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集魂記

連鎖咖啡店。

這裡販賣的,從來不是氣質,只有一個限時的方便。捧著書的讀者已是稀有之極的奇觀,更多的是比如剛出去就地吐痰的阿炳。當你以為那邊一群女孩抱著一本厚厚的小說,已算是難得的文藝少女時,殊不知轉個頭就原形畢露了。下一刻這群人就一邊從背包裡找出了輕巧的小相機,一邊四處在這採光充足的咖啡店裡找尋著最合心意的光線與景物拍照。

這邊有拍照拍得不亦樂乎的妙齡少女們,那邊有對年輕夫婦,在跟一個貌似銷售員之類的傢伙在高談闊論。雖然是帶著耳機,但是無奈距離還是很近,隱約中還是聽到了談話的內容應該是什麼發財大計。只消找來多少多少個下線,繳付多少多少的費用,就能賺得多少多少倍的回報。那越來越高亢的談論聽得我越來越煩躁,只得啟動了耳機的降噪功能,希望能多少阻隔一點音浪。

看吧,就說了泡連鎖咖啡店根本談不上什麼氣質。

所謂文青,說穿了不就是那群涉世未深的小屁孩,在網絡上炫耀自己喝得起高價咖啡的一種身分。對此無感的我,此刻慵懶地癱坐在沙發上,看著最庸俗的社交網站,耳機放的正是近期大熱的流行曲。

是這樣的,今天適逢要修車,所以在把車子送到修車廠後,就在等待的當兒溜到了這裏殺時間。可能是時候尚早的關係,所以店裡不太熱鬧,外頭也不見什麼人潮。帶著早起伴隨的迷糊,我用著語意不焉的詞句點了一杯摩卡試圖提神。好在店員還算機靈,聽得懂這傢伙在說什麼鬼話。懵懂中要付款時往斜肩包找錢包的時候才發現,那該死的三頭肌還在因為前兩天在健身房因為舉太重而隱隱作痛。

後來癱在沙發上喝著飲料的當兒,有個女生陡然出現,揮著手試圖引起主意。

懊惱中放下了歡快的音樂節奏,現時看了看周遭,再望了望眼前的這個人。店裡人少說也有五六個,為何不找別人,這就真的叫人很是不解。可也沒等答應,這人就逕自一屁股坐下了對面的沙發。等一等,不事先問一下有沒有人在坐是可以的嗎?更何況,店裡明明就很寬敞,你看那邊還在聽著發財秘笈的年輕夫婦,就放任著無聊的孩子在空曠的店裡遊蕩。

女孩對我的乾瞪眼全然無動於衷,接著就若無其事地拿出了一本書和一部相機等著自己的飲料。這時遙望著店門外的她,不知怎的眼神流露出一絲哀怨。年紀輕輕就看來滿懷心事,也不懂是真的還假的。後來這人不經意地撥著那一頭合乎潮流灰藍色的長髮,露出了沒戴飾物的耳垂。

看了一會兒,自覺自討沒趣的我把視線轉移回到我的手機上。同時間的她一邊自顧自地喝著飲料,然後一面翻著一本看看不出是法文還是西班牙文的書。書上的封面照片頗為有趣,是個拿著相機的女生。旁邊那對夫婦,仍然像是被催眠了般連連點頭燦笑,剛剛那個阿炳也在這時溜了出去抽菸。回到眼前的社交網站頁面,上面一篇接一篇的,仍然是事不關己的貼文和照片。

半小時過去,三頭肌酸痛依然,但女孩已經把餘下一半的書給看完了。不知道是不是百般無聊,這人突然對咖啡店裡的一切產生了莫大的興趣。她拿起了那看來大概是即影即有的傻瓜機,開始東拍拍西拍拍的。首先第一張就是自己喝了一半的飲料,和剛才那本看來很古怪的外文書。趁著照片顯現的當兒,她把我們之間的茶几簡單整理了一塊空間,隨即把那張照片放到左上角(從她視角)。

也不顧我饒有趣味的觀察,她接下來拍的是那個還在四處嬉戲的小孩。想到有些人會顧忌小孩入鏡說魂會給攝去下降頭什麼的會不開心,本來還想說去提醒一下。但轉念一想畢竟也只能算是萍水相逢,這樣搭話感覺很怪。第二張待顯現的照片,就在她為第三張照片構圖的當兒,擺到了剛才那張的右邊,也是第一行中間的樣子。

在第三張放上去的當兒,我不禁嚇出了一把冷汗。人生活到此刻,還真是第一次感受到背脊是可以憑空覺得給澆了冰水一般。照片裡的那個小女孩,什麼時候身旁多了個玩伴?說這個也就算了,突然咖啡店裡怎麼變得安靜?那跑來跑去的小傢伙(們?)去了哪?那對夫婦怎麼還可以聽得那麼痴迷,若沒事人般?

可是眼前這謎一般的女孩根本就不為所動,繼續很理所當然地,不顧在對面瞠目結舌的我繼續為下一張照片構圖。

第三張照片,應該一個人在吞雲吐霧的阿炳,什麼時候旁邊多了個阿蓮?

第四張,剛才讓迷糊的我搞得頭昏腦脹的店員⋯⋯在跟誰聊天?

一直來到第三行第一張,正是那對年輕夫婦。什麼時候那位人妻手上多了一個小寶寶?轉眼一看,音猶在耳,但人已經好像憑空蒸發了一樣。不知不覺,她已經拍了三排共九張照片。也不懂是不是巧合,此刻的店裡感覺已然空空如也。顧客店員們都到哪兒去了?難道都真的給攝進了眼前的照片裡了不成?

最後一道強光,使我成了這疊底片的最後一個獵物。這張送你,她目無表情地把照片遞給了此刻大概已經面容蒼白的我。雖然是善意的餽贈,但是接過的那刻心臟卻加速在跳動。在對方把東西收拾得七七八八之時,我終於看到照片裡顯現的景色了。什麼時候身旁多了個人在狀似按摩著我的手臂,而我又不自知呢?還沒看清楚發生什麼事前,眼前也不知道怎麼的一黑,手上的照片也隨著掉下。

接著感覺過不多久,我的知覺就恢復了。意識是有了,可是不懂為何整個人就是動彈不得。同時間,手臂上也感覺到了有手在按著我痠痛的肌肉。只是,我們都似乎一起陷入了一個膠著的僵硬。過不多時,眼前又再次出現了比例不甚協調的那個女孩。等一等,這天旋地轉的感覺是因為她在⋯⋯提著我嗎?好不容易那暈眩終於停止,周遭的一切也回歸靜止。但是眼前的人慢慢離開了視線,取而代之的是越來越暗然後又看不懂的外文。

直到再度眼前一黑⋯⋯

後記

這篇東西,是我某日趁著送車去修的空檔在咖啡店寫的。是的,是連鎖咖啡店。文章某程度就是在描寫當天在裡頭的人,當然故事裡的人不會一次過都出現(也就是說有些人是我在別處看過記下心來這次丟到文裡)。其實一開始寫的時候,是沒頭緒要寫什麼的。開頭的部分都是把本子打開,然後抓起筆想到什麼先寫什麼,先把背景人物刻劃出來再打算。後來寫到一半心血來潮,就想說多寫個人進來然後把故事從她身上延伸。於是就這樣,故事的雛形就出來了。

後來故事寫好了,老師回來的回應頗為正面,也建議可以投稿。比較可惜的是,退稿啦啦啦啦。

是的,這是微型小說的功課。之前老師說可以多交一點,那我就多寫一點。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