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暗钮 第八章

“今天又走了一个“,艾佳黯然的把一封辞职信放到正抱头思索的赵硕。

“这死胖子真不晓得是那里弄来这么多钱,在招标上压价就算了,现在还来挖角。之前老鬼的公司也一样被这死胖子瞬间被架空,整家二十多年历史的公司就在两个星期内变成独角戏台,最后还落魄到要你出手相救才不至于从天台掉下来。可是没有想到那死胖子好惹不惹玩到我们先锋这里来,加起这个,我们总共损失了快二十个员工了,你……”,艾佳越说越气,使得赵硕不得不打断她的话。

“冷静些,我们虽然规模不必他大,可是总算也曾经经历更糟糕的事情。你先帮我把所有人召集起来,明天早上我想跟全公司宣布一些事情。时间都不早了,今天提早下班吧。”,才说完,赵硕就抓起了公文包就离开了办公室。


“哇,这模型车太酷了!宝宝,我先进去看一看”,不管王晓寒是多么的不愿意,凌云志还是一意孤行的冲进了模型店去看他朝思暮想的模型车。

王晓寒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站在店外的她,趁着凌云志还在忙着对成堆的模型展示品流口水的当儿,她回到刚才让凌云志眼睛发亮的车子展示品前,拿起了智能手机记下了车子的型号。好不容易终于等到凌云志舍得走出来了,她就特意大发娇嗔说道:“喂,你再看,我们就不会有时间去买旅行要用到的东西了,我不管啦,等下我买的大行李箱你付钱!”

“不买啦,我好惦挂着那个车子,不如我们不去旅行好不好?”,一面装着可怜兮兮的样子,一面忍不住笑的凌云志孩子气的说着。

“难怪这阵子都这么嚣张,原来用到美人计这么下三滥的手段。”,在远方端视着的他心想着。


就在员工都在莫名其妙的当儿,赵硕如时九点钟就到了公司。甫放下手上的东西,他就示意大家集合表示有事情宣布。

“请问大家今天的日期是什么?”,赵硕先不忙看表,就先问了这个问题。

迎接他的一片死寂,过了半响,才有个员工吞吞吐吐的说:“今……今天是八……八月十二日”。

“谢谢小罗,很好,今天是八月十二日。今年不知不觉都已经过了八个月,说实在的,自从上次投标失败后,当然撇除上几个星期我的生日会不算,我们都没有好好的停下来喘息过。身为你们的老板,把你们操得这么尽,我只能说我很感谢大家的付出。我知道今晚会有一个很盛大的派对,我们当中有很多人都有邀请卡。不要误会,我不是说你们不应该去,那是你们自己才能作出的决定,我没有意思要干涉。我想说的是,无论你们的决定为何,我希望能在你们离去之前可以好好的,说一声谢谢。如果先锋真的毁了,我还是会记得如果没有你们的付出,我的事业也不可能爬到我以前认为很不可思议的高度。好啦,今天完成手上的工作的话,早点回家准备今晚的派对吧,据说场面相当盛大,你们终究还是代表先锋出席的,记得穿好看一点!”,语毕,赵硕深深的一鞠躬,接着就走回办公室去,留下面面相觑的员工。

尾随着他进办公室的,是神色看起来有点凝重的艾佳。轻轻的关上门后,她就想个连珠炮似的不停责问:“我以为你是要留住他们的,怎么感觉你好想要结业的感觉?喂,你脑子是坏掉了吗?你怎么还有心情在看你的公文,你有在听吗?赵硕!”

“好啦,我们都十多年朋友了,你可以说话不要那么急吗?今晚你男朋友不来接你吃饭?”,赵硕继续镇定的道。

“其实今天我这里还有两封辞职信,你看看,你再不好好处理公司真的会给那死胖子倒的。就算你要放弃,你也要想想我的感受好不好,喂,当时候我也有丢钱进来的,怎么说我也是个老板吧,你现在怎么在倒我的米?!”

