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淚念

終於等到這個擁抱,一星期來的奔波勞碌,讓他幾乎忘了還有這個可以停泊的港口。雖然不知道這到最後是不是只是個臨時搭建出來的建築,但現時有個等着自己的靠山總是好的。這溫熱的擁抱讓人陡然忘了一整個星期的奔波勞累,緊實得讓人感到心安,溫暖得讓人甘願捨棄一切來交換。只是港口始終只是個港口,沒有船是可以永遠停泊不航行的,正如沒有一個擁抱是可以一直到永遠的。

躺在胸口上,對方規律又不疾不徐的心跳聲隔着胸膛傳進了貼在之上的耳朵,聽起來就彷彿是海潮拍打着海岸一樣。實在叫人難以抗拒這樣的懷抱,每次這樣躺在對方的懷抱時,他才發現自己其實一直都在渴望一個溫暖的擁抱。原來自己一直表現出來的堅強,不過只是一個被逼出來的偽裝。重重築起來的防備,只要一落到他人的懷裡隨時就頓然瓦解。有多就沒有這麼感受到安全感了?其實也沒多久,只是這一星期裡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多得這擁抱註定得遲到。

“沒事吧,有事告訴我好嗎?”

他無聲地搖着頭,這一星期發生的事情也太多,多得根本來不及消化,衝擊也大得讓人不想重溫。可是在這懷抱裡,當心緒安定下來後,過去一星期發生的事情開始一幕幕地在眼前劃過。不是已經時過境遷了麼?事情也發生了那麼久,該難過的時刻早就該過去了,明明自己都能忍住眼淚的不是嗎?可是當一切安定下來後,就在這令人心安的懷抱裡,想起過去幾天發生的事情,心裡就莫名的一陣酸。難道自己真的忘了去兌換一張大哭的通行券,就這樣讓一個擁抱給出買了嗎?

“別哭別難過了,你這樣他會走得更不安樂。”

對方的好意雖然是能瞭解的,只是抑鬱已久的心情,仍然因找不到抒發的管道,不斷地衝擊這已然快全然被瓦解的防線。於是堅固的眼眶就這樣被眼淚弄溼了,聲音也因此哽嚥了。不知道是不是出自與心疼,或是自己難得如此脆弱,對方一聽到那模糊帶着哭音說着希望抱得更緊的要求時,手上也加重了兩份力氣把懷裡此時無助得猶如小孩的他給摟得更緊。緊閉的雙眼此時閃過的畫面越來越多,可是那句話卻像是魔咒一樣把瀕臨爆發的情緒適時給拉了回來。

“謝謝”

過了半餉,激動的情緒也漸漸恢復平靜,呼吸也回到正常的規律。放開了對方已經麻痹的手臂,他吻了一下就在眼前的臉頰。儘管情緒並沒有逮到機會爆發,但是至少這擁抱有起到撫慰的作用,至少也聊勝於無吧,畢竟沒有人有義務分擔自己如此沉重的喪親之痛。儘管一直以為真實的感情沒有稱號來得親密,可是萬萬沒想到當時那口氣就在眼前斷了的那剎那,眼淚還是不爭氣地突破了自以為萬無一失的防線崩了出來。不過話說回來,親人過世已經是九天前的事情了,也是時候回到正常的生活和規律的作息,過多的悲痛也無補於事,人總是得向前看的,不是嗎?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shan 多看、多寫、多體驗就好了 🙂

author
Choon-Siang Lai
date
2013-01-15
time
15:09:32

你有一种能够把一个小情绪或者一个小点子无限衍生和发展的本领。我好羡慕。

另,希望你很快恢复过来。加油!

author
shan
date
2013-01-15
time
14:5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