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前記(下)

相對於眼前這女子時髦的打扮,這身著白袍的白髮老者顯得樸素很多。雖然看起來很是乾淨,但是他身上的白袍卻略嫌鬆垮和殘破,但還是看得出布質還不錯。搭配這身長袍的下半身,則是一件寬鬆的淺棕色的長褲。

相較白髮老者這一身飄逸和樸素的裝扮,跟桌子另一端的這妙齡女子衣物的緊緻與冶豔完全就是兩個不同的極端。她姣好的臉容,配上標緻的身型已經足以顛倒眾生有餘了。可是這一身緊身的貼身皮質服飾,更是把那幅玲瓏浮凸的完美身型給展露無遺。再說,縫製這身衣服看得出肯定是要花不少功夫的,尤其是那彷如鬼斧神工點綴用的紅色縫線細節。

還有,兩人腳踩的鞋子更是有著天壤之別。白髮老人腳上的那雙曾經洗得泛白的布鞋,看起來就跟主人一樣地淡然。那鞋身上些微的髒污,彷彿在宣告主人非凡的一生。同時間妙齡女郎腳踩的那雙亮面紅色高跟鞋,與鞋主高調的個性甚是契合。那六寸的細跟,更彷彿象徵著她高人一等的身份。

『看起來還是那麼年輕呢』,不置可否的白髮老者喝了口濃香的熱巧克力。

從旁看去,誰也沒想到這兩個外觀天差地別的兩個人是忘年之交。不知情的人,搞不好還以為這是兩祖孫。不過在這座城市,說起來也沒有誰會對這個有興趣。

『小李都老得把咖啡館交給兒子打理了,還好兒子繼承了他老爸當年帥氣的樣子』,妙齡女子看著收銀台那忙著指點事務的壯年男子道。

這是個安靜的傍晚,兩人面對面看著對方各自心裡卻若有所思。喝著飲料的同時,兩人心底都浮出了同樣的疑問:是偶然的相遇嗎?雖然說不上來,但是同樣的默契仍然還在——只要碰上面,意味著下一場的博弈就要開始了。桌子兩旁的人臉上雖然冷靜依舊,可是各自卻在心裡暗暗盤算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任何事情。咖啡廳本來人就不多顯得很安靜,只是在這平靜之下卻暗湧著一股對峙的氣氛。

『上次戰爭讓我元氣大傷,沒想到幾十年過去後整個世界都變得不一樣了。』,靜默了好一陣子,妙齡女子終於打破沉默道。

白髮老者不置可否地再喝了口他的熱巧克力。時間本來就對他們不重要,幾十年前的那場災難彷彿對他而言好像上一刻才發生一樣不斷重演著。一大片本來肥沃的土地,因為戰火的肆虐不再種滿穀糧,舉目望去盡是一堆又一堆血跡斑斑的屍體。源源不絕的川流不再用來灌溉農田,因為原本清澈見底的溪流已經變成黑紅色的血污。城裡也不見人潮來往,戰爭帶來的漫天砲灰,和滿地的建築碎片已經把一片繁榮瞬間貶為廢墟。

看著這一片令人不悅的畫面,這一切是多麼叫人絕望。還有那張,白髮老者此生難忘的那張臉,那張被炸得血肉模糊的女子臨死前在他懷裡的那抹苦笑。

還沒等白發老者反應過來,眼前的這個人早就迫不及待擺好了棋盤。他心裡清楚得很,雖然雙方都沒有點破,但是該開始的時間到了總是躲不了。只是那縈繞心頭的那抹苦笑,和那抹叫人無法不為之動容的微笑……

這時候咖啡店進來了一對夫婦,只見丈夫攙扶著大腹便便的太太進門。這孕婦一面走就一面喋喋不休的嘮叨著一些什麼,這也難怪旁邊的他看起來如此不耐煩。好不容易這兩個人終於坐了下來,只見那老公板著臉就自顧自拿起了桌上的報紙開始閱讀起來了。彷彿一切都不可能合意的樣子,她雖然坐了下來但卻無視另一半的忽視嘴上繼續發著牢騷。

白髮老者心事重重地退了中間的小卒前進兩步,妙齡女子這時卻饒有興趣地看著這剛進咖啡店的兩夫婦。

『就這個吧。』,妙齡女子一面推著旁邊的小卒前進一步,一面道。

只見這太太終於發現自己對著空氣說話,於是就乾脆賭氣地不再出聲。同時間這丈夫也樂得舉著報紙,試圖從視線裡遮掉對方的身影。看起來這兩夫婦的婚姻已經是瀕臨破裂了,難道是要比試怎麼維繫著兩個人的關係麼?

『太太?』

『不,她肚子裡的小孩。』,妙齡女子淺淺地喝下最後一口咖啡。

白髮老者提起了眼前的皇后,然後放在距離對手國王斜角線的遠處。

『這次不玩那麼大了,就他吧。』,像是看穿白髮老者的心事一般,妙齡女子繼續道。

於是故事就從這麼平淡的生活中開始了。

【意念致殲 前記(完)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