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暗戀

必須承認,此刻看到對方的面容,他的情緒並沒有想像中激動。那是個算得上清秀,但沒到驚為天人,是個說不上帥,但至少看來是討喜的五官。氣色看起來不太好,可能是本人就瘦削,加上表情感覺帶點憂鬱的關係。湊前去細細端倪之時,只感到一陣寒。那溫度的突變,其實是可以讓人打個哆嗦的,但卻無阻這人慢慢伸出的手。就這樣,這偶遇就這樣安靜地發生。此次說起來有點奇妙的相遇,就得從幾個星期前開始說起。

“他會在每個星期三的放學後,一個人到附近的快餐店。這天一眾死黨們各自有事,所以就會格外顯得形影單只⋯⋯”

他把吸管插入飲料裡。

“這天有個正妹當值,他總會跟笑容很甜的她點餐,飲料永遠是那個無糖汽水⋯⋯”

那剛入口的無糖汽水,差點沒噎著他。

“配一份牛肉漢堡。接著就會找一個靠窗的位子,一個可以看著正妹發呆,悶了可以看外頭人來人往。不然可以看點書,通常是武俠小說。”

他看了自己的書包一下,今天帶的正是查老的《笑傲江湖》。

“吃薯條的時候一定要沾辣椒醬,然後要撒兩包的黑胡椒和半包的鹽⋯⋯”

開著鹽包的手顫抖了一下,不慎中灑了一些到了筆記本上。

“漢堡首先要取出醬瓜,然後放上幾根薯條,最後倒上辣椒醬⋯⋯”

這次是真的給噎著了,滿口沒有醬瓜但有薯條的牛肉堡差點噴了滿桌。狼狽的他一邊收拾著那咳出來的食物,一邊神經質地環顧四周。可這個午後只有自己是一個人吃飯,放眼望去大家都是帶伴有說有笑。正妹店員看著反常的男孩,微笑著揚眉使眼色像是在問怎麼了。剛好對到眼的那刻,也只能回以一個尷尬的苦笑,揮手示意說沒事。

這是本看起來不甚起眼的筆記本,封面只有一片黑。這本東西也不懂是不是有了一些年紀的關係,所以內頁看起來有點泛黃。翻開的第一面,是一張素描。畫中的那個人濃眉大眼,筆觸下精準捕抓到了那有點叛逆的眼神。畫中人背著跟自己一樣的斜肩包,校服不塞,整個人看起來似乎也帶點吊兒郎當的感覺。說起來還真是畫的頗為神似,男孩一面順著筆畫摸著,一面在心裡感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

一種說不上來的怪。

這東西是早上某人託死黨帶來的,大夥都打趣說著不知是哪個女生送的情書集。說沒有暗喜是假的,但當時也只是當沒事兒般放到了書包裡。萬萬沒想到的是,隨手一翻看到這篇,就沒有來由的嚇出一身冷汗。

明明就是六七十張紙的筆記本,但他卻是看了好幾天就是看不完。每次看了沒幾篇就會有一種背脊發涼的感覺。從課堂裡聽課一般會發呆,到哪天會搭巴士回家這種瑣事無不詳細描述一番。怎麼會這麼了解,這傢伙到底是何方神聖?沒事誰會寫這樣的觀察紀錄?之後問了把書傳來的朋友,卻怎麼也打聽不到這本子是何人書寫。

過後幾天,大家都察覺這位平時活潑的朋友不知怎的變得安靜。除此之外,那心思也很莫名地對四周的動靜敏感萬分。譬如說吧,在快餐店如常聚餐的時候,哪怕只是有人推門進來都會把他嚇得好一大跳。這就算了,那銳利的眼神還會盯著人一直看,神情也馬上嚴肅起來。不知情的人,還道是這兩人有什麼深仇大恨。身旁的死黨們目睹這一切,都笑說這人怎麼可以變得如此神經質。

到底躲在哪裡啦這傢伙?

筆記本每一篇都注上了日期,第一篇應該就是快一年前寫的,接下來都是兩三天寫一篇。裡頭的描寫之鉅細靡遺,每每都讓他讀了不寒而慄。那種感覺,大概就好像發現自己給人竊聽很長一段日子後,發現之時的毛骨悚然。如果世界上能有讀心術的話,那還得了麼?好在自己相對私密,比如說在家的事情並沒記載在內,可也卻足以教人寢食難安的了。

好奇心是會殺死貓的,雖說不敢讀,但有空的時候還是會忍不住翻個一兩頁。那蒼勁有力而且工整的字體,看久竟然也就看熟看慣了。後來筆記本翻到中後段的時候,他發現那下筆的力度似乎跟標記的時間有些許連結。一開始可以把字快刻到第二面,一直到後期明顯比較纖細的筆畫。這對比只消用指頭摸一下,就能分辨出之中的深淺變化。

勢頭有點不妙啊。

於是就翻到最後一篇,才發現最後一篇寫在三個月前,但只有寥寥數筆。

“準備好的時候,聯絡這個人,他會給你最後的解答。”

一直埋藏在暗處的人,離登場就只差一個臨門一腳了。可是也就在這一刻,好奇歸好奇,真的要見面嗎?

他不知道。

可是終究猶豫了半晌後,一通電話,跟一次頗為長途的車程後,他終於見著了受託把書交給自己的人。這天對方帶著的是一束鮮花,跟一個長長的黑盒子。都來到這裡了,男孩也只得跟著走入了那處所在。還記得,那是個帶點涼意的清晨。

是個墓園。

這地方不大,是以走沒多久就到了一個男孩的墳前。墓碑上的人很是陌生,印象中根本就說不上是什麼時候見過面。他輕輕地撫摸墓碑上印有照片的磁磚,指頭上只感覺一陣透涼。與此同時,死者友人先是把手上的鮮花放入花瓶內,才轉身把那盒子轉交過來。
說是務必在這裡才能親手奉上。

他目送這友人先行上車等待,然後才慢慢打開那個盒子。裏頭就只有一朵乾花,跟一張泛黃得有點熟悉的紙張。打開來看的時候,明明就沒幾個字,但就是看了老半天。等到終於看明白這幾行字,到底所謂何事的時候,男孩的心才感到有點悶悶的。

“上次送東西好像很唐突真不好意思,這次務必要面對面的狀況下給你。你會原諒一個死人的任性跟不禮貌吧?”

他點了個頭。

“我好像喜歡你了。”

後記

老師的評語說是有點過於曲折,應該簡化一些。另外暗戀者到故事最後仍然是空白的,或者可以補充一點。後來我發現這陣子雖然好像開始慢慢抓到了極短篇該有的元素,但是常常故事只寫表面遺漏了關鍵的另一半。就如老師說的,或許可以花一點點筆墨在陳述暗戀者的事情。不過畢竟是功課,當時寫完看到字數超出老師一般開的八百字左右,就開始慌張地刪字。雖然後來老師說不太介意超出字數,但總也不能太放肆吧。雖然是這樣,下次還是要好好記得把不見光的部分補一下就是。

其實零星也有聽到有人比較上課前後作品的差別,總的來說好像是有改善。自己的部分,也是算是開始知道之前缺了什麼。或許離開可以投稿的日子還有一段路,但是大概至少摸對了路⋯⋯吧?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故事是我寫的
不是我的故事
我是爛仔
不是文青科科科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17-09-26
time
14:43:12

是你的故事吗?
你的文笔很文青。

author
Huey Ting Saw
date
2017-09-23
time
00:27: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