“那么,亲爱的老板,你觉得我该怎么做?你看了这个派对请柬吗?”,赵硕不急不緩的从抽屉拿出了一张请柬,然后放在桌子上推给了艾佳。

给拥有无穷潜质的您,

城中最盛大的派对,怎么可以少了你,欢迎最有潜质的你莅临,说不定你的事业的另一个高峰,就在这个派对开始,我们会等你的。

“狗屁不通,等等,这不是那死胖子的公司名号吗?你怎么……”

“不用猜了,是寄去我家的。我晓得他挖角很久了,所以这阵子我其实也在安排老福和老鬼在训练一群新人了。就算是整个公司被挖空,我们至少还能重新开始。这个脸我可以放得下来,怎样说也总好过硬撑吧?我知道你要我怎么做,可是加薪怎么加我就是不够那胖子的数额的,与其把过多的资源投射到已经不想留下来的人,不如把他们好好应用在一群新人身上。这群新人因为资历太浅,谅他们一时间也不敢贸贸然挖过去。不要太过担心吧,该发生的迟早会发生,我们就静观其变好了。”


“小迪!”,梦见小迪七孔流血的惨状,王晓寒不禁整个人泪流满面的从床上跳了起来。自从上次他打了个电话过来后,她几乎没有一晚是可以一觉到天明的。每天不是梦到小迪七孔流血,就是梦到自己从一个很高的大楼一跃而下,而在落地前看到的,竟然就是躺在血泊中的小迪。

待气息平定后,她就虚弱的扶着墙壁,慢慢的走到厨房倒杯水喝。在洗杯子的时候她看着窗子上自己的倒影差点吓得把自己手上的杯子跌到洗碗盆内。倒影中的她眼神看起来空洞就算了,她整个人几乎像是瞬间老了好几年。她一面抚摸着自己的脸庞,一面不住的回想着当天小迪被抓走的情境。

就在她追到马路上,眼看小迪就要转入巷子内的时候,她突然间被一个开得不是很快的车子给撞倒。就在她挣扎着爬起身的时候,车子的司机已经下了车端倪她是否有受伤的迹象。在感觉无大碍后,他递了一张名片给刚爬起身,想继续跑可是一时还跑不动的王晓寒。王晓寒无意识的拿下了那张卡片,可是这时候他就出现了。他假意搀扶着王晓寒到了马路的另一端,一面向司机致歉说王晓寒不应该看到前面有大倾销就疯也似的跑了出来。王晓寒这时候恶狠狠的看着搀扶着他的那个男人,就在刹那间,她就知道这人就是小迪被抓州的主使人。

“没什么,你先夫欠了我好大一笔钱,千万吩咐我不要碰你,现在他因病死了,我就当作钱丢进了大海里面不见了,反正我又不是没有。不过嘛,你小孩长得那么可爱,我像要他做我养子,怎么看?哦,我赶时间,你也不用忙着想怎么处理,这笔债来的那么突然,你应该也没办法还,给些时间我想想要怎么索偿好了。放心吧,我会对小迪很好的,绝对不会让小迪以为自己被绑架,不过至于你怎么想嘛,就看你多爱你的孩子吧,你说是不是?”,说完,这人就在好几个人的拥护下大摇大摆的走了。

“债?怎么伦从来没有提过?小……小迪……”,无助的王晓寒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件事,她的脑海一直重复着的,是刚才那男人的最后一句:“……至于你怎么想嘛,就看你多爱你的孩子吧……”

是个威胁,是威胁如果她报警处理后,对方会立即撕票。她的泪水在想到这一点又不住的从光滑的脸颊上流了下来,好一阵子后,她才感觉自己的手里似乎握着一张什么,于是她慢慢的拿了起来端详,名片印得很是精致,正面只有短短的两行字

先锋电器
赵硕


“嘿,不好意思,最近公司换了一堆新人上来,手上工作多得几乎走不开,我还是求了我助理好久她才肯放我出来吃个饭。好啦,为表诚意,我请客好了!”

“可以抓到你出来吃饭,我就没有准备付钱的,呵。怎么换新人了?公司出了大事情吗,怎么之前不曾听你说过?哦,对了,我们最近去了旅行,买了这个送你。“,说着,就拿起旁边包扎好的一包礼物交了给赵硕。

“没有啦,前两个月开始公司出现相当幅度的人事变动,后来我们为了应急临时找了一些新人上来顶替工作,这阵子都在很忙碌的处理新旧交替的事情,哦,我要点这个套餐,谢谢。倒是你们,这趟旅程还好吧?”

