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暗钮 第五章

“赵先生吗?我们是保送快递公司,今天下午我们的专送员有包裹要送到府上,不知道赵先生您方便签收吗?”

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快递公司那端传过来的声音不是上次的小杰,听起来反倒是个女生。除了性别上的不同,感觉上这把声音也不如上次小杰来得有活力,感觉更像是冷冰冰的机器人,听起来很不是滋味。赵硕这一愣,让对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于是她就开始不停的呼唤着赵硕的名字。

过了半响,在对方几乎要放弃的时候,赵硕才回过神来,道:“不好意思,刚才有些事情要处理。你刚才说是今天下午吗?今天下午恐怕不行呢,因为我待会得要出发到外坡处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是非要今天送到不可吗?”

“是的,这东西委托人千叮万嘱一定要今天送到,请问赵先生什么时候要出发呢?我们是不是可以另行安排?”

“这样吧,我午餐时间会在城中的醇香咖啡馆待一阵子,如果你们来不及送到我也没办法了。”

“就这样吧,我们差不多抵达的时候会再给你个电话。”

赵硕挂断了通话,然后就陷入了沉思。坐在办公室的座位上,尽管面前是堆积如山的文件,可是他脑海里面浮现的,仍然是那支离破碎的审判仪。

“你还好吧?今天一整天你都魂不守舍,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喏,这是你今天要见陈总谈的事情的细节,等会你就要出发了,你需要我叫人先帮你去买午餐吗?”,一脸关切的艾佳看着脸色苍白的赵硕问道。

赵硕接过了文件,一脸苦笑的说:“没什么,可能是昨天刚回来没睡饱的关系。早知道就不要一去几个星期,要不是陈总这件事来得这么急,我也不用赶着现在就得办公,呵。午餐方面,等下我还得出去见个人再出发,这几天公司就交给你了,想要我好好休息的话,这几天没事就不用找我了。”

“好啦,你这次去也不用急着回来,公司虽然是你的,可是你不在几天是不会垮的,你看你放假那么久还能安然坐在老板的这个位子就知道你的助手不是个省油的灯啦。没事当然不会找你,这你大可以放心,因为这是我男朋友的功能,你这么忙找你做男朋友我会寂寞难耐而死的。”

“你再不滚我就叫你男朋友马上跟你分手,嘿嘿,好啦,谢谢你的文件。哦,还有谢谢你帮我处理家里的信件,这几天恐怕又要麻烦你帮我看家了。”

谢过艾佳后,赵硕马上把审判仪的年头给丢到一旁,然后开始仔细阅读艾佳准备的资料。他舒服的靠在椅背上,随手拿起放在角落的咖啡小尝了一口,叹:“还是醇香的咖啡比较好,也好,正好有个借口可以去喝一杯。”

不知不觉时间来到了十一点半,赵硕赶紧把所有该准备好的文件给放进随身的公事包内,就走出办公室了。临走前,他还不忘叮嘱一些员工应该注意的事情,以及听取各项工作的简报。这一拖,他抵达咖啡馆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下午十二点半了。才刚步出车门不久,他的手机就响了,他不急不缓的接了电话,那头传来的竟然是熟悉的一把声音:“是赵先生吗,我是保送快递的小杰,我已经在醇香附近了,你是要我送进来还是……”

还没来得及回腔,赵硕就看到小杰就在眼前的醇香咖啡馆门口了,于是他慢慢毫无声息的走到他背后然后拍了他的肩膀一下,让小杰吓得差点没有把手上的包裹给弄跌。

“见鬼,到底是那个王……八……”,才转过头,他的话就硬生生被截断。

“就是我这个王八蛋啦,签收单拿来吧,年轻人这么不经吓很糟糕呢。”

小杰一面很尴尬的拿出签收单出来交给赵硕,一面不住得赔不是,生怕他待会就马上打回快递公司投诉他的服务态度不好。

看着小杰焦急的表情,赵硕不禁觉得好笑,于是在他签好了签收单后,他拍了拍小杰的肩膀,安慰着他说是开玩笑的,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在小杰离开之前,他止住了小杰,然后从随身的公事包拿出了一个旅行途中买回来的小玩意随手抽了一个钥匙扣给了小杰。

“来做个朋友啦,几个月内你接连送了两次包裹给我,算是有缘分,这东西是我旅途中买的小东西,很便宜的啦,你该不是嫌太便宜不要吧?当时我刚才不恰当玩笑的赔礼啦,不要拖拖拉拉,拿去啦,去去。”

