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魔·痴

“嚓⋯⋯”,男人吃力地拚著最後的力氣試圖把火柴點亮。

認識他的人,都說這個朋友有點孤僻。平時也不多出現,要找人直接上門就好了。但是大家不知道的是,這人家裡滿滿都是從世界各國搜集回來的火柴盒。說收集盒子是個嗜好,那可就只對了一半。另一半的真相,其實是孤僻男喜歡劃火柴。都什麼時代了,又不是什麼石器時代,人類不早擺脫不生活就活不下去的日子吧。再說要生個火,用個打火機不是要比火柴來得方便快捷嗎?再說這傢伙也不是什麼煙民,用不著三不五時點煙。那一大箱的收藏,砸下去的錢不就是傳說中的浪費了嗎?

可是劃火柴的動作,從指尖感受到火柴頭跟盒子的摩擦,卻莫名的有一種治癒感。

這種熟悉的感覺,彷彿是忙亂生活裡唯一能讓人安心的事。

第一次嘛,說起來那是個很反常的傍晚。明明連續幾天都是晴天,但這天就是稀裡嘩啦下了一整天的雨。要不是住宅位於比較高海拔的地方,說不定已經淹了一半。還記得當時,是個爸媽又不在家的傍晚。一如既往,若無意外晚餐會在幾個小時後有人送到。如果發生什麼事情,記得打電話給阿姨尋求幫忙。雖然千篇一律的叮嚀很冗長,但怎麼從來就沒有交代如果感到孤獨應該要怎麼樣?

雨勢一直都很大,間中還夾雜著嚇人的閃電。突然間一陣強光硬生生地,透過窗戶整個灌滿屋子的每個角落。本來開了燈但還是感到陰暗的空間,瞬間就是遭到一道刺眼的白光覆蓋。都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聽起來頗像爆炸聲的雷就尾隨而來灌滿整個耳朵。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這次真的分外強烈,整個房子似乎也在隨之顫抖著。

所有本來都在開了的燈,在頓時間也同時因為保護機制的啟動而熄滅。本來在這種情況下會整個突然轉安靜,但是外頭有好幾部車也因為這樣誤啟了防盜系統的警號鳴笛聲大作。這一切,加上絲毫不見轉弱的雨勢,可真叫人煩躁不已。

儲物室,那些蠟燭什麼的應該都在裡面。雖然媽媽說過不要玩火,但是整個房子黑漆漆也怪可怕的。還是趁著太陽還未下山前,點根蠟燭好了。只是翻了老半天,儲物室裡就只剩下半根蠟燭,跟一盒火柴。那打火機到哪裡去了啦,這一根根的東西要怎麼用呢?

不同於鉛筆圓滾滾,或是六角形的的防滾設計,火柴柄長得就像是個短短的四方柱頭。上頭還有個紅紅的東西,該是用來摩擦火柴盒的部分吧。

“嚓⋯⋯”,他小心翼翼地拿出一根火柴,然後學著記憶中母親使用的方式想點亮它。

火柴劃過時指尖裡傳來的觸感,不懂為何就是感覺很微妙。剛才摸了一下兩邊都是有點粗糙的,但是這劃過去的阻力不知怎的像是有一股魔力。等等,好像聞到了什麼。是很淡的氣味,一種若有似無好像什麼東西燒焦才有的味道。還有還有,那聲音又是什麼。發生這一切的當兒小男孩的感官似乎在瞬間放大了好幾倍。在那一瞬間,窗外的風雨聲,和警笛聲全部歸於平靜。

甚至誇張點來說,他身處的空間,陡然化成一種虛無。

隨著每個動作發出的聲響,也莫名地激發了無窮無盡的回音。

他怔怔地看了一下右手的火柴,跟左手的盒子。一切看起來跟剛才一樣,外表看來沒什麼變化。沒有預期中的火光,更不用說什麼溫度的改變。

窗外的雨聲,這時也漸漸重新衝擊小男孩的感官。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明明就是一根不起眼的火柴,卻不知怎的在那一刻好像突然變成了別的什麼。嗯,變成了通往電影裡刻劃那個魔幻世界的一把魔杖。主角第一次不都是會失敗嗎,再試試看好了。

彷彿是為了定神,小男孩很誇張地深呼吸了一下。

“嚓⋯⋯嚓⋯⋯嚓⋯⋯”

擦了幾次,都還是毫無動靜。

“啪!”

