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十一章 (上)

要知道落敗的滋味有多難受,過來問此刻的小月准沒錯。儘管只是一場催眠,但是那種失敗的感覺卻真實得讓人心寒。那種每次揮拳迎來只有空氣的感覺,那種無力若不是親身經歷過恐怕不是筆墨能形容的。原本夾帶歡愉刺激感的下墜感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越來越寒心。越往下掉,身體就感覺越冰冷。

只是,小魚真的太久沒有隨同去復診,是以對這一切的變化完全不知情。不說吸引她注意,這陣子光是想要見見面也變得越來越難。雖然每次都聽聞將會請到新人分擔工作上的負擔,但是卻永遠只聞樓梯響。眼看她已經快給工作壓得快達不勝負荷這程度的他,也自然不好意思要人家分擔在這幾次復診感受到的挫折感。

只是這次,怎麼就這次復診回家後心情卻是特別的浮躁?本來只是一點納悶,但是快到家的時候卻膨脹成了一種越來越烈的怒火。他吃力地壓抑著這一戳就爆的情緒,試圖把這心裡的滾燙鎖進個盒子內。雖然這樣做只是治標不治本,但至少眼不見為淨。可是誰都知道,一鍋煮得滾熱的開水,再牢靠的密封也阻止不了爆炸的事實。

急躁的他來回渡步著,仿佛是希望藉此舉動分散注意力。可是隨著踏出去的每一步,卻像是給已經燒得火旺的憤怒之上澆油一樣。那股大火非但沒有澆熄,反而燒得越來越旺。那怒火之大,仿佛像是可以一瞬間把一個人燃燒殆盡。

不能這樣下去,復原之路好不容易走到了現在不能功虧一簣。就快要失去理智的小月,這時停了下來看著窗外的晚霞。儘管是同樣的景色,一貫的艷麗,可是今天的天色卻像是有一種莫名的魔力。那漫天的紅色,不知怎的就是有一種讓人會為之著魔的感覺。於是他就這樣定格了在窗前,腦海中卻不住像是影碟跳針一樣重播著她近期說的一些話。這些話在聽到的剎那並不覺得怎樣,但是在此刻滿腔的暴怒下回想起卻發現花種好像似乎隱藏了一些什麼。

『上司今天心情大好請我們吃飯!』

上星期難得她早回家,所以小月精心下廚準備了一桌子她最愛的菜。想說剛過結識週年紀念,就罕有地到菜市場買了好一些上好的食材。為了這桌子的菜,還花了好幾個小時差不多大半天來炮製。手續的繁瑣,讓他連午餐也只能草草喝了杯牛奶就算了。看著面前一桌子的菜,心裡那份滿足感真是叫人想大聲歡呼。

可是一回到家,小雨就開始興沖沖地嚷著午餐的事情。說是上司見大家近期工作辛勞,就特地慰勞大家在工程結束之際讓大家放鬆一下。一面咬著從腌製到煎好的牛排,她繼續說著午餐的日本餐吃得多麼奢華。那些魚生是那麼的肥美,每塊魚肉入口即化還甜美得不得了。雖然描述極之生動,但他此刻卻聽得不是滋味。面前這桌菜看來是白做了,也只能認命悶著一肚子的悶氣吞下去。雖然人說餓肚子的時候什麼都特別美味,但是此刻就算是山珍海味送入口中也食不知味。

『上司說我這陣子表現不錯,所以會考慮跟老闆提加薪水的事情。』

前幾天的晚餐,本來是滿心欣喜一起在外共進晚餐,但小月還沒開口就給這句話噎住了。本來還想說自己的影音頻道已經破百萬訂閱,但是還沒開口她就搶了先。破百萬是個相當了不起的成績,如果他願意還可就此全職創作更多的逗趣短片賺進豐厚的廣告金。另外,躋身百萬訂戶俱樂部的同時,也收到了邀約要求在接下來的研討會參與討論。

可是這一切,卻沒有小雨可能加薪的消息來得重要。還沒等男朋友把話說出來,她就開始贊賞上司的觀察入微。原來誰每次在公司打瞌睡,誰又是常把工作推給別人這些小事都逃不過他的法眼。為此,本來小月原本設想今天請客,可到最後卻變成吃免費大餐的那個。不過畢竟這是個應該高興的事情,所以儘管心生不快也不好發作。儘管如此,無法讓對方感染自己心中的那份喜悅還是有點叫人遺憾。

『剛才好在上司恰好經過,不然那混蛋就把我的辦公袋給搶走了。』

前兩天,在差不多快凌晨的時候她帶著滿手的傷痕回到家。原來是在下午差點稱為攫奪匪徒的目標,所以才弄得一手損傷。好在傷勢沒有大礙,當下回到公司也有同事幫忙上藥。好在當時候上司剛好也在外吃完午餐回公司,才剛好喝止了那匪徒。不然的話,那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會發生什麼事情都不知道。

聽著女友的埋怨,儘管同情,但聽到上司恰好出現卻是大大皺了個眉頭。最好是有那麼恰好,剛好回公司就撞見下屬遭攫奪?可是看到那滿手的傷痕,也沒太多心思去在乎更多了。就在她洗好澡後,就趕忙準備好藥布準備重新包紮。到了這時仍然還在心有餘悸的小雨,還在不住抱怨這社區到晚上會多危險的事情。

這人到底自什麼時候開始越來越多的出現在我倆的對話裡了?開心的事情,會聽到這個人就算了。可是女友身歷如斯險境,還會有這個人出現又是怎樣?那我在小雨的心裡面到底是什麼形式的存在?想歸想,但當時候小月並沒有因此爆發。

只是現在仍然站在窗前的他,回想起這幾次的對話都會有上司這個人的出現自然更是感到憤怒不已。那已然暴怒的情緒,像是烈火突然供給了大量的助燃物跟氧氣一樣更進一步蔓延著。衛士頓姆博士常勸說煩惱時看看窗外的景色的這一招,顯然這次並不奏效。這時呼吸已經變得沈重的小月,仿佛只要輕輕一戳就會陡然爆炸摧毀所有身邊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街角突然出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慢著,那旁邊跟著的⋯⋯不正是上次送她回家的上司麼?

意念致殲 第十一章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