才送走小杰,赵硕就愉快的走进飘着咖啡香气的醇香咖啡馆,点了一杯他最喜欢的咖啡和一份简餐。他坐在角落,仔细打量着刚收到的包裹。从寄件人的名字他就知道这东西大概就跟审判仪有关系了。然后,他慢慢的伸出了双手,拆开了包裹的包装。当所有的包装给拆掉后,映入眼帘的仍然是熟悉的白色皮质的盒子,然后还附带一封信函

赵先生您好,

我们从系统上知道您的审判仪已经无法操作了,所以特地快递了一个替代的审判仪给您。这审判仪除了是新的以外,其他的一切和之前的一样。审判的对象仍然是同一个陌生人,只是因为操作上的方便,这盒子内的审判仪的审判结果暂时还是预设为“杀”这个状态。虽然如此,您还是可以利用这剩下来差不多十个月的时间慢慢决定这个陌生人的生死。我们仍然还在整理这陌生人的罪证,希望到时候能够帮助您决定您的审判。

另外,如果你有发现,我们的积分栏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有规律的增加,可是偶尔还是有一些小小的不符合规律的增率。这算是我们给阁下暂定“杀”这个状态的小奖励,这奖励积分完全是以随机的方式进行,不止是时间上的随机,积分数量亦如此。如果您对这审判仪还有任何的疑问,可以拨打我们的服务专线。我们的服务员将会在这两天内拨电给阁下确认审判仪是不是正常操作,谢谢。

天马科技 上

看完了这封信,赵硕也不忙着马上打开盒子看个究竟了,一来他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二来他不想要在这么公共场合的地方暴露出审判仪的样子。他光是想到审判仪红色的按钮在白色的仪器上是多么的抢眼就感到有一点点的不寒而栗。只是这时候坐在咖啡厅的另一个角落的她,在看到赵硕放在桌子上的盒子后,冷冷的笑了一下,道:“真巧,竟然在这里给我遇到,我们还真是有运气。”

凌云志这时候突然在她背后出现,让她在转过身后陡然吓了一大跳:“你要死啊,突然间冒出来,你走路就不能走大声一点吗?”

“嘿,走路那么大声就吓不到你啦,怎么啦,刚才笑得那么开心,是遇到我的情敌么?”

“真没你好气,点你的咖啡吧!”

就在凌云志聚精会神的看着餐牌的时候,她又往赵硕的方向看过去,只是这一转头赵硕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只剩下桌上已经被喝光的咖啡,以及碰也没碰过的餐点。

“宝宝,你在看什么?”,才说完,凌云志就循着她的眼光望过去,看着刚才赵硕留下的餐点,然后就问:“真浪费,要是不知道他是不是有下毒我早就给弄过来吃掉了,宝宝,你要点那个吗?我看看那是什么……”

“没什么了,反正我还没点餐,我现在没胃口要回去工作了,你自己吃吧,我要走了,待会傍晚放工我再播给你好了。”,说完她就把东西收拾好准备离去了。

“真是的,需要我送你回去吗?我车子……”,话还没说完她就走了,剩下错愕不已的凌云志。

凌云志草草用过了午餐后,就走回车上准备开车子回办公室。今天的天气是出奇的美丽,可是他却抓破头也想不到为什么她今天突然间变得这么怪异。虽然她平时也是个很冷酷的人,可是今天她刚才明明是挂着笑容的,怎么在她出现后却一整个冷了下来?他望了望车子倒后镜中得倒影,然后对着镜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可是却就是找不到有什么怪异的地方。他忍住打电话过去问的冲动,因为他不知道为了这样的事情去质疑她是不是有鬼好像很无稽。在百思不得其解后,他还是慢慢的开车回到办公室继续把今天的事情给做完。


一路上,赵硕一面在高速公路上飞驰,一面开着喧闹的摇滚乐,试图想让自己烦躁的心情给驱走。这个时候,占据在他脑海中仍然还是那审判仪。他不知道这次审判仪的失而复得是不是上天给他的一个什么指示,还有十个月的时间决定,是啊,时间这么快就过了两个月,他还仍然记得第一次看着积分栏更新,他的心情是多么的复杂。有时候,他不禁怀疑这是不是上天给他开的一个很大的玩笑。自己纵然在创业的路上跌跌撞撞,商场上的吞并游戏也见了不少,可是这次涉及人命顿时让商场上的大小风波变得不再重要。

