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1996

「快點啦,車來了!」

「剪刀、石頭、布!」,還沒看清楚對方出什麼,女孩得臉頰就突然一陣燙。一個淺淺的吻,就這樣如同蜻蜓點水般稍縱即逝。那一下來得如此之快,叫人根本來不及反應。呆在當下的她,此刻顯得全然不知所措也完全不懂如何反應。伴隨著那一吻的,是男孩立刻逃走的一陣風。此刻站在長長的階梯底端的這位同學,整個臉脹紅成了一大片番茄般的顏色。一直到接送的鄰居安娣抵達了,同車的夥伴找了半天才找到仍然愣在原地,手掌還維持著張開出拳為「布」的這位同學。

還有兩級就贏了。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陪著女兒走過那每日必經的階梯,不知怎的想起了這童年的遊戲。這是個通常由兩個人參與的遊戲,地點通常選在長長的階梯進行。兩個參與遊戲的小孩各站在階梯的一方,然後一直猜拳決定誰可以往前邁進。每猜贏一次,就能往對方本來站的方向踏進一步。換句話說,如果本來站在階梯上方,每次猜贏就可以往下走一級。反之如果本來是站在下方,就每次往上走一級。誰先到另一端,就則為贏家。

通常大部分的時間,兩人都會在階梯的半中間相遇。可那一次也不懂是不是有猜拳之神眷顧,女孩異常順利的一路往下走。給快贏了的感覺沖昏了頭的當時,根本沒有想過這是不是有別的可能。

既然想起了,就在一面爬樓梯的當兒,媽媽就一面跟女兒解釋這遊戲的玩法。只見這小不點聽得是津津有味,還不住嚷著說我也要玩我也要玩。可是一來天色真的也不早了,再說晚上吃過飯後還要上爸爸安排的補習班。任哪個小孩聽到這個都會立即洩氣,更何況她只不過是今年才開始念幼稚園。可是抓著小手的的大人此刻念著的仍然是當年那輕輕的一吻,旁邊那垂頭喪氣的樣子絲毫沒有勾起自己的任何注意。

那時候經過了那一吻後,每天放學後打成一片的兩人突然變得不懂如何互動。空氣中瀰漫的尷尬,彷彿也感染了身邊的其他人。不知就裡的大夥,還道是這兩個傢伙不懂為了什麼事情吵架。也不是沒有試圖調解,但是當事人任怎麼問就是絕口不提。不過畢竟還是孩子嘛,才過沒兩天大家又在放學後等待接送的期間繼續玩瘋了。從那融洽的氛圍,絲毫感覺不到誰誰誰前兩天根本連話都聊不上。所以一直到最後,根本就沒有人知道這兩位同學為了什麼不說話。或許,大家都沒有在關心這件事情。

「啦打里啦打力擋泵,食飯唔使餸,
阿媽打我打唔痛,阿爸打我腰骨痛」

看著女兒跟鄰居小孩難得可以出來公園透氣,媽媽彷彿也感染了大夥的歡樂氣氛。小孩從來就不愁沒玩具,就算在這時代沒有了電子遊戲,這些熟悉的口訣仍然生生不息地流傳至今。只見大家猜拳分好組後四散,不巧女兒這次負責抓人。按照規定抓人者是要站在原地,等大家藏好才能出動。除了抓人者,另一個就是扮演救人的角色。被抓的可憐蟲要站在原地等人解救,如果全部都給抓了就是抓人者獲勝。接下來大夥又另外選出抓人者以及救人者,重複玩到厭倦為止。

回顧小學時代,這類似抓迷藏的遊戲也伴隨了不少人的童年。有一次女孩一個不留神就給抓住了,為了找其他人那抓人的同學很快就去找下個獵物了。按照規則,她只得乖乖在原地矗立。就在百般無聊中,身後突然傳來隱約的腳步聲,還沒來得及轉身探究竟手就給牽走了。扮演救人者的男孩不知道從哪個角落突然間竄了出來,不由分說就牽了手逃離。很快的,那負責抓人的倒楣鬼也聞聲追來想要把剩下的這兩個人給抓到。

小孩畢竟很單純,哪裡懂得大人間情情塔塔的東西。可是就在那個牽手的剎那間,女孩的心裡,不知怎的突然感受到一股暖流。當然這感覺也並沒有維持太久,後面那傢伙追得也可真緊哪有時間去分析。

這一切的嬉戲,總有邁入低潮的時候。時不時總有一天,大夥都像是約好般累得不想到處玩。不過有一次倒是例外的,大夥不去玩的原因並非累了。那是個電子雞大熱的一年,家境較好父母親比較放任的孩子幾乎人手一雞,甚至有些還身懷數雞。可也別小看這只有個小螢幕加幾個按鈕的東西,當年可是風靡一時無人不曉呢。這只存活在小小機器裡的虛擬寵物,說是牽引了玩家的喜怒哀樂真的也不為過。對很多在城市裡長大的小孩來說,把玩這玩意可是讓他們第一次感受養寵物的苦與樂。

今天逛街路過五元店,媽媽一時心血來潮就想說進去找找別處沒賣的文具。丈夫聽到了只是翻了個白眼,就隨即自個兒走到咖啡店去等了。興致正起的她毫不在乎的牽了女兒的手,就走進了店家。就像是個脫韁的野馬一般,小女孩一掙開大人的手就自顧自到處亂竄去了。後來走到了玩具部的時候,她拿起了一個包裝上畫了隻可愛小雞的東西回過頭來問是什麼。

