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静思书轩比公里图书馆优胜之所在

今天在报纸言论版(是说今天的言论版相当精彩)看到有人把本地的图书馆文化和邻国做了约略的比较,看完心里着实感到悲哀。主要的原因,是曾经有一段时日,我好大一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图书馆内呆的。是以,说起图书馆,内心的苦水整个犹如滔滔江水一般不吐不快。是说,本地怎么好像少了一些可以让大众安心读读书上上网打打报告的地方?是说一定要付钱到优雅的咖啡厅喝着昂贵的咖啡,打开手上任何可以显示文字的东西就是唯一的选择么?

其实最近报纸上可以关心的时事……好吧,其实也说不上时事,因为各造都纷纷扰扰互扯猫尾了至少几年,而且若真的要撰文说说自己的感想一不小心把自己后面写出一道光会很可怕(*诚心*如果你知道如何写这种评论文不会身后冒道光,盼请赐教),那就算了。毕竟只是个凡人俗子,没事不需要跳入大家争着要发表意见的一个大坑内瞎搅混。若真的要,我还宁愿吃个真的虾饺呢(咦?)。

可是为什么会扯到静思书轩去?先别急,听听我说前阵子我有事要去八打灵,然后中间空了一段时间,身上没什么钱,所以就心想钻图书馆好了。可是万万没想到,我只不过是要带部电脑进去,我也其实忘了有没有要上网,反正听到电脑要进去就要留下买路钱啦(咦??)。整个过程就是,因为我怎么看就怎么像是第一次报到,加上我国优越的指示牌文化让劣等的我无法意会,所以我就很理所当然的到information kiosk问吧。

可是站了许久,我有点怀疑我长得那么高是白长的,因为眼前两个柜台工作人员一个一个抓着三星机,一个抓住苹果机,两个人各自在打机。男的就在玩不知道什么战争游戏炸来炸去甚是刺激,刺激得我好想把我的macbook一把砸到他的头。另一个女的正眼也不看我一眼,仿佛我是会凭空消失掉这样,啊最好是这样,最好还可以顺便变成你在玩的Angry Bird里面的猪把你的蛋蛋偷光光然后一走了之,哼!

好了,等到把好不容易筹集而来的耐心给磨完后(其实也没有很久,就三两秒),就开口问方向什么的。后来反正就是扯,我也忘了详细情形,不过大概就是我被当成人球在这两个前台柜台的扑街,跟隔他们只有最多五六步之遥的看更丢来丢去,是说我最胖也不是圆形的,你们这样不累吗?而且,有什么事你们相互间不能谈话的么?我帮你们传话我可不可以收代言费?

好吧,反正闹到最后,结论就是上网要付多少钱,然后如果我要帮笔记本充电又得付多少多少钱,好吧,都没问题。反正当天,就一次过领教原来去一次市立图书馆是那么多事情的。不过也不是每家都是这样啦,我知道的是金字塔购物中心旁边那间看起来跟废墟没什么两样的建筑顶楼也有个图书馆,当年是没有网络设备,但带笔记本电脑应该没有额外付费。同样是梳邦再也士议会,但在蒲种的分行就一切都还不错,至少我记得之前去写paper的时候网络不需要付钱什么的,只要不带食物入场就好了。只是营业时间蒲种分馆没有Sunway分馆来得那么亲切,准时五点管理员就开始温馨提醒我要走人了。

至于静思书轩嘛,其实就是一个付钱的地方啦。不过好处是相对安静(尤其是应该很优雅的咖啡厅现在挤满了喧闹的人群),店员很清切。不过真的要坐个四五个小时嘛……说真的,我还是觉得有个设备齐全的图书馆会更好。我是没有无耻到点一个茶无止境的续杯,更不是阔绰到三两个小时就点个茶的人啦。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