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你為什麼不參加我們的活動

上星期去飛飛碟,因為相冊的事情還有些手尾要跟,所以沒有和其他人一起去吃晚飯(其實另一個原因是我忘了帶錢包)。在我換好衣服(全身溼透並不好受,你知道),準備好要開車的時候,剛好看到有個噴油給落下了。欸,不是說一起去吃晚飯,可是怎麼其他人丟下了她一個人?眼看其他人好像都走了,由於本人走收好人卡到手軟路線所以註定孤獨終老,所以就決定送她一程就兜她過去與其他人會合這樣。一路上,本人雖然不擅長跟不熟悉的朋友聊天,但在車子內如果持續保持沉默不免還是會尷尬,就小聊了一下。

聊不了多久,話題就轉到了教會活動。

本人其實對宗教沒什麼感覺,尤其是在這幾年的研究生活之後。雖然對一些宗教在某些課題上的立場頗有微詞,但是想到其實認識的一些該教教友不一定都如此偏激就想說算了(想想多少科學家數學家死於宗教迫害之下嘎啊啊啊)。間中其實也不是沒有遇過有人試圖向我傳道,但認識我的人大概還沒有多少個試圖這樣做過就是(嚴正聲明:這不是個邀請的暗示)。說到這個,就不免想起好幾年前我還是學院生的時候,遇到的那個白人摩門教的棒油。

還記得那時候大概是個黃昏,剛好我朋友騎摩托車過來所以我就順道坐了他的車去火車站這樣。當時不知道為什麼人人都有部小小的隨身聽,還記得當時我的正在播放著動力火車的精選輯這樣。朋友才放下我不久,一個白人就迎了過來。那張笑容燦爛到不行的臉,不知怎的突然讓我覺得我是不是中獎了還是怎樣。有時候我在想如果刮刮樂那堆人,如果都是白人主導會不會有更多人上當這樣?

不知道是不是為了打開話匣子,反正我記得的是他有問我正在聽什麼。很明顯這位棒油應該聽不懂中文,所以我就說哦搖滾樂這樣。動力火車明明就是搖滾樂團不是?接着這人就說我也要聽,狐疑中我大概也同時吸了迷煙也遞了個耳筒過去。聽沒兩下,可能兩個小節都沒有,這人就還了耳機給我說哦是Pop。事後回想其實也是啦,老實說主流的流行樂真的有在搖滾的其實不多就是。接着這人就開始不斷宣傳說哦我們教怎樣怎樣好,想說閒着也是閒着就站在那邊呆聽了快十分鐘這樣。

然後聽完我仍然對這教無感,雖然我回家還是有去維基看相關文章,和從朋友聊天之中聽到不太好的評價這樣。

我去飛飛碟的地方,其實之前也說過是他們教會的聯誼活動這樣。由於他們不排斥外人,所以我這沒宗教觀的也一直參與到現在這樣其實是找不到其他人在玩。所以那女生問我,為什麼沒有要去他們教會的一些活動,其實算起來也應該不是太沒有來由就是。只是說實在,對熟識的朋友有些課題(比如政治,比如宗教)還是不能隨便聊的,更何況是我們這種比陌生人好一些些的關係?所以我真的覺得她很有種。

不過無論如何,所有宗教畢竟都是導人向善的。簡單來說,就是至少宗教不會指條黑路你行,頂多也只是迫害科學家數學家和社會小眾。之前看過一位法師寫過的專欄,是說通常回向你傳教的人其實不是為了要動搖你對原本宗教的信念。簡單來說,如果換成傳銷應該會好解釋得多。就好比覺得自己公司產品很好,就大肆向四周親戚朋友推銷這樣。同理可證,因為覺得自己信仰的宗教很好,所以為了身邊的朋友有更好的福報就會拼命向所有認識的朋友傳教這樣。

所以換個角度來看,我是該感激一個萍水相逢的朋友如此看重我麼?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