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又是送礼的季节

送礼本来就已经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加上现代人衣食充足,使得这门学问更显高深。我不是什么专家,也不是什么神台上的物事,所以关于送礼,个人纯粹是觉得礼物送出去是一份心意(除非我很讨厌对方送一只死青蛙,那就另当别论)。可是从我身边的例子看来,送礼收礼似乎已经在不知不觉(或是在我根本没有察觉,甚至是可能在我不愿相信之下),有了一个完全截然不同的定义。

先说说前阵子个人关于送礼的一个小经验吧,前阵子友人结婚,为了避免宾客送一些他们不需要的东西,于是他们列了一个清单。先不说别的,其实我觉得换另一个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很实际的做法。礼物某程度是一种纪念,没有人会喜欢收到日后看到会因为不适用而笃眼笃鼻的东西,所以你不会送行动不便的人一对直排轮。好啦,回到刚才的故事,清单是列出来了,但是里面的东西颇贵而我们几个人如果要买其中一样我就势必超支。

好吧,既然不想超支,那我提出买别的东西可以吗?结果我换来的答案,是另一个有份参与集资的朋友说的一句话:恐怕收礼者会不开心。如果说送礼是一个无偿的动作,那收礼其实又何尝不是?就算那天我行动不便收到了白目的朋友送的一对直排轮(如果不是白目,那大概就是仇家了),就算我穿上不能穿越闹街,我挂上来纪念或转赠给其他人也可以吧?难道以后我们要教下一代以后收到不喜欢的礼物要当面拒绝(他妈的,我家明明玩Wii你送个Kinect是怎样?!)?

还是我太天真,一直误解了送礼收礼潜在的关系交流?

最后,要说说催生这篇文章的一些事情。我很希望只是我的一厢情愿,但是显然我不到一百四十个字的文字又被人过度解读后,又在没有被求证下针对。是的,一如既往,我很愤怒。有时候朋友一多起来的时候,每个月就会有人很热心开始召开集资的活动买礼物给当月的寿星。我不说这是不是公平的一个事情,也不提每个曾经参与的是不是生日的时候也会收到集资购买的礼物,因为这是个比较像是Sociology的case study project。但是,对我而言,几乎每个月都会看到一次,尤其是budget吃紧的时候,说不流冷汗是假的。

于是很自然的,到了一定的程度我也会开始想,我什么时候多了这么多朋友?送礼,到最后是送礼给朋友,还是买一个安慰自己原来也有这么多朋友?可是偏偏有人看了这一百四十字不到的文章开始发挥她小宇宙喷发的大剧场,加上时间点又恰好在我因预算问题拒绝集资活动的当儿。简单来说,我被认为不够朋友,我很希望这是我过度概括的结论。

或许我更气的是过度解读就算了,事后完全在我完全没有解释的余地下在公开的channel下被不指明针对,乃至最后被unfollow(世界上没有这么多巧合的,不然我家种人参了)。现在的人已经不懂得先去求证这回事了吗,不是说活的年纪比我长又迈入了人生另一个阶段的人思想上比我这幼稚鬼成熟吗?

首先,我必须郑重澄清:刚才的推文完全不针对任何人事物,纯粹是一种很random的感触。会这么想到是因为我发现虽然送礼是无偿的,但是我没事也似乎不会找他们这样,但这并不代表我不把他们当朋友。每次集资,只要预算有到而大家关系还不错我都会很顺手人情搭一份。哦,in case很多人还在怀疑,我还是抱持者送礼是无偿的这个价值观(无奖游戏:算算看我讲了多少次这句话?),今天我送礼并不是因为我要求轮到我的时候会收到一部全世界集资的Macbook Pro,背后的出发点其实很简单——我们都希望彼此快乐,不是?

想不到事隔这么久没时间写点什么,一来就是因为自己被针对而在愤怒下写了这篇文章,真是不好意思。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