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勿忘

『如果他還記得你是誰,你就已經比我幸福了。』

有多久沒有看過這樣的晚霞了?從頭頂上的暗藍望向眼前的夕陽,只見天色慢慢漫轉成紅橙色煞是漂亮。傍晚的海風吹得人格外涼爽,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沿岸不時還看到溼透了身子的慢跑客。此處聞名的不止是這片夕陽景色,一眼望去還有無邊無際的海洋,難怪也吸引了不少人前來觀光。年輕人也是其中一個慕名而來,想說最近反正很煩躁就過來走走拍拍散散心。

年輕人一面感受著海風吹過臉龐的感覺,一面慢不經心地不時透過觀景窗捕捉著眼前的美景。這是迎面走來了個步伐緩慢的老人,他拄著拐杖一拐一拐的慢步行著。那緩慢的步伐,仿佛剎那間把身邊的時間也給硬生生停下來了。只見這老者走著的同時,雙眼看著地卻是港口的那個方向。那看得忘我的眼神,仿佛是在緬懷什麼一般。

本來也不以為意的,畢竟老人家也是人也沒什麼稀奇。可是就在突然間,一個長得頗高,但氣喘吁吁的小伙子就從他身後疾跑而來。不知道是長太高,還是太忙著喘氣,反正就在經過老者的身邊硬是把人家撞了個正著。年輕人想要喝止,可是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見眼前這一老一少就像骨牌一樣,一個搭一個摔到了地上。

好在這一撞的力道也不甚猛烈,所以看起來老者也並無大礙。在肇事的慢跑客跟年輕人的攙扶下,他就到了旁邊的長凳上坐者。那小伙子眼看也沒什麼事後,就先行離開了。看著眼前這老人還在不住搓揉摔倒的部位,於心不忍的他匆忙從包裡找看看有沒有藥布什麼的。

『沒撞傷,不礙事。』

看著這眼前的年輕人急躁的模樣,老者揚起了一抹微笑然後說著。由於實在不放心,想說走了好一陣子也累了,他就徑自在旁坐下來了。才坐下來不久,隔壁的老人開始嘆了口氣說什麼不能不認老的話來。這些話聽到了耳裡,一般上旁邊的人都要接話說沒有啊之類的安慰話語。可是畢竟非親非故,這時候亂搭腔反而怪怪的,於是就只好作勢拍拍照。

在翻看著照片的時候,年輕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笑意。可是這抹笑意並沒有維持太久,就隨即變成苦瓜臉。這時候如果他在就好了,說好的相擁一起看夕陽呢?說起來,自上次爭吵到現在都已經快一個星期了。這一整個星期來,不知道為什麼反正就是沒有人願意拉下臉來向對方道歉。明明起因不過是芝麻綠豆小事,卻到最後導致雙方的冷戰。

把一切都看在眼裡的老者,想想大概也知道是什麼事了。雖然如此,但他卻也不動聲色。就在旁邊這年輕人放下了手中的相機,好好看著眼前的風景時,才開始打開了話匣子。

『看到那邊的港口嗎?』,一面說,老者的手指向了不遠處的港口。

原來那個港口以前是這老人家的公司經營的。沒想到這老人現在老態龍鍾,走路連腰板子都挺不直,當年卻是個硬掙掙的好漢。在他事業最如日中天的時候,旗下的貨船數量之多幾乎是世界之冠。不說別的,有時候廠商要在計劃中把貨運抵還得看這位老大的臉色。說當年的這人叱詫風雲,呼風喚雨說來真的也不為過。本來光是這點叫人聽了已經叫人肅然起敬了,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經營一個如此大的生意。若是說起夫妻關係,行內人都無不甘拜下風。

可惜好景不長,就在事業攀到頂峰之時,夫人的健康就出現了一些狀況。不知道為什麼,女生好像很喜歡考另一半的記憶。聽到這裡,年輕人咕噥著這好像不一定,男生也可以很愛。說起這次冷戰的起源,說來真的沒有什麼比這個更蠢的。誰會記得第一次約會的細節,在那裡做什麼就算了,連確切見面的時間還要問也太刁難。就這樣吵著吵著,就吵了一個星期。

『我就在想這陣子好像也沒怎麼聽她這樣問了,就乾脆試試看換我來問。』

這一問,可叫當時候還仍然還是硬朗中年漢的老者吃了一個大驚。女生通常會把這些事情記得一清二楚,隨便一問就隨便一答才是。可是那次不知道為什麼,妻子臉上卻顯出了一絲疑惑。眼看現場的氣氛陡然陷入了尷尬中,問問題的他於是趕忙打了個圓場化解掉了。可是心存疑惑若得不到解答自然是不可能就此罷休的,於是接下來好幾次也試探地問了幾次。可是每次問得到的反應卻不太一樣,若不是陷入深思無言,就是錯亂的答案。

本來嘛,老者當時想著年紀說實在也漸漸長了,記憶會隨之退化是正常的。可是畢竟是兩夫妻相處,漸漸地這丈夫就發現妻子開始越來越善忘。今天忘記是星期幾,昨天忘記了回家要鎖門。一直到幾個星期後,連結婚紀念日這麼重要的日子也給忘掉。要是換作往年,還沒等一個月前就會不斷催促探問要怎麼慶祝。可是今年卻一直到了當天,踏進了餐館還流露出狐疑的臉色。這是看著對方的臉,他才發現事有蹊蹺。

