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死一死得永生

如果有一天,永續生命已經不是能不能,而是要不要的問題時,會有多少人會這樣做?當然代價有一個,肉身總有壞死的一天,就算是繼續在機械上存活也總有一天會耗損的。所以在肉身與機器,甚至機械間的轉換之時,都要先經歷一個「死亡」的過程。不過這個過程瞬間而逝,在還沒來得及覺得痛苦之前當事人早就在新的身體(肉身或機械)醒來。所以換句話說,這個死亡實際上並沒有任何的感覺。

看到這裡想必還是有人覺得困惑,所以新的身體只不過是個很精密的複製品麼?簡單來說,拿部電影作為比喻好了,這過程就好比The Prestige(中譯:致命魔術/頂尖對決/死亡魔法/魔高一丈)裡面WolverineRober Angler的終極魔術。在這個表演裡,Angler看準了Tesla新發明可以複製自己的這點,接著不斷殘害自己製造一個天衣無縫的表演。當機器啟動然後在舞台的另一端製造一個複製人後,站在台上的他就同時間掉入陷阱裡製造已然逃脫的假象。

對複製人來說,他有了之前「版本」的自己的一切記憶和情感,但是他真的可以取代以前的自己嗎?如果把一個人的記憶情感思考邏輯什麼的統統以「靈魂」這個字眼替代,如果要獲得永續生命就代表要不斷重建自己的靈魂,這樣會聽起來更吸引人麼?換句話說,如果不考慮肉身或是機械的身體,純粹好像電影一樣,每次想要換個新的身體就經歷一次死亡這樣會好玩點嗎?到時候砍掉重練搞不好不用一等十八年,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就要重寫成一秒後又是一條好漢。

同樣的點子,也可用在別的地方。不要說永續生命,那麼說一說交通問題好了。相信很多在都市開車,天天飽受塞車之苦的朋友都會希望哪天可以不用開車。哈利波特裡面那種Floo Network大概是不可能了,但是Star Trek裡面那種瞬間轉移倒是聽起來比較可能。如果說為了讓一個人可以瞬間從吉隆坡移到倫敦,可以在剎那間完成,運用的也是剛才說的方式不知道又會是怎樣呢?親愛的,我要死去倫敦了,晚上會再死回來吃晚餐,啾咪。

這死來死去,目的地是到了,可是中間付出的代價真的每個人都願意付出麼?當然對親愛的人來說,去倫敦之前的那個人,跟晚上從倫敦死回來的沒有任何差別。兩者之間的吻依然是那麼溫柔,那擁抱是一樣那麼用力,當事人也沒有什麼感覺一切都是如常不是麼?靈魂不是電子資料,不能說給每個簽上名字,也不能在之上貼上標籤,就算可以經過了瞬間移動的程序出來的仍然是一模一樣的。或許說到底,忍受死亡之痛的只是一個恰好給新的自己取代了的可憐蟲,一個什麼都不是的傢伙。

當身邊人都不計較,而自己也無從好去抱怨,永續的生命是不是就這樣成為了可能?

在這裡要先預告一點事情,七月要到了,所以小弟將會在這一個月嘗試每天發文。若當天沒有什麼想寫的,就會以排期了很久的小說連載代替。算一算,大概還有九天就要開始了,是時候開始重溫和整理初稿了嗎?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