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按钮 第六章

“生日快乐!”

被蒙住双眼的凌云志顿时被众人陡然间在他耳边呼喝的那一刹那感到手足无措,本来眼前的黑暗也在一瞬间像是处身于火场整个亮了起来。纵然眼前盖着了一块布,可是突而其来的强光仍然透过了这不算薄的一块小布霸道的占据了他的感光。不知所措的他纵然感到惊喜,可是在那一刹那他还是下意识的转了个头去躲避这道强光。王晓寒先是紧紧的抱了他一下,然后在他发烫的脸颊印上了深深的一吻,最后才慢慢的拆开蒙在他双眼前的那块布条。

布条一拆开,众人又是欢呼了一下,然后大伙就一拥而上争相拥抱,仿佛抱一抱就能添福添寿。在一阵混乱中,王晓寒从房间的角落,在朋友们的生日歌曲下缓缓的把蛋糕捧到了他的面前。至到这个时候,凌云志才能好好的打量王晓寒今晚的穿着,她今晚一整个的穿着虽然还是跳脱不了一贯的黑色系,可是在今晚迷离的灯光下她原本就很白皙的肌肤显得更加透亮,而不是普遍上见到没有光泽暗哑的肤色。他迎着王晓寒的脚步缓步向前,深情的看着王晓寒那深邃不见底的双眼。

王晓寒被凌云志那直接得有点过分的眼神瞪得有点不是滋味,于是就赶快岔开他的注意力,道:“生日快乐,快点许个愿吧。”

“我希望你永远是我的!”,还不待王晓寒反应过来,凌云志就把王晓寒手上蛋糕的蜡烛给一一吹熄。才刚吹熄蜡烛,大伙就起哄道:“舌吻!舌吻!舌吻!舌吻!“

才说着,就有人马上把王晓寒手上的蛋糕给捧走,凌云志望着现在开始不自在的王晓寒,猛的冲前去把王晓寒紧紧抱在怀中,还没等到王晓寒给反应过来,就狠狠的吻了过去。这时候开始恢复意识的王晓寒纵然不住的挣扎却怎么也挣不脱他的怀抱。凌云志于是把不住挣扎的王晓寒给放开,不解的看着她,大伙儿也从刚才的欢呼顿时安静了下来。诺大的舞厅纵使仍然播放着节奏强劲的舞曲,可是因为没有人敢发出声响的关系,让人不禁感觉异常的寂静。

“不好意思,我有点不舒服,先走了,大家玩得开心一点。”,语毕,王晓寒就急急的走了。望着王晓寒的背影,凌云志顿了片刻,就马上追了出去,剩下大伙儿个个大眼瞪小眼,不知道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好不容易追到王晓寒,凌云志再度抱了她一下,心疼地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阵子你魂不守舍,叫你有时候也没有反应,你还好吧?”

“我没什么,只是最近收到了个很怪的东西,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可是……可是我找不到人可以谈。它……它”
“是什么?你可以跟我说的,你要相信我!”,凌云志紧紧握着王晓寒颤抖不已的双肩,火热的双眼紧盯着一直逃避的王晓寒,希望能够让她有一点安全感。

“我不敢带出来,要不你跟着我到家里去看看……我……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这东西。”


“什么?我们输了招标!”,不可置信的赵硕望着一脸无奈的艾佳。

“没办法,对方出价好像比成本价低,我们没有亏钱的本钱,所以根本没办法玩。陈总又是的,他明明比我们还清楚整个市价,怎么会批下对方的报价?他是不怕对方半途卷款潜逃吗?”

“我想要一个人静一下,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请帮我把门带上,谢谢。”

面对已经心灰意冷的赵硕,艾佳也知道这个时候她无论说什么赵硕也听不下去,于是只好识趣的默默离开,独留抱着头瘫在桌面上的赵硕在黑暗的办公室内。也很难怪他如此失落,毕竟为了这工程,他可以说是无所不用其极,不停的上山下海跟陈总沟通不说,还为了他不眠不休了好几个月,就只是为了赶出大家都满意的招标书。可是人算却不如天算,他万万没想到,在他瞎忙的这段期间,其实陈总早已经有了决定。


还没等王晓寒把奶白色的皮质盒子打开,凌云志就已经倒吸了一口气,惊呼道:“审判仪!”

顿时见,所有关于审判仪的所有回忆马上在他脑海中如同倒带慢慢的浮现。在疑惑中,他继续问道:“原来这个不是个游戏哦?我还以为是他们给我设计好的游戏呢?”

听到这个说法,王晓寒一整个人似乎愣了一下,差点没有把手上刚拿出来的审判仪个一整个跌到地上。

“玩?你觉得很好玩?你不觉得我们是被上天开了一个玩笑?说杀人不好,那就选救,可是谁知道救了人代价是不是自己代替倒霉鬼被杀害?”

因为压根儿没有把这当成一回事的关系,凌云志听到王晓寒的质疑马上冷汗直流。他看着无助的王晓寒因为已经不能够再站着而蹲在地上抽泣的样子,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是啊,如果这不是个游戏,如果潜规则是一定有人得死,那么如果选择救陌生人,那么遇害的会不会是自己?!