“好得不得了,有宝宝在,什么地方都是天堂,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就在凌云志不断吹嘘的时候,王晓寒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她看了看号码,眉头皱了一下。她不好意思的跟赵硕和凌云志说要暂时离开一下,然后就急急的走了出去。

“你为什么打我这个电话,不是说好有事要打我家里的电话吗?”,王晓寒美好气的说道。

“小姐,你的电话让我好几个星期都打不进了……”,说到这里,王晓寒才记起那电话已经被她摔得七零八落了,“我怕你太想念你的小迪,才特地给你打了个电话。”

“你对小迪怎么了,我要听到他的声音!”

“你这个破坏游戏的人有资格说话吗?你用这样的手段去接近那个笨瓜的那笔帐我还没跟你计较,不过你也不会有太多机会嚣张了。我都说了我是很善良的,一条命本来就不应该用两条命来填补,更何况是跟我不相干的人。更不用说我为什么还要为了你家的事情继续丢钱下去,嘿嘿。”

“你……”,已经不住颤抖的王晓寒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这时的她,已经不想在继续这样的通话了,于是就用发抖的手指按下了挂断键。

深呼吸了一会后,她先到附近的洗手间仔细段你自己的容颜,也顺便补了一点妆。踏出洗手间后,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对自己说道:“还有两个多月,小迪,为了你,妈妈是可以撑下去的。”

就在她走回餐厅,往自己的座位过去的时候,她看到了她最不想也最想不到的画面,那男人在和凌云志和赵硕面前坐着,然后给他们看着自己的手机。

“王晓寒!”,她听见凌云志在喊着她的名字,可是这一刻的她已经不想再逗留下去,于是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现场。


“年轻人,审判仪的游戏还好玩吧?”,才坐了下来,还没等错愕的赵硕和凌云志开口,他就丢下了这个问题。

“不用这么惊讶,等你们知道王晓寒到底是谁你们会更惊讶。”,他继续缓缓的说道。

“你对我的女朋友做了什么?“,听到王晓寒的名字,以为她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凌云志急急的问道。

“王晓寒是你的女朋友的名字?”,几乎是同时,赵硕对于王晓寒和审判仪的印象整个像是倒带一般一幕幕重演。

“王晓寒跟我玩了一个游戏,技术上来说,你们是棋子。你们的功能就是在你们各自的审判以上决定要不要把对方杀掉。如果你们两者选择杀掉对方的话,那么王晓寒这个女人就赢了,要不然,我就是赢家,不过如果你们其中一个不死的话,我还要另外赔钱。”

“你这是什么意思,宝宝……王晓寒她……”,凌云志听得一头雾水,或者应该说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接受这个说法。

“你们觉得你们很了解她吗?看看这个吧,数字是不是很熟悉呢?”,这陌生男人熟练的在自己的智能手机上按了几下,然后就转了过来让他们看看荧幕上的数字。

“很清楚吧,你们基本上什么时候转状态,我是可以几乎马上知道的。”,这时候陌生男人的脸上,呈现的是一种阴森,却同时很嚣张的笑容。

这时候凌云志刚好看到王晓寒走着过来,在看到他们后整个脸马上转成绿色。他陡的站了起来喝了王晓寒,可是她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看你们也很好朋友啊,哈哈哈哈,是不是要继续这样下去,那就要看你们了。”,说完,这陌生的男人就走了。


赵硕和凌云志在不久后就结账了各自回家,一路上他们也没有再继续聊话。在各自回到家后,他们都拿了自己的审判仪出来,看着上面显示的数字和状态。已经是半夜的十一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就要到十月十五日了。他们看着自己的审判仪,看着倒数表的数字在一秒秒的减少,看着状态栏那斗大红色的“杀”字,凝视着审判仪中间那醒目的红色按钮。他们都各自想起了刚才在餐厅和陌生男人的那个对话,也想起了王晓寒是在怎么样看到了陌生男人后马上转身离开,就在最后的五秒钟倒数

四秒……

三秒……

两秒……

几乎就在同时间,他们赶在最后一秒按下了红钮,状态栏上也随即从之前显示的”杀“变成”救“。过了半响,赵硕的积分也相应换成了88579分,而凌云志的也变成了76733分。

时钟寂寞的响了十二下,代表着新的一天,又很无声无息的到来了。

(第八章——完 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