儘管過了這麼多年,可是看到包裝上的圖樣跟那小東西的樣子媽媽就猜出了這是當年的電子雞。蹲在地上的她看著此刻站起來等高的女兒,然後就開始簡單解釋這是個可以養小雞的遊戲機。每天除了要餵食,還要定期清理排泄物和記得在它臨睡前關燈。如果照顧不好的話,小雞可是很不開心然後會生病死掉唷。越聽越帶勁的小鬼,很快就拉著母親的袖子聞說可不可以要一隻。坳不過女兒的請求,後來小雞就這樣子進了購物籃。

回想當時電子遊戲還沒普及還帶著影響課業污明的那個年代,擁有一隻電子雞的小孩著實不多。男孩恰巧就是其中之一的擁有者,這也讓一向人緣平平的他成了大家的寵兒。那陣子每天的放學時分,校園裡少了大夥四處奔跑喧嘩的歡騰氣氛。在等車的時分,大家都圍在一起輪流傳玩著這些電子雞。先是同學甲負責餵食,後來輪到同學乙跟小雞玩遊戲。如果恰好當天這小東西「病了」,同學丙就負責餵食。

男孩本來也樂得有大家一起幫忙照顧小雞,但是過了幾天卻發現了一件事情。女孩雖然每天都圍過來看,但似乎沒有一次來得及玩一下。不是自己的安娣早到,就是對方的車子早就來接人了。於是就在某天放學後,他反常拒絕了其他同學的請求,一個轉身就把電子雞塞到她的手裡。

「今晚你幫我保管,明天還給我的時候不能是死掉的咯。」

說時遲,那時快,才說完接送男孩的車子就到了校門口。錯愕的女孩只能握著那隻電子雞,怔怔地目送對方離去。

那是個學期末的最後一天,第二天就是放假了女孩自然沒有碰到電子雞的主人。不過讓這東西「活著」的要求卻化成了一股使命感,成了一份額外的假期作業。就在自己破了原主人養活三天紀錄後,媽媽不知怎的發現了這部小玩意。蒙在鼓裡的母親還道是女兒背著自己偷買玩具,一怒之下就把它丟出了窗外。攝於大人的威嚴,她自然沒跑出門去找。不過從那麼高的組屋單位丟出去,想必就算找到也只有碎片。

於是那年的年尾長假,女孩為了母親的舉動終日賭氣不說話。可是這也改變不了電子雞給丟掉的事實,到時候開學了是要怎麼還給人家。這可真該死,那天真不應該忘記關掉聲音。若不是小雞嘟嘟響提醒要餵食,就不會有別人發現了。這下可好了,破了記錄可是一切付諸流水是小事,原主人問起要怎麼交代才是事大。

「媽咪,我去讀書了,記得等下幫我餵小雞!」

說完女兒就頭也不回地飛奔向夥伴同學們的懷抱。媽媽此刻心裡在想,你也可真會。早知道就不買了,現在電子雞功能多,要忙的事也跟著多了。一面搖頭嘆息,她一面看著眼前掌心裡的這玩意。其實心裡明白得很,當日會買下也不見得不知道有如斯下場。明知貪新鮮的小孩很快會厭倦,可是自己還不是無怨無悔代玩代養。或許這一切的背後,是為了彌補當年留下的缺憾。

一九九六年好不容易伴著年尾的長假結束了。該面對的事情,始終還是躲不過的。可是話雖如此,女孩在開學前一個晚上仍然無法安眠。此刻躺在床上的她,想著的全都是對方如果知道了不跟我好怎麼辦的事。要不扯個謊說出門的時候給扒手弄走了,不然說那天弟弟趁自己不注意把小雞拿去澡盆「洗澡」結果泡水泡壞了。當然想到這些,就也不免想到樓梯底的那一吻。就在心情陰晴不定時,由於太累的關係就儘管還在煩惱中卻總算也入眠了。

就在第二天終於踏入學校的那一刻,女孩終於下定決心跟男孩坦白。本來想說在週會前要找到電子雞的主人說清楚的,可是找了老半天人影就是不見。該不會是上課第一天就請假吧,可是一直到休息節的時候卻依然找不到人。好不容易終於等到了放學時分,由於忍不住好奇所以就去問了以前跟他同車的同學。可是不問還好,一問才發現對方早在開學前一個星期舉家搬遷到外國生活了。

多事的同學還說,其實男孩早就知道這事情了。可是儘管這樣還是等到放假前最後一天才跟接送的安娣說起這事。一說曹操,曹操就到,接送的車子就在這時候開到了校門口。聽到了這事的女孩根本顧不得人家早就跑上車了,此刻的她腦海想的只有一件事情。原來當天送我電子雞的時候,就根本沒有想過要回來。說什麼第二天要記得還的事情,根本就是個廢話。那根本就是個禮物,而不是一件託管的物事。

就這樣,淚眼盈眶的她就這樣踏入了家門。媽媽看到女兒不太對勁的樣子,想說主動關心問一問。可是沒想到這一問,卻引發了對方的嚎啕大哭。女孩積存了一整個長假的眼淚,也在那一刻崩潰決堤,嘩啦嘩啦的流了下來。

一轉眼就這樣十八年過去,現在對方也不知道長什麼模樣,更別提在做什麼。可是看著自己女兒的成長,卻彷彿感覺到老天是要藉著這小不點給自己重溫那快二十年前的事,那段純得堪比山泉的流水,卻又說不上是愛戀的曖昧。

啊,對,差點忘記給女兒的電子雞餵食。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