他一路狂飙,一方面自然是为了要早点抵达陈总的办公室,二来是为了驱赶自己心中的烦躁。终于到了中途的休息站,他觉得自己心中的那股郁闷,已经不是飙车摇滚乐可以驱赶的。这个时候的他最需要的,就是个倾诉的对象。他望着这蓝得有点过分的天空,看着白云在天空恣意的飘流,心想着要是自己没有被卷入这破事儿,搞不好这时候他也可以好像白云一样自在飘流,而不是在烦恼到底要怎么处置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前几天艾佳介绍他的微网志,想到其实这是个很好的宣泄管道,于是他拿起了手机准备输入。他写了好几个,不是过长,就是词不达意,花了十五分钟左右的时间,他终于写了一个比较满意的,在发送出去后,他用力的呼了一口气,仿佛心中的闷气在这一刹那全数通过这短短的几个字给化解了。他畅快的回到车内,然后把音乐转去比较轻松的节奏蓝调,然后就继续赶路会见陈总。


她在走回家的路上掏出了手机,看看目前卷入这个事情的人到底做了怎样的审判。本来十分钟前还是因审判仪无法回复的关系显示的“无”现在已经又是显示“杀”这个模式了,她得意的扬起了一抹微笑,心想:“还不错,这快递公司的效率还真不错,这么快就把审判仪交给了这个倒霉鬼了。凌云志这个傻子还在该死的发挥他的同情心,看来我得加紧找到他的审判仪才好。”

才回到家,她就马上换下了上班服。接着,她就坐在电脑前面看着今天还有什么需要处理的事情,顺便查看还有没有什么约会之类的行程。同时间,她摇了个电话给小贞,问问凌云志是否有打电话到她的“公司”去找她。不过还好凌云志到目前为止都还没打过电话,在另一端的小贞也不禁问道:“这小男生看来似乎是动了真情呢,你最近是不是和他怎么样?什么时候带出来给姐妹们瞧瞧?”

“瞧你的头,既然他今天还没打电话来,大概过一阵子就会打来吧,我今天没事,等下你直接把电话接过来给我就可以啦,谢谢。”

“这没问题,老实说,你之前说你会考虑这家伙才假装你是上班族要我扮你‘公司’的什么接线员,可是再这样下去迟早会穿帮的,你什么时候要告诉他真相?你明明就是在家工作的,干嘛学人扮什么OL?制服诱惑哦?”

“去你的啦,我只是不想他每天都打来烦我,你晓得我是多么怕粘人的小男生,偏偏这家伙三两个小时就来一个电话,烦死了。”

“哇,今天好晒,我要打电话给我妈晒衣服,有人把自己的命拿出来晒呢,衣服应该很快干才对。呵,好啦,我也得去忙了,这星期六有时间带这小男生给我们认识吧,拜!”

她一面诅咒着,一面挂了电话,然后又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才打开电脑,凌云志就看到才刚在微网志认识的那个人又有更新

当审判官被给予第二次机会,这是不是上天给的什么指引?

还来不及思考背后的意义,隔壁的小陈摇了摇他,问道:“你不是说认识了一个美女吗?怎么还不介绍来认识?是不是你这个吹牛王在乱吹水?不是说一起午餐的吗?刚才小马说在醇香看到你一支公在啃面包哦,还不快从实招来不要怪我不客气,嘿嘿。”

“你真的不相信吗?不然我们赌一赌吧,就赌我今晚的晚餐,反正今晚她有事情。我现在就打去她的公司,然后你可以问她是不是刚开始跟我一起……”

“一起个鬼,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么保守的字眼。该做的都作了没有涅?好啦,等等,你只是拨电,她长个什么样子我们不知道啊,等等出现个恐龙怎么办?”

“拜托,我跟恐龙会让恐龙看不开吧?我这么帅,我爬恐龙看到我要马上自行残秽跳崖去了。”,一面吹牛着,凌云志一面拿起电话拨给她。

“喂,不好意思,我想问王晓寒她人在不在?”

(第五章 完——待续)

杰夫说:没想到这篇还是迟到,这都要怪上个星期终于到手的游戏所导致的!呵,排除这个烂借口不说,其实会脱稿都是因为这阵子因为奥斯卡季节的关系看了很多电影,所以同时间写了很多观后感(不是影评!)没时间写这短篇。现在暂时算是回到轨道,只是当初定下一年的时间好像太长了一点,现在第五章结束,而且这篇好像才写了一天的故事,剩下的五篇时间会过得很仓促,请不要吓到~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