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我們都自卑

剛才順便瀏覽一下社交網站的塗鴉牆時間軸時,發現了一個我不知道是戲謔還是認真的標題。我是沒什麼興趣看內文,但從裏面的一些snippet看得出是說黃飛鴻是個回教徒云云。看到的當下,我嬸嬸深深的腦海裏想到的是「So what?」。可是再想一下,卻發現過去的幾年,同樣的故事也同時間發生在不同的人身上。隨手拈來的就有什麼漢督亞啦,什麼歐巴馬啦等等等等。所以由此一件,就會發現普遍上大部分的民族都是自卑的。不然每次牽涉的人物,爲何都是踏在風口浪尖上的風雲人物?

又不見有任何族羣出來爭說打家劫舍的混蛋爲我族類?

有啊,那些什麼Robin Hood之類的咯

同樣的例子,說實在的真的不計其數。想當年我們中四歷史還有世界歷史這部分的時候,課程綱要裏就剛好安排了一整個篇章的伊斯蘭文化歷史(歐洲文藝復興和近代史甚至什麼中國歷史篇幅相較起來真的是小巫見大巫)。裏面也有敘述好幾個影響現代醫學什麼的一些高人。本來也沒什麼,畢竟影響了現代醫學應該提一下沒錯。可是當放在回教文化這個課章裏,卻很難給人沒有一種在歌功頌德的印象。

對,關鍵詞就是歌功頌德。

或許我反感的是這四個字,而不是什麼民族刻意去強硬攀拉關係。

一個民族是否有作爲,或許的確需要推舉幾個有才幹的人出來代表。可是近這幾年來我們看到的,卻是大家爲了爭辯說這人如今飛黃騰達都有賴自己的文化什麼的。有時候牽涉的,甚至還有幾個派別的人物。不過很吊詭的是,當事人本身都不屑去向任何一方靠攏。如果發生了這樣的情況,而又剛好其中一派又是自傲有什麼五千年文化的,見人不搭理竟然還會惱羞成怒說人家不懂飲水思源是反骨仔。

或許那什麼文化底蘊,也不過就是翻臉如翻書的速度。

這種情況,就好像是一羣小孩在吃糖果。然後在分配的時候小孩甲分到了最好吃的,其他看不過眼的就開始想盡辦法去爭取。比如說乙會說,啊做那糖果的工廠是我家的生意所以應該給我。然後丙就說,啊那個色素的原料是我家生產的應該給我。見到大家搶得不亦樂乎的丁,又參與說那些糖都是我家的甘蔗還不分給我嗎?後來搶不到的時候,那個家開了快半世紀的糖果廠的乙開始發爛渣說哎呀你這個糖果怎麼如此不識擡舉,你不懂飲水思源的道理嗎?

其實爭到人了,又怎樣呢?

先不說已經辭世的,說說還在生的好了。假設有個神童叫小金,恰好就是族羣甲出身的。可是小金父母早前因爲種種原因移民了到族羣乙爲主導的地方。就在族羣乙的土地上,小金在學術各方面表現突出結果揚名四方。然後事情下一步大概也不用我介紹,想必都不過就是大家競相出來搶功勞。再假設現實環境裏,只有族羣乙提供讓神童發揮所長的平臺。若站在局外人的角度,要怎麼「宣判」小金的成就該歸誰?

這問題怎麼答,大概就怎麼錯。至少如果真的選邊站,就鐵定要得罪另一方人馬。但是回到問題本身,君不覺問題很愚蠢麼?這有什麼好爭的?爭到了會有什麼着數?爭到了世界上就沒有饑荒?爭到了如果小金日後賺到一桶金會全部奉獻出來回饋族羣?好吧,這也可能,但選擇哪一個族羣那還是要回到他本人對哪裏有歸宿感不是?再說了,搞不好雖然人家有機會但還是要付出非同常人的努力才達到名成立就的境界。還有,人家就不能平等分給所有的族羣,不分你我麼?

有時候,看到這羣理應是思想成熟的成年人在爭人的時候,的確是可以看出這人代表的族羣文化是怎樣的。有時候爭得最落力的,搞不好就是雖然本身少說都好幾百年的文化,但面對其他族羣還是自卑的。年數其實不一定是個衡量的標準,有時候面對幾千年歷史的對手,底蘊只有幾百年的有時候也可以很優雅去搶。不過總結就是,無論手段有多優雅,但是畢竟還是爭奪,所以那副嘴臉其實也不見得多好看就是。

今天去翻歷史書,看到誰原來又遭誤會原來是爲我族類了嗎?

我可不可以說保險套發明人是我家的人,然後就有用不完的保險套嗎?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