毫無預兆下,火柴經不起毫無章法的亂劃一下子給折斷了。沒關係的,小男孩想著。就像是著了魔似的,他推開了火柴盒,再小心翼翼地取出一根。那煞有其事的氣勢,就彷彿宣示手中捻住的就是真實的魔杖。

幾次下來,他也開始摸出了一點心得。於是他就再接再厲⋯⋯

“嚓⋯⋯嚓⋯⋯嘶”

那是真的,電影裡頭那些畫面都是真的。從零星火花,一直到火柴頭給火球整個包覆的整個經過,在小男孩的眼裡就好像一輩子那麼漫長。那一幕幕的畫面,就好像電影菲林一樣,一格一格烙印在他的腦海裡。本來化成虛無的四周,也在火柴,啊不,是魔杖燃燒起來前的那一剎那變成魔幻世界的場景。本來寂靜的環境,似乎隱約傳來蠢蠢欲動的喘息聲。仔細一聽,這怎麼聽起來不太熟悉⋯⋯

可是小男孩根本無暇分心,去細辨到底是什麼,更別提找出在什麼地方。他眼前所見就已經佔去了幾乎所有的注意力。

他知道有東西向自己衝過來,耳邊的咆哮聲也越來越刺耳。

但是手上的魔杖,開始看到了一點點的火花。

就在感覺身後快遭到襲擊之時,手中的魔杖終於地變出了一團火球照亮四周。這無窮的光芒瞬間充滿了整個世界的各個角落。火球的那道光之強烈,真的叫人有點睜不開眼睛。本來虎視眈眈的不知名魔獸,也只能在這樣的情況下落得煙消雲散的下場。

這一切來得很快,去自然更快。雖然感覺像是過了好久,但現實畢竟是個風大雨大的傍晚。那團火就在一陣風吹過後,就陡然熄滅。那一切的魔法,魔獸,還有遠處看到的城堡什麼的一下子全部幻滅。

留下的,是在雷雨裡,一個站在蠟燭前抓著火柴發呆的小男孩。

可是在他而言,身體裡好像有一個陌生的什麼因此覺醒。它似乎打開了一個通往另一個世界的通道,一個沒有人知道,沒有人聽說過的世界。火柴不再只是單純的火柴,而是一支領路的道具。這第一次的經驗,伴隨的聲光,甚至觸感的記憶就這樣永遠地烙印在小男孩的腦海裡。

小孩的零花錢不多,大多都花在什麼文具或零食上面。但是他的零錢,都是存著拿去偷偷買火柴。不過就算是大搖大擺去買,也無所謂。家裡長期就只有一個人,爸媽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成天忙於奔波。自從開始上學後,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看電視,一個人發呆,都已經成了生活的常態。就算是在學校,也沒有太多談得來的朋友。

沒有朋友這事該怎麼說呢,小男孩每隔兩三年就得搬一次家。雖然每次搬新家都比上一間大,可是頻密的搬家,也就意味著頻密的轉學。如果每次的分離都那麼讓人傷心,那為何還要花那麼多精力跟身旁的同學們太深交呢?

就這樣,那次發現魔幻世界的事,因為沒有朋友的關係,也就等同於是他一個人的秘密。

小男孩在家裡的生活記憶,也不都是一個人的。偶爾的偶爾,爸爸媽媽也會有放假的時候。平是習慣了照自己步調生活的他,也會因為雙親在家的關係打亂。本來回到家下午兩點多,該是坐在陽台上看雲朵翻來覆去跳舞。但大人會說,回到家要先去洗澡。本來可以看電視卡通看到肚子餓才吃飯,現在看電視的時間得乖乖做功課。所謂吃飯時間到的那一刻,最好還要乖乖坐在飯桌前吃飯。餓不餓是其次,做事要定時才重要。

