢俱。還有那張大床,是對方看到自己睡眠品質不佳而靜悄悄湊了幾個月的錢抬回家的。還有書櫥裡擺放的,都是那曾經他倆一起看過一遍又一遍的書。還有那越疊越高,永遠聽不完的搖滾唱片⋯⋯

在街上圍繞在小月身邊的人越來越多,使得本來就繁忙不已的街道此刻變得更是水泄不通。沒有人知道這個男人為了什麼而哭,但也沒有人願意上來慰問。更過分的,要數那些拿出了手機湊熱鬧拍攝的路人。不知情的人,看了還以為路上什麼時候多了一樣新鮮的玩意兒。

這時煤氣已經開了好一段時間了,只見小雨臉上已經蒙上了一層緋紅色。隨著神志越來越迷糊和迷幻的時候,女生看著眼前的煤氣爐突然想起好像還沒煮好晚餐。在頭重腳輕間,不顧自己快要暈倒的她翻出了一地的鍋碗瓢盆想要找個小鍋子煮點什麼。模糊間在跌跌撞撞中終於也找到了個鍋子,就拿到了煤氣爐一方。左手才放好鍋子,右手就已經純熟地扭了火源開關。就在一個彈指間,一片火海頓時吞噬了眼前所有的東西,包括自己。

街上突然間傳來了一聲巨響。原本圍繞著男人的人群都在尖叫中散了開來。或許是著爆炸聲提醒了什麼一樣,不顧街上此起彼落的尖叫聲他就遵循著那巨響的來源沖了過去。看著這失心瘋的人突然疾跑了起來,街上的人也識相地閃到了兩旁。才跑到家門前不遠,前面又站滿了一群看熱鬧的人群。在吆喝間,迎接的就是又一聲劇烈的爆炸聲。

眼看著火焰無情地燃燒著自己的家,小月發狂地抓著身邊每個看熱鬧的群眾要求他們救人。可是大夥卻只當這渾身蓬頭垢面的人是個瘋子不予理會。在問了幾次都不得要領後,他就試圖衝進火場救人。可惜才衝出人群沒幾步就給強行拉回。就在不住掙扎的時候,男人看到那片火海裡好像映出了一張臉。這張臉從神情判斷看來就像是表達了失望和無助的心境。可是這張臉卻是熟悉的,至少曾經是那麼的熟悉,但此後只能追憶。

警察和消防人員很快就抵達了現場,但卻無能阻止火勢吞沒整間屋子。眼前的房子漸漸化為一攤廢墟,接著著救護人員終於衝進現場試圖想要尋找幸存的生存者。男人終於受不了這一切,眼前一黑就暈了過去,可是手上卻仍然緊緊地抓住了那部手機。一切都回不到以前那樣了,一切都變了,變得完全不可理喻。

意念致殲 第十一章(完)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