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病人三月天杂记

那天外公问我登记选民了没,那段让我白等了好久的记忆就这样回来了,嗯,不甚愉快。有时候,看着报纸的新闻,看着政客们睁眼说瞎话,其实我有在纳闷他们到底给国民们进行着什么样的身教?说到身教,就想到那个掌权五十多年,现在被一位流氓政客领导的政党,是如何厚颜无耻的继续让临教问题持续悬而未决。

近来个人参与的小团体,经历了一场信任的风暴,缘起是一位与本人翻脸的明星人妻不知怎的知道了自己被一群人非议拍下了截图在自己的blog伸冤。本来也没什么,被绝交后其实个人感觉非常良好,并没有因为朋友列表突然被弄掉一个人而感到那里不舒服,要说感觉,只能说自己怎么可能对一段友情有如此宽大的包容,和以前的脾气怎么会好成这样?回到事情本身,反正就是有人趁大家在讨论的期间让人妻知道了,然后对方不堪再没有求证下被拿来成为讨论(有时候Karma’s a bitch,真的让你不得不相信)的焦点,就把一个相对私人的讨论摊在阳光下让大众来评论。嗯,人可以不敏感,但是不是应该无知到可以把私人的讨论放在公开的媒介上来评论这倒有待商议,反正我家里就算有溏心风暴是不可能连载上来就是。只是本人本来就不是什么道貌岸然的道德判官,所以对此选择不说什么。信任风暴的结果是,原本的小团体宣告解散。

踏入了三月天,停滞已久的研究工作重新又见到了一点曙光,只是目前自己真的有点不想去碰它了,我想是该让自己放个假吧*苦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此压力缠身的关系,反正这半年来几乎无间断地病了三次,嗯,在写这篇文的我其实是在感冒中的。病了他喵的两个星期,算了,今天下午还是乖乖去看医生好了,本来还以为是小病休息几天就好。身体健康真的是还蛮重要的,尤其是这阵子无论是新交或旧友有好些重疾缠身,有些甚至还延伸了不少家好月圆出来,令人咋舌。或许是这样,所以前阵子手臂上的痣流血让我在看了网络上的一些相关文章整个是很disturbing,还好看过皮肤专科后才发现是自己虚惊一场。

因为病了两个星期,所以这两个星期也没有怎么运动,除了周五的游泳课因为付了钱谷住都要去上外(好啦,很缺德我知道),还在起步阶段的跑步进度暂时也得暂缓了。不过这几天随着刚买的新书到手了,所以可以重新调整一下慢跑的步调,预计可以在病好后不久再度练气。其实看完了书,我有点在想自己是不是除了工作上的压力外,过于激烈的慢跑(显然还不够慢)也让自己的身子给弄垮了。

说到书嘛,话说我前天终于去把我的书劵给用掉了,总共买了三本书,只是三本书有两本有点小状况。本来要买的电脑书其实不是手上这本,只是它在本地的售价太高,所以我退而求次找了另一本,谁知道同样也是没货。最后看到了手上这本买了到家后,才发现自己很多年前买了当时清仓半价售出的中文版。而另一本,则是白老的《台北人》。有时候看书比买书慢的问题就是,回忘了到底买了什么书还没看,于是前天我用同样的理由在同一家书店买了前几个月买了的这本书。目前打算送给有打算看的有缘人,如果你喜欢白先勇的书,但刚好没有这本,可以留言,我可以当做结缘送给你。

手上除了论文的进度,其实还在筹备着预计五万字的小说。目前故事的背景大纲人物设定什么的都已经定调,就只差内文。目前写完了六篇,预计还有十四篇(每篇两千五字左右)要写完,希望论文写完的同时初版也能写完(目前是打算先把初版赶出来,再重新在之上写第一版,嗯,要求高了)。前些日子把第一篇,其实应该算Prologue传了过去给前同事看,结果得到的评价是用字太深奥,嗯,还有待改善。会在哪里首发,目前是还没有决定,不过这里应该会有一个copy就是。

表妹前阵子还问我这里多久更新一次,惭愧的我才发现这里变成了月记本,呵。其实,想说想写的东西其实很多,但是暂时还是就此打住好了。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