定的是他們的時間。

年紀終究會長的,就算父母再不捨得孩子的童年,那段日子總會結束。很快的,小男孩變成了男人,掙脫了以前所謂大人所施予的枷鎖。他徹底掌控了自己的時間,跟自由。本來千篇一律的火柴盒,也在這些年因為接觸的人越來越多也越發多樣化起來。就好比這盒是什麼德國的,那盒特別精美的是日本的,還有更多數起來一天一夜搞不好也不夠。那些火柴頭,排列起來更是鮮豔異常。若真的按照顏色排列,乍一看如果說是什麼新的顏色筆說不定會有人相信。

只是這些火柴盒好多都是空空的,很多時候都是三兩天全數燒光。可是也是因為這些火柴,帶給了男人在每個夜闌人靜時無窮的歡愉。

終於找到青色的,看我召喚藤蔓把妳這妖獸綑綁起來。

然後再用紅色的這把,升起一團火柱把你給燒毀。

哼,再高的城牆也沒用,看我用藍色的這把魔杖召喚洪水把你給衝破。

穿過了魔幻森林,過了好些年終於到了大魔王的城堡。傳說中的公主,就關在裡面等待救援。就算衝破了城牆,但是周圍守衛的魔獸兵團還是很多。若是枉然硬攻,顯然會寡不敵眾。

而在現實生活,男人也的確是遇到了為之傾心的女人。只是約了幾次,卻總是遇不上對方的休閒時間。以前的人不都是說什麼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的話嗎?反正也過了好幾次,她終於肯排開忙碌的行程答應第一次的邀約。

是夜,是他第一次埋伏殺死了第一隻落單的魔獸巡邏兵。

約會進展自此之後越發順利,而女人也開始發現平日寡言的他風趣的一面。幾次後二人也順理成章,開始承認對方是戀愛對象。這一下來,每晚死於非命的魔獸兵也越來越多。大魔王這下,可真的得好好保護好自己才是。但勇士來勢洶洶,恐怕抵擋得了一時,要全身而退卻也未必可能。在夜深人靜時分,他的精神反而比白天還來得亢奮。一方面是覺得自己功力的提升,二來是覺得依然勝券在握。

果不其然,就在求婚成功後的那個晚上,大魔王根本還來不及提防,就給黃色魔杖的一道強光石化了。

公主也就這樣,帶著一本安徒生童話集跟勇士逃出了地牢。於是這長期屬於一個人的空間,第一次有第二個人闖入。

開始同居生涯初期是開心的,大家每天各自放工一起吃飯總會聊個沒完沒了。睡前看電視他們更是也都膩在一塊,不是你抱著我就是你睡在我肩膀上。可是雙方畢竟來自不同的成長背景,自然也會有不同的生活習慣。時間一長,難免還是會有一點小小的摩擦。有時候女人會嫌說男人太散漫,東西隨手丟到整個房子都是。還有,怎麼在房子的每個角落都會找到火柴盒呢?

“嚓⋯⋯嘶”

故事裡賣火柴的小女孩,在飢寒交迫中劃火柴看到了希望和溫暖。但是這天勇士每一次舉起魔杖,卻只看到苦心造好的城堡慢慢崩塌。那一大箱來自世界各國的火柴盒,在公主不知情的情況下全數送到了資源回收中心。不知者不罪,他愛她的程度應該是大於那些火柴盒的,是嗎?

就算再傷心再難過也沒用,東西送了出去就沒了。他不能夠,更不忍心因此對心愛的女人咆哮。儘管是心存不甘,但是看到對方抱歉不已的神情也只能忍下這口氣。睡吧,沒事的,我很好。這些話雖然是用來哄她入睡,但是聽起來卻怎麼都像是在安慰自己。

曾經伴隨人生一部分的東西,就這樣不見了。他突然覺得,自己的心也好像破了一個大洞。這邊想說按一下阻止它繼續噴血,可是這邊停了又換另一邊淌血。男人近乎絕望地躲到最熟悉的浴室,拿出口袋僅存今天剛從快遞員收到的火柴。

火柴頭是鬱悶的藍色。

悉心建好的城堡,這幾天遭受的是惡龍的攻擊。勇士本來就傷痕累累,此刻更是無力反抗。他想要把公主給救出來,但此刻也只能有心無力地目送她被抓走。在一片狼藉中,身邊剩下的就只有那本童話集。到底這是不是一種預言呢?還是這一切只是自己多心了。魔幻世界,從來就跟眼前所見的一切毫無關係,不是嗎?

