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电台拷问吉安记

因为要走知性路线(听到嘘声了),所以文章一开始要用一个故事来作为引子,君不见很多大作家的散文都是如此这般的吗?话说上次在吉安乡音•回家推介礼的时候因为在柜台帮倒忙头帮尾后碰到一个乡音考古的忠实听众,她应该是在言谈中有问到我是不是曾经上过节目,因为真的上过几次,所以就如实说了。只是再追问下去问我是谁的时候,问题就来了,因为话很少的关系,加上言论无法让人留下印象,所以说了留下的就是对方的一脸疑惑。

今天又应邀了一次,虽然答应了后整个很后悔这次应该算是第一次在完全不知道要聊什么之下和不确定同场的会有谁人的状况下很鲁莽地答应了。不知怎的,最近常常做出这种说很大胆又不是,说很冲动也不尽然的决定,每次都让自己陷入了一个完全掌控不了的环境。可能有时候生活过于平淡的时候,人会在极度无聊下会把自己推入火坑也说不定。

其实也不是到了现场才知道和谁同场(那也太刺激了一点),至少在两三天前有文就已经告知会同时出现的是khaisuan车太炫。当晚的主题是定在说三周年的事情,是有一个很堂皇的主题啦,只是到了后来主题也只是吉安讲爽的,在此表过不提。主题没有了那么聊什么?结果就变成了我们四人联口拷问吉安。

说实在,我真的有必要把自己逼到这样的绝境吗?第一次上节目的时候大概是自己刚出来工作不久奉命上去宣传部落格祭,那至少虽然自己话很少但是资料是有的至少被问到还是可以吐三两个字出来。接下来就是第二次上去了,只是身份从筹委之一摇身一变变成了入围者。这次因为角色的关系,再怎么勉强也应该挤得一两个字出来。最后第三次大概是真的可以说是一败涂地,还记得那天的主题还是什么“网事只能回味”,结果到最后说出来的句子大概是单位数这样。(其实这次受邀我个人是相当意外的)

尽管如此,这次上去还是觉得自己决定其实还不错。虽然这个时代上报纸上电台已经未必是很难的事情,可是有机会去走走还是应该好好珍惜的。毕竟并没有在走不食人间烟火的文艺路线,所以难得去电台现场听听节目也是好事。

要说收获嘛,当然主要还是很高兴第一次跟khaisuan和车太炫面对面交流。另外则是在吉安身上看到了一点点在EQ修为上,我应该朝向什么方向努力(所以在节目里我说他身后有一道光不是随便说的,主要还是因为身后有一盏灯的关系*大误*)。接下来,因为我是个被流行八卦文化宠坏的死小孩,所以听到吉安这老头应该还算是青年的人当过记者DJ出版作者就算了,竟然还跑过各大小婚礼歌台,还曾经驻唱?!(cue晴天霹雳音效)

好啦,最后的最后我是不会否认自己在面对整个直播的环境是完全陷入writer’s block的状况,结果问出来的问题个人是觉得蛮蠢的。不过无论如何,还是必须要说⋯⋯off air的话题真的比on air麻辣很多倍(和上文有点不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

Comments

@chrystalle *默*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11-04-28
time
20:07:09

嗨嗨!在藍藍的網站上看到你的部落格 順道來轉轉⋯先生 你生活很有趣嘛⋯平時幹嘛那麼酷⋯多和我們分享分享嘛 呵呵⋯明天見!

author
Chrystalle
date
2011-04-28
time
20:04: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