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叫人好生困惑的喪禮

老實說,上星期我到底在忙什麼,其實一直到現在還是說不上來。真的要說,我只是知道參與了一個喪禮,就這樣。這喪禮是以道教儀式為主,佛教意識為輔,兩家教義主旨都不太一樣,甚至在一些關鍵點上還有點相衝,所以其實我有點在擔心死者若泉下有知是不是會很困惑。個人好歹也是個科學家,所以這些理解什麼的背後意義並沒有太在乎。說實在真的沒有人知道,也沒有證據顯示這些宗教儀式說的死後世界真正存在,所以若冒犯了不好意思。

先說說整個喪禮的流程吧,現代喪禮整個就是方便到一個極點。首先自然得找人辦理殯葬的事宜,然後辦理人就會安排人過來你家搭棚什麼的招呼來坐夜的親友團。如果死者不是在家裡離世的話靈柩就會在差不多午時就送到,接着負責烹煮的工作人員也會緊接着開始張羅是夜的晚餐。差不多吃了晚飯後不久,家屬們就會開始進行第一輪的法事。首先是買水(其細節和背後代表的意義容後再聊),就一堆人赤着腳在柏油路上走來走去。

在這裡先說說為什麼我大部份時間聽不懂道士們(俗稱喃無佬?)在說什麼的原因,本人是客語講得很磕磕絆絆的人,雖然是聽得懂,但是這畢竟是很正式的葬禮,所以用詞自然不會如平日對話如此粗俗和簡單。再來有時候為了趕時間的關係,所以語速偶爾一整個是可以媲美第一方程式賽車,連rapper都甘拜下風(沒錯,是有節拍的)。人一生生老病死四階段,最隆重的自然是生和死這兩個,所以禮節和儀式也分外繁瑣,加上我大部份時間也聽不太懂,所以這是我困惑的其中一個原因。另外則是道士們似乎有自己的語言,因為就算聽得很清楚,但怎麼聽就怎麼沒意義。

買完水小休一陣子後,就輪到另一個不懂什麼儀式。反正在整段東西道士用着哭腔講着一堆東西,比如說子孫們可曾知道死者生前被病魔折磨的時候有多痛苦什麼的。當然少不了的,就是也不忘“代替”素未謀面的死者交代子子孫孫們要和和氣氣,要照顧遺孀什麼的。是說在這部份大家都哭成了一團,我一整個就是無動於衷,個人是對外人刻意安排的催淚橋段是不怎麼有反應的就是*攤手*。

又再小休一陣子後,因為是客家人的關係,所以有穿插這個買藥的儀式。只見神壇上有一堆硬幣,然後放着兩條番石榴樹的樹枝。樹枝上長滿了葉子,子子孫孫們就在道士的帶領下團團轉,然後抓起了一把硬幣就往另一個罐子丟,然後採一片葉子。若到最後葉子摘完了,還有剩硬幣的話,那麼那筆錢就是死者留給後代的衣食。這儀式主要目的似乎就是為泉下的死者儲醫藥費,領教過死者生前飽受病魔折磨所以錢很快全部都丟到象徵藥師錢袋之類的罐子。據我爸說,以前道士是真的抱一棵石榴樹過來,是可以摘到天亮,可是這次我們只是摘了個幾輪就摘完了。樹葉摘完後,道士弄了一杯像是藥酒的東西,要我們沾一點然後放到舌頭上,實際意義不明(是的,道士全程都沒有在解釋)。

第一天的儀式就這樣結束,但是從下午開始斂葬業的棒油有教我們怎麼處理一大疊金銀紙和往生錢,怎麼折元寶之類的事情。我們在很後來才知道這些是無限量供應的,所以事前已經買了兩袋,怕死不夠燒。結果全部弄好的分量整個多到可以用來供應燃燒整間屋子的柴火,是也太誇張。不過守夜時因為也要順便看屋子,所以有些活兒也比較容易渡過。

第二天轉眼間又到了,剛才說佛教儀式為輔,就是說這一段。老實說個人覺得這部份有點邪門,是說本人還很單純以為是念念什麼地藏經大悲咒之類的,那裡知道整個儀式下來更像是祈禱。說祈禱也太客氣,正確來說,以禱詞來看,語氣更像是命令。我實在想不到自己何德何能可以要求佛陀(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叫祂阿彌陀佛就是)接引死者到西方極樂世界,也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說要坐蓮花就坐蓮花,這樣作奸犯科的只要有足夠的子子孫孫,那就一起來發願要求佛陀接引不就好了?

再來,道教儀式一點都沒有提到什麼西方極樂世界,似乎在陰曹地府是個跟陽界沒什麼兩樣的地方。之前看過黃子華講過一句話,大意是說我們燒冥紙動輒面值上百萬,那麼地府應該是個通貨膨脹極度爆炸的國度。難怪金銀紙和往生錢無限供應,不過……如果要佛陀把死者接引走,那燒這麼多錢是為了什麼?

說到這裡才發現整篇文整個已經夠長了,暫時就在這裡打住吧,第二晚的法事下回分解。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

Comments

@啊畢 嗯,謝謝

@天藍 嗯,應該是客家人獨有的吧

author
Choon-Siang Lai
date
2013-01-14
time
13:33:32

“只見神壇上有一堆硬幣,然後放着兩條番石榴樹的樹枝。樹枝上長滿了葉子,子子孫孫們就在道士的帶領下團團轉,然後抓起了一把硬幣就往另一個罐子丟,然後採一片葉子。若到最後葉子摘完了,還有剩硬幣的話,那麼那筆錢就是死者留給後代的衣食。”

—-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有這樣的儀式,很特別.

author
天藍
date
2013-01-14
time
10:58:26

令我迴想起念讀《父后七日》這本書。節哀順變。

author
啊畢
date
2013-01-14
time
00:1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