想著想著,天也就這樣亮了。

他這才驚覺自己全身都是冷汗。

經過那一次在魔幻世界裡遭受到惡龍的衝擊後,男人整個人就處於魂不守舍的狀態。有時候回到家,雖然還是可以有一搭沒一搭的跟女人聊天,但是對方漸漸察覺出了一些什麼。實際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試著要去關心,但是對方似乎在防備著什麼。

到底隱瞞了什麼?

都快結婚了不是嗎?

怎麼突然間變成了一個陌生的男人呢?

男人在另一邊廂,卻對女人的猜疑一點都不知情。他的腦袋在這段期間,都維持在放空的狀態。工作上效率下降,回到家也是應付了事。終於說得上比較清醒的時刻,常常都是她累得睡著後的時刻。

有時候,男人也顧不得再躲到浴室裡去。在夜色的照耀下,他一根一根地劃著火柴,揮舞著魔幻世界裡的魔杖。可是就算是更換了地點,每晚所見的都是一樣的景象。

這些透過一根根燃盡火柴建構起來的魔幻世界,一天天的崩塌,一天天的幻滅。曾經瑰麗無限的城堡,曾經是歌舞昇平的國度,在惡龍的蹂躪下如今只剩下滿地的碎片。那曾經翠綠又神秘的森林,在一場大火後,留下了滿地瘡痍。踩在一片焦土上,勇士第一次感受到無助的可怕。

“嚓⋯⋯嘶”

最恐懼的事情,終於還是發生了。公主不但從魔幻世界裡給惡龍抓走,在現實生活真的也不見了。非但沒有隻字片語,就連個跡象也看不出來。或許應該說,在那個狀態下他根本看不出有什麼端倪。男人抱起了那本厚厚的童話集,試圖從中找尋女主人留下來的溫度。不過想當然啊,紙張根本就傳遞不了溫度。

他拉起了房子內所有的窗簾,任由黑暗吞噬了整個家的每個角落。自那時開始,男人徹底跟全世界脫軌。多久沒吃飯,多久沒上班,電話響了多少次,過了多少天,這一切都變成一個毫無意義的黑暗。

每一次要劃火柴,都要鼓起僅存的勇氣。畢竟要眼睜睜看著苦心建造的一切,就這樣化為烏有是個極為殘忍的事。

只要這頭惡龍倒下,只要它倒下,這一切就結束了。都是這廝,讓公主這種超凡脫俗之輩也無法倖免。但是雙方懸殊畢竟過大,相較起以前的大魔王這傢伙大了好幾倍。只消吹一吹氣,就可輕鬆把自己吹散。只消一彈指,魔杖上的火光就急速熄滅。故事裡小女孩的火柴,每次都帶來希望和勇氣不是嗎?可是為什麼輪到自己的時候,每次抓住火柴時,指尖傳來的卻是恐懼伴隨的顫抖?

男人也說不起來自己多久沒睡了,但是突然間不知怎的整個房子變得寒冷異常。他連滾帶爬地回到自己最熟悉的浴室,想說在密閉空間應該不會有冷颼颼的寒風。他一手抓著公主遺留的童話集,另一手抓著剩下最後一支火柴的盒子。

都已經逼到牆角了,這就是最後的機會了。他很明白這回不是惡龍死,就是自己亡。但是光有決心,是不夠的。連續好幾天的不眠不休,男人剛才爬到浴室來已經幾乎耗盡了所有的力氣。現在連要推開火柴盒,要拿出最後那根火柴都彷彿是人生最艱辛的事。誰又會想過,在這樣的情況下, 輕盈的火柴會猶如千斤重呢?

賣火柴的小女孩,求求你賜予我打敗惡龍的力量吧。

勇士這頭顧著點火柴,那頭懷裡的書就掉落在地上。

惡龍終究沒有給打敗,可是卻嚇壞了隔天上來收拾雜物的公主。浴室裡曾經熟悉的那個人,才沒見三兩天整個瘦得皮包骨一樣。那凹陷的雙眼,加上黑壓壓的眼圈,跟自己曾經愛上的那個男人根本是兩個人。已成跪姿的屍體旁,擺放的自然就是那本童話書。最湊巧的是,翻開的那一頁,正是賣火柴小女孩的故事結局。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