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十章 (下)

這一切的變化來得實在太快,快的雙方都來不及反應。就在整把的香烙到小男孩的手臂時,兩人都只能大聲驚呼。由於實在忍不住那疼痛,他在喊了一陣子後就昏了過去。隨著兒子身子一軟,母親也跟著淒厲地大哭。神為什麼要這樣懲罰我的小孩,為什麼要這樣懲罰我們,為什麼要用這樣的方式懲罰我?直到鄰居聞聲趕到的時候,大夥只看到滿地已經熄滅的香支,以及一桌的白飯。可是沒有人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就在鄰居的夫人補助撫平她情緒的同時,她的丈夫也趕忙使著在旁看熱鬧的兒子趕快回家找繃帶藥物風油什麼的為小孩急救。在包紮好傷口後,聞到風油味道的小男孩也悠悠轉醒了。看到四周都是看熱鬧的鄰居,此刻他突然感覺到了無比的恐懼。也不管眼前的是誰,就下意識緊緊抱了過去。抱緊了鄰居爸爸的同時,身子還忍不住發抖。

這時候的母親心情也跟著平復了下來,在一番勸說不要再用香火這種懲罰後,大夥就一哄而散了。當一切恢復平靜的時候,這兩母子一個在客廳中央,另一個就躲在了牆角畏縮不住地顫抖著。就在她想要起身過去擁抱孩子的時候,小男孩就像只受驚的小白兔一樣一躍而起奔入了房間內。接著媽媽追了過去卻只吃了個閉門羹,怎麼叫就怎麼沒有回應。

經過了這次的衝突後,本來在家時間已經不長的小男孩更加不喜歡回家了。現在放學後又不能再去找老師了,空出的一大段時間也只能呆在圖書館內把功課寫完。在接近傍晚的時候,就應約跟朋友在街頭巷尾耍玩著。一直到了晚餐時間,如果身上還有剩下的零用錢就在街邊隨便買點什麼只圖果腹。如果真的沒錢又很餓,才只好早點回家。

那吃飽飯後的晚上如果還流連在外,其實也沒什麼地方好去的。這是就只能呆呆地坐在草場邊那棵大樹下緬懷過去的歲月。其實也就只是那麼幾個月的事情,自己已經從全班最不受歡迎,變成尚算不討人厭的一個人。儘管距離萬人迷還有一大段的距離,但是老師也說過沒有必要成為每個人的朋友。想到這裡,心情在剎那間也好了一些。可是一想到小典老師已經離開了的事情,才剛剛高興起來,心就感覺到了一股刺痛。

有時候,如果天色不錯的話,望向天空之際還會看到漫天的星斗。那天上的星星是多麼的閃亮,老師說過這些星星會發光,跟太阳會發光是一樣的道理。天上的每顆星星,都是距離地球好遠好遠的星球所發出來的光芒。又是老師,怎麼會那麼想念這個人。每次想起他說過的話的時候,臉上都會濕濕的,為什麼?

作母親的何嘗不掛念著兒子的安危,可是她卻不知道孩子最不想見到的恰恰就是自己。所以每次遠遠聽到那討厭的召喚聲,小男孩就開始找地方躲起來。躲得一時就是一時,能在外頭多晃得一刻就是一刻。萬一真的不幸給逮到,也只能招了跟著乖乖回家。

可是就在這不常在家得這段時間,他不知道的是,母親的迷信程度變得更變本加厲。甚至連上半時還在牽掛著神明的開示,把正經事也給耽誤了。就在一個星期後的一天下午,由於工作上表現不佳的關係所以不獲僱主續約。現在連工作都保不住了,原本規劃好的事情也瞬間破碎了。那沒老公在也能給孩子更好的生活的畫面,就好像子彈射穿了一片落地玻璃一樣,破碎不堪散落一地。

就在這天晚上,陡然失去了一切的母親呆呆地坐在可廳裡自言自語了整個晚上。心裡鬱卒的她,甚至連兒子也提不起勁去找了。看著客廳裡供奉的那尊神像,也只能口裡念念有詞呢喃著自己到底做錯了什麼?若旁人這時候經過,看到的應該是個很詭異的光景。一個女人披頭散髮地跪坐在漆黑的客廳,看著一尊亮著紅燈的神像。膽子小一點的,大概會給嚇得魂飛魄散,會以為自己撞鬼要找得道高人收驚。

就在驚覺時間依然是凌晨的時候,她才發現兒子還未曾回家。這時已經顧不上整理自己的儀容,顧不上頭髮沒梳,衣服也還沒穿好就踩著就跑了出門。腳下的步伐,就好像喝醉了一樣蹣跚不已。明明清醒得很,明明沒喝酒,可是怎麼連個路都走不穩了?都已經凌晨兩點多了,還沒回家到底有失去了哪裡?該不會⋯⋯該不會遭天譴在路口被撞死了?

想到了這裡,一身的冷汗就瞬間飆了出來。越想就越怕,就越走越快的母親這時候跟已然在草場上發呆的小孩形成了極其強烈的對比。已經失心瘋的媽媽,也不顧夜深人靜在街頭巷尾神經質地喊著小孩的名字。面對給吵醒旁人的叫囂,完全沒有聽下去。同時間,坐了一個晚上的小男孩也覺得是時候回家了,就提起了旁邊的書包,拖著疲憊的腳步慢慢走回家了。

就在離家不遠的巷口,小男孩看到對面馬路有個女人。這抱著頭然後又披頭散髮痛哭的女人,怎麼看起來那麼熟悉?恰好對面這看來像是個瘋婆子的女人也看到了自己,就連滾帶爬掙扎的站了起來打開了雙臂。

半夜的車子都開得特別快,只要她有留心就會聽到其實左側有一部開得正快的車子。說時遲那時快,就在她停了下來往左看的那個剎那,人就已經給飛馳而來的車子撞飛。肇禍的車子在撞到人後,也失控地撞到了旁邊的圍欄。眼看著自己母親被車撞,小男孩仍然不置可否的繼續踏著麻木的腳步慢慢走了回家。幾分鐘後,聞聲而來的路人紛紛走了過來。路口於是就只剩下開始累積圍觀的人潮,和一位已經躺在血泊中張著大嘴巴和手臂的婦人。

【意念致殲 第十章(完)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