“我到底把自己带到什么样的命运啊?”


当一个人的命运,在不知情的底下被陌生人掌握着,那会是多么令人难受的局面?

急于寻找宣泄管道的赵硕才打开微网志的首页,最新的更新,就是看到署名凌凌志的人在几分钟前发的更新。才看到这一句,赵硕急需平复的心情突然波涛再起,对啊,审判仪,今年怎么发生这么多事情?

@凌凌志 被给予判定陌生人的生死的权力,背后带来的巨大利益,到底是种利诱,还是一种安慰?


凌云志万万没想到赵硕的回应来的如此之快,而且感觉出了王晓寒之外,跟他置身于同样游戏的人原来不止是王晓寒一个人。他一直天真的以为这一切是朋友间的玩笑,可是在王晓寒手上看到审判仪后,再在网络上看到有人看起来似乎也被困在同一个游戏里面,他才开始意识到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应该报警吗?可是他却不知道自己手上掌握的是什么人的命运,更不用提是不是有主使人在背后执行这决定。最怪的是,他不确定这一切到底是不是有心人开的玩笑,如果是的话,这个玩笑很成功,可是万一不是的话,陌生人有什么三长两短,虽然自己不见得会知道,可是自己内心的煎熬,会不会陪伴他终老?还有,万一晓寒的假设成立,那自己是不是可以付出自己的性命来换取对方的活命?

@赵硕 撇除金钱的因素,你会不会愿意付出任何代价来保一个你永远可能不知道是谁的人的活命?


@凌凌志 回到金钱这部分,如果你放弃对方,你是否承担得起你将得到的奖赏?

同样困惑的,还有赵硕,虽然之前推断拥有审判仪的不止是他一个人,可是他却无法意料到世界竟然小到就在一个火红的微网志服务中就看到有人在跟他面临着同样的抉择。他从抽屉拿出他还没来得及带回家的审判仪,一个人在黑暗的办公室,就坐在发亮的显示器前,看着桌上的那块审判仪上的数据。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他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不计任何后果把按钮按下去,他看着时间一步步往深夜十二点奔去,可是却完全不晓得这一刻的他到底应该怎么做。


带着王晓寒的审判仪,凌云志匆匆地离开了,眼看着时间已经差不多接近十一点半了,他在高速公路不停的飞驰着希望能赶在十二点前回到家。只是当他终于突破重重塞车路段后,踏入家门前的的那一刹那,他就听到隔壁家的古董式的咕咕钟狠狠的响了十二下。每一次钟“咚”的一声响,他的心也随之顿了一下,他绝望的站了许久,看着王晓寒的审判仪上的数字跳了一下,他莫名的恐惧也马上随之而来。他几乎是用冲的方式进到藏书的空间,他的耳际仍然还依稀听到那该死的钟声。今夜因为是周末夜的关系,大家由于还在外头的关系,刚才听到的铃声似乎因此感觉好像通过所有可能的管道就是要钻入凌云志的耳朵。

好不容易终于把审判仪拿下来了,今天已经是四月的二十三日,他自己的审判以上的数字已经累积到了6733分。这一次他已经不再犹豫自己是否应该怎么做了,他举起双手,同时间狠狠的按向审判仪中心的那颗按钮。

“见鬼的,本大爷不管了,要死你们自己慢慢死吧!”


看着时间终于到了,赵硕默默的看着审判以上的数字已经跳到18805,他决定暂时还是维持现状。几乎是同一个时间,他在微网志上直接把自己的个人电邮地址传给了凌云志,也表达了自己渴望与其交流的要求。不过,他惟一的要求,是希望凌云志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己的联络方式。他再度看着审判仪上显示的数字,一面看着刚摊开说明书上写的这一段

积分栏上面的数字代表着当在1月1日的时候最终决定是杀的时候,数字乘于一百就是我们感谢您作出正确选择的奖金。这笔奖金将会以各种不同的方式送抵府上以排除陌生人家人透过任何管道找上您,这也是我们公司给予的最佳保障。

“最佳保障?我宁愿什么都不要!”,终于失控的赵硕抓起了说明书就马上给撕了个粉碎。


“我不管了,我们活着,是最重要的,最多我们拿了钱,就离开这个鬼地方重新开始一段生活。”,凌云志对着电话的另一端的王晓寒说着。只是,因为电话无法传达过多的情感,恐怕凌云志永远无法意料的是,在电话另一端的王晓寒,正在面对自己智能手机上显示的数据暗自冷笑着。

“一定得赢,我们没有输的余地”,王晓寒虽然是对着话筒这样说,可是似乎却另有所指……

(第六章 完——待续)

杰夫说:原来不知不觉间,写这个故事也快要两个月了,为了不让这个故事就这样无疾而终,所以接下来的几天大概更新会比较频繁。如果不喜欢这个故事的话,这几天可以跳过本站点,如果喜欢的话,其实我比较希望听到你们的感觉,谢谢。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