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你要不要吃粉紅色的橘子?

最近從朋友處那裏(其實也就是社交網站裏)看到一個頗有趣的影片。其實他說的事情是個很嚴肅的課題,應該說是呈現的方式頗爲幽默才有趣味。先介紹這人,雖然爲人風趣(至少在影片裏)但他卻是個哲學系的教授。學哲學的人應該很喜歡問爲什麼這樣爲什麼那樣,感覺應該很不苟言笑才對不是嗎?可是偏偏應該是那種愛死什麼十萬個爲什麼的人,卻用最輕鬆有趣的方式去駁斥人們對此課題的迷思。

我很膽小,所以這整篇文章雖然我是複述他的一些論點,但不會直接點出是什麼課題就是。

不要留言轟炸我,我耳朵怕癢。

假設世界上有兩種水果,一種是橙色的橘子,另一種也是橘子但是是粉紅色的。假設。

目前的現況是,社會上據大多數人都吃橙色的。也不是說粉紅色的不能吃,但是它看起來太鮮豔欲滴所以大部分人都不認爲是能吃的。好吧,就不一定是這個理由,反正理由千百種,總結是大部分人都不吃橙色的。所以世代下來,大家都把粉紅色的橙視爲一種禁忌。自己不吃就算了,而且還歧視膽敢去吃的人。你也知道人類真的很愛自我分類(人以羣分),這些少數吃粉紅色橘子的人很快發現遭到了世俗的孤立(或打壓)。

說到這裏我突然有點岔了個神想到了一個不久之前聽過的故事……

猴子的故事

話說好像有一個籠子,然後裏面裝了五隻猴子。我們就暫且把它們分別稱爲1、2、3、4和5好了。籠子裏高處掛了一串香蕉,那猴子看到了自然死都要爬去吃。可是每當其中一隻觸及香蕉的時候,研究人員就會用冰水淋了這羣猴子一身。總之過了幾天也試了幾次,這羣猴子總算再也不敢接近香蕉。接着猴子1號給替換出來,放了6號進去。由於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所以猴子6號會試圖去吃香蕉。其他猴子(2、3、4和5)見狀,就趕忙衝上來痛打6號。莫名其妙的6還沒吃到香蕉,結果反而先給打了個一身。

接着替換的是2號,猴子7號進去後也受到了香蕉的誘惑要爬過去吃。可是同樣的跟之前的6號一樣,還沒觸及就給打了一身。有趣的是,參與毆打的還有6號猴子。後來依序替換3、4和5號的8、9和10號一樣受到了同等的對待,也學會了同樣的行爲。儘管到了最後6到10號的猴子都不知道爲什麼要打那去拿香蕉的傢伙,但每見有人過去還是會下意識攻擊。

其實想想,如果這個現象套用在我今天要複述的課題好像也不是不行。人說小孩子是家長甚至教師想法的投射。當世俗都認爲吃粉紅色的橘子是錯的,在耳濡目染之下小孩也覺得不能吃。可是是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爲什麼不行?背後不能夠吃粉紅色橘子的原因,先不管是不是成立,會不會隨着世代的更迭消逝?就好像6到10號猴子一樣,雖然不知道爲什麼要痛打吃香蕉的傢伙,但還是養成了這種近乎反射性的行爲。

好吧,回到正題,回到我要複述的故事。

早期因爲種種偏見的關係,喜歡吃粉紅色橘子的行爲都遭標籤成爲一種癖好。可是隨着民智的成長,越來越多的研究也漸漸顯示吃什麼顏色的橘子都不是一種病態。也就是說,同樣是橘子不過外皮顏色不同所以都能吃。或許口味或營養成分有別,但粉紅色種沒有毒素。最後這羣以往被迫躲在暗處自己吃粉紅色橘子的人受夠了,於是就想盡一切辦法要平反自己吃橘子的權益。可是在這爭取權利的漫漫長路卻不見終點,甚至路上還遭受各種無謂的指責。

粉紅色橘子看起來很噁心硬硬的不能吃啦

別看它外表硬硬的,其實把外皮扒掉了還是能吃的。但如果認爲吃粉紅橘子一定要連梗吃的話,那間中一定是有什麼誤會了。再說吧,如果粉紅色的橘子吃不得吞不下去,這些人難道不會找別的事情做嗎?去烘個蛋糕,或去打個球也好吧。如果吃不得,這些人還要硬吞就理得他們死啦。有時候人自作孽,下場不可活也是應該的。人家是「受害人」都沒在擔心,那這些人是在擔心什麼?

真的會有人吃水果要連梗也吃下去的嗎?

不覺得吃粉紅色橘子很不自然很不道德的嗎?你看看動物都不吃?