想著錢是掙不完的,手上的錢要吃到死掉附送風光大葬也綽綽有餘,就毫不留戀地放下手中的事業。這樣的急流勇退,難不免給他已經極為傳奇的人生命蒙上了一層濃濃的雲霧。聽聞者無不驚訝這決定來得之突然,而且這人真的還做到說退就退這句話。這些年來,儘管專訪的邀約不斷,但老者卻永遠以要多陪家人為由一律拒絕。聽到了這裡,年輕人也是張大了嘴訝異不已。

自知以前忙於工作沒有太多時間陪伴,在妻子確診患上阿茲海默後他更是珍惜於她相處的每個時光。自工作崗位退下來後,每天早上一起身,太太總會看到丈夫早就放在床邊的一朵朱槿。雖然不再記得今天星期幾,但這朵花是自己從小最愛總是沒錯的。漸漸地,家裡也多了好幾棵不同顏色的木槿花。清晨迎接自己的花,也漸漸的多了一些花色。

這妻子依然很愛吹海風,可是對多年前在這個海岸發生過什麼事卻早已淡忘。這是他倆第一次碰面的地方,當年的老者其實也只不過是個在港口討生活的小搬運工。還記得當時還是千金大小姐的她,在一次在海岸邊散步時給趕時間上班的他撞了個滿懷。剎那間以為自己飯碗就這樣給撞破的男人,竟然第一次看到了女生嬌羞的一笑。

遠遠沒有這老者如此戲劇化,年輕人在對方說著見面這段也想起了自己的際遇。猶記得那是個週末的午後,逛街逛累了本來想買杯咖啡坐坐。可是咖啡拿到手了,卻發現這咖啡廳已經沒有空桌子了。剛好對上眼的這個男人眼看四周大家都坐滿了,就空出了個位子示意說不介意。就在那個午後,兩個單身的人就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到了咖啡廳打烊之時。

『是啊,當年我們也是一樣常在這個海岸在星空下聊到天亮。』

後來,妻子忘記的事情越來越多。每天等著她沐浴後幫忙梳頭髮的丈夫,也日漸發現眼前的夫人開始慢慢認不得自己了。那頭烏黑油亮的秀髮,開始一根又一根長出了灰色的頭髮。看著年華在太太身上留下的印記,他不禁感慨道每次老天給了一根灰色的頭髮,就會拿走對方的一段回憶。

說到這裡,年輕人注意到雖然老者雖然眼泛淚光,但嘴角卻是微笑的。看那神情,仿佛在透露著說雖然沒辦法挽救年華帶來的殘酷,但這丈夫仍然覺得這很幸福。可是看著愛人漸漸失去了所有的回憶,難道你就不覺得是個折磨嗎?聽到了這個問題,對方沈思了好一陣子,才露出了一絲微笑。

『可是她當時卻擁有了最多的愛,我愛他的同時自然也感到無比的幸福。』

一直到臨終前的前幾年,她連身邊形影不離朝夕相對的丈夫也不認得是誰了,更不用說好幾天才見一次的女兒了。好在這段期間,這妻子依然相信身邊所有永遠都在微笑的家人。當然面對這一切說不失落不難過是假的,但是看到所有人都把最大的愛都給了最心愛的女人也不免替太太感到欣慰。是以雖然老天很殘酷,但是這也同時讓他第一次感受到那麼實在的愛。

聽到了這裡,輪到了年輕人陷入了苦思。眼淚已經在眼眶裡打轉的他,此刻想著自然是還在生悶氣的另一半。想起人家到死都是有人在旁陪著,這時自己卻一個人違背了當初的承諾一個人看夕陽。第一次在那裡吃飯,做什麼這些小事雖然很重要,但沒什麼比把對方放在心裡更要緊。若人家不在意,又怎麼可能對這等小事那麼在乎甚至不惜撕破臉。

『如果他還記得你是誰,你就已經比我幸福了。生命無常,沒有人知道下一刻誰會不記得誰。可是在這當下什麼都還在腦袋裡的時候,不要再把時間浪費在生悶氣之上。幸福不需要轟轟烈烈,小小的,單純的就好。』

這時,老者打了個電話,接著就有人過來接了。留下了年輕人,在黑夜裡的星空和街燈下獨自沈思。

阿茲海默
唱:萬芳
詞:黎煥雄
曲:青峰
製作人:萬芳/林揮斌

阿茲海默 海也沉默
記憶艦隊溫柔迷航
我的行李一件一件
甚至沒有告別
就安靜地離去

但到時我也不會知道
阿茲海默港
港口的海
好安靜

我記得朱槿是扶桑
我記得微笑是友善

但天哪我不記得你
是誰在樹下吻了我
通往黎明的漫長守夜中
記得的只有一個陌生溫柔的笑

不要當我的女兒
不要當我的愛人
遺忘是一種好幸福的殘忍
我不想讓殘酷顯得如此幸福 幸福 幸福 幸福

鏡子裡的頭髮灰了
眼睛暗了
鏡子裡的人是誰

我記得朱槿是扶桑
我記得微笑是友善

但天哪我不記得你
是誰在樹下吻了我
遺忘是一種好幸福的殘忍
我不想讓殘酷顯得如此幸福 幸福

鏡子裡的頭髮灰了
眼睛暗了
鏡子裡的人是誰
我問你我問你是誰
我問你我問你是誰

阿茲海默
海也沉默
阿茲海默
海已沉默

此文謹獻給在某日晚上沒頭沒腦介紹了萬芳姐姐這首《阿茲海默》給小弟的翻版林夕,算是提前送你一份生日禮物好惹(好像很廉價)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