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说到底,我们还是一样的

两个星期前有幸应邀(好啦,我承认是因为这老友少开口请求所以心软答应,我就是这样的滥好人那又怎样?)去一个他们中心举办的一个运动会做个义工,虽然是碰上星期六平时我应该会去玩ultimate的时候,不过恰好当时脚是带伤,所以时间是空了出来就答应了(就硬是为了要凑那堆字出来,你吹咩?)。另外,也因为老友有拜讬(这几天才学会是讬不是托)找多几个人,所以在我的振臂疾呼下,招到了很热血的Emily过来帮忙。

据知当天出席运动会的小孩,除了心智健全活奔乱跳的小孩外,也有一些可能心智上有所不及但是也一样活奔乱跳的小孩。经过了那天,老实说对这老友是有点另眼相看,虽然这种感觉很快就被她很女王的形象给打破那是后话啦,咔咔咔咔。

当天自己被分配的工作是交通管理(或者停车员啦),和照顾一群十人的小孩。停车的部分还好,不过说到跟小孩互动的部分嘛⋯⋯好吧,只能说虽然很累,但是还是相当有趣的。到那天我才亲身体验武侠小说内的那种听音辩位(?)的武功是很有用的,因为照顾的那群小孩内十个里面有四五个会随时暴走的。

因为毕竟不是三头六臂,所以我只是比较在注意其中的几个,在抓了几次仍然还是不太奏效的样子后。童心未泯(?)的我也开始跟着暴走,一抓到暴走的小孩就用着卡通片里面才会出现的奸笑把他们抱回集合地点(万幸的是,看着的那几个不是胖子)。虽然到最后也并没有因为这样阻吓了他们暴走的行为啦(反而好像有点变本加厉的样子,我想我大概长得太邪恶所以大家争相逃走恶魔的手掌*误*)⋯⋯

老友事后有问我感想是怎样啦,我是觉得这群小孩除了老天在制作过程可能一时疏忽弄错了一点手续外,其实跟一般小孩差别也没太大啦。不过听到了当天其中一个暴走的小孩曾经有咬人的前科还是有点小惊两三下这样(不过听她老爸说她好像没有讨厌我啦)。不过我发现他们很爱坐我的大腿上,要是他们不是小孩那就好了*拨刘海装惆怅look*(显示为忘了现在的发型没有刘海)。

本来我当天想带糖果去贿赂小孩乖乖的,但是在朋友的警告下(会激发一些小孩异常健全和发达的暴走潜能)还是做罢了,唉。有兴趣加入义工的行列吗?据说年尾他们会举办个年度concert,有兴趣可以现在就到他们的官方网站了解他们的组织概况。

尽管内文写得极其耸动之能事,但是他们毕竟只是小孩,在经过老友他们一群人的教导后其实是很温驯的,甚至某程度我觉得他们比那些被物质宠坏的死小孩来得更纯真。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