首先誰說動物不吃?再說把動物吃不吃的事情先拋一旁,身爲萬物之靈的人類什麼時候反倒要跟動物看齊了?這麼會狡辯,那這些人去吃吃狗餅啊。動物都能吃,這些人爲什麼不吃?然後出們看到漂亮的美女,男生們怎麼不去磨蹭人家的下體?那些到處咬東西的動物,是不是也要跟着他們到處去咬鞋子?大部分的狗狗都不用穿衣服,這些人倒是光禿禿什麼都不穿去街上溜達啊。

不是說了科學研究已經證明了是能吃的嗎?

那些喜歡粉紅色橘子的人都只會吃,很噁心

嗯,所以是說吃粉紅色橘子的人什麼都不做就能吃的。樹不用種就可以天天望着天,等着它什麼時候掉一顆下來。如果砸不死就可以一飽耳福了,這樣多省事。不想那些吃橙色橘子的人都要先等種子發芽,近而長苗漸漸成樹然後開華結果。所以吃粉紅色版本的就只有吃這個部分,那些隱藏在種植各個階段之中的浪漫是不屬於這個羣體的。橙色的就要用種的有過程有血有汗,粉紅色的就只有天掉下來的。

那天怎麼不跌一塊金條咧?

如果吃粉紅色橘子變成一種常態,那麼爲什麼不能一次過吃很多個,甚至吃那個黑色的蘋果?

喜歡吃粉紅色橘子,跟一次過塞很多橘子入口是兩碼子事。而且現在說的是橘子,怎麼扯到蘋果去了,而且還是黑色的。雖然都是水果,但現在不是在討論橘子的問題嗎?說到同時吃很多橘子,這問題還須得定義好。原因是同時間一個人可以選擇開幾個橘子,而且不一定只是開一種。再說一次過吃幾個橙色的,跟一次過吃幾個粉紅色的,跟一次過混吃橙色粉紅色的都是不同的狀況。

可不可以單純討論「從一而終」,吃橘子一個一個來的狀況討論?

經文說不行咧

課堂沒學過Critical Thinking嗎?經文也是人寫的,人非聖賢難免會有謬誤。再說現存的經文都已經是有好一些歷史了吧。再說了,現在信仰千百種,這個宗教說不行不代表其他的都禁止啊。爲什麼要把自己的一套,拿去套用在別人身上。那些不相信神明的人,又該如何處置?就算真的不行,那就自己規範自己的信徒就好,爲什麼要站出社會制高點禁止其他或許是不同宗教的人吃粉紅色橘子?

不是說宗教導人有愛嗎?

吃粉紅色橘子會動搖國本

太棒了,什麼是動搖國本?

只是吃個橘子就能翻天覆地,說實在這個世界還需要Pacific Rim裏面那些Kaiju來毀滅世界嗎?那些野心家以後也不用大費周章部署什麼軍事行動了,以後只要吃一顆粉紅色橘子世界就會自動崩壞了。如果真的是這樣,說真的也不是什麼壞事不是嗎?還有以後的電影也太好拍了一點,那些反派角色只要在熒幕上吃一個粉紅色橘子,然後英雄人物就要登場把粉紅色橘子樹全給燒光,然後把這人給斃掉就劇終了。

動搖國本,影響人類吃橘子的習慣。說得人類的口味可以說變就變(是也沒有不可以啦)的樣子。好像以後當吃粉紅橘子常態化後,本來不吃的人都要轉口味去吃然後各個嘔到要死。沒人說過常態化後,第一步就是燒掉那些橙色橘子樹啊。

雜記

真的,只是吃個橘子,需要把事情鬧得這麼大才甘願嗎?人家不過是要爭取讓自己不需要躲在暗處吃粉紅橘子,然後不遭世人視爲猥褻罷了。況且就算將之視之洪水猛獸,那人家也不會貿然冒犯才是。難道會有人在街上拿着槍戳路人的太陽穴,然後逼人家吃粉紅橘子嗎?不吃的話強求也沒用,粉紅橘子也會挑人吃的,自視不要過高的好。

好吧,好像也太隱喻

雖然我用的譬喻不見得精準,但是希望還是有表達到他的中心思維這樣。這裏說的,是一位叫做Dr. John Corvino的人。如果早點認識這個人,給了我一種學哲學的人都很風趣的印象的話,我想我應該早就撲去修哲學系了。也不是說電腦科學系不好啦,但人嘛總愛想如果當初知道更多事情走另一條路會怎樣的事情不是嗎?

其實如果主流的社會是吃粉紅橘子的,那麼吃橙色橘子的少數會不會也倍受打壓呢?

人性就是如此醜惡的嗎?

參考影片

其實上面Dr. Corvino的站點應該可以找到所有相關的影片,但我在這裏另外列出一些相關的好了。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