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远远爱着你——甜蜜

第一篇 仍然无题甜蜜

“你怎么老是那么快”晴抱怨道,语气中仿佛有一丝的哽咽。

我听出了弦外之音,望着她的眼睛,果然不出所料,是通红一片。眼睛肿得好像出街被贵利一记重拳打到,然后整个眼眶泛着满满的泪水,装载量仿佛真的跟普通的水坝没什么差别。然后整个脸因为委屈扭曲到好像是那种被人形容为,不,应该说是数落长相极度像某电影明星。乍一听好像没什么大不了,可是问题就出在,该明星最出名之处,正是因为她是个丑角。当然,和该明星相比,你硬要说他们是母女的话,我想那位明星会因为自卑马上烧炭自杀,因为晴无论是内在外在都比她漂亮得太多了。不是我卖花赞花香,人家什么什么贵妃倾国倾城,我的晴只要一出现,四周围所有公认美丽的事物马上黯然失色。

而她委屈落泪的原因,正是拜在她手上的那本该死的杂志所托。

本来好端端一个好不容易风和日丽的星期天下午,我俩本来应该是按照不成文的剧本在纯白色的沙发上依偎着很浪漫地在翻阅一本杂志。可是我怎么都没有想到,好端端的一本市上时尚杂志好弄不弄,没事情刊登什么爱情小说。爱情小说还不用紧,整个剧情的发展还要比每天电视播放那些难以下咽的速食肥皂剧还要肥皂。纯情为美的路线不走,偏偏要来个什么九曲十三弯什么家庭反对什么情侣纠纷什么私奔什么殉情,好端端一篇爱情故事的剧情设定变成什么动作片的剧情架构,我的天啊,我看了两行都快要睡着了,还难为晴一字不漏得看完了。

“好啦,好啦,别看了,我们出去走走。这种故事看多了搞不好那一天我们又是上吊又是跳楼的,自杀是犯法的。”我笑道。

“你这个死仔包就是永远都那么不正经。”晴笑道,并作状想要赏我一巴掌。这时候她眼眶的泪水快要投奔怒海决堤了,然后跟整张脸因为笑意绽放整个配套结合起来实在可爱得紧,让我不禁开怀大笑起来。就这样,我们就很肥皂剧地拿起手边的小枕头像两个小朋友般地玩起枕头战来。

说起我俩的相识,还真要拜好几年前我还是中学生的时候说起。犹记得那天,是一名很嚣张的转学生刚刚第一天转来的那一天。因为一起很尴尬的事情,让我永远不能忘记她那犹如两颗西瓜的臀部,然后长似某丑角的脸泡水隔夜之后然后被一记七伤拳打扁的脸,之后两臂就真的可以和两截永远处于兴奋状态中的法国面包相提并论。我还记得当时同学小理这么形容她的时候我还瞪了她一眼,不过当时我的确是假正经,因为我还想要再加多一句,那胧肿的身躯,仿佛是装了一间独立式洋房。请不要说我恶毒,可是她当时候的确相当的没有人缘,很大部分,和她嚣张的态度有关。

还记得那天在实验室,我的笔记本在她的西瓜下面,已经暗示好几次但却不得要领,结果还要我很大声叫她起身,搞到我脸红到好像古时候那些黄花闺女见到不该见到的东西的脸一样。当时,我透过眼角的余光看到科室的另一角一位女生很善意,很纯洁很无邪的笑容。就在那个时候,小鹿群不知道透过什么门路撞入我的心房,然后在我的心房内肆意奔驰。奈何我的心胸相当狭窄,并不能像个大丈夫一样能够在里面装做是在很浩瀚的大洋撑船,所以小鹿撞壁是理所当然的事。

之后,我就所谓的借点意假公济私跟那位点燃了我生命的那位女生开始有了交流。绝对不要怀疑,那位让我生命顿时失去重心的,就是之前让我赞到天花乱坠的晴。

相处下来,才发觉到我们两个在很多方面其实是很互补的。就好像刚才的事件一样,无论是什么文章,我都是很快可以看完然后就很匆忙着催促她快点读完。所以很多次她都说我读得太快,不能及时把情感倾注下去,所以我显得很冷血。各位看官们,我绝对要澄清一下,我绝对不是冷血,只不过我不是个滥情的人,所以换句话说,我不是个花心的人,不过花不花心不在讨论范围之内,所以表过不提。我不滥情,可是偏偏晴就是那种看到老婆婆提着一袋水果然后那袋水果哪怕只是一颗梨不小心掉下来,就可以马上委屈到梨花带雨。所以我出街常常为了这个缘故多带了一套“雨具”防备突如其来的暴风雨。

对于她那颗敏感程度可以媲美地震仪的心,我永远是那么的心疼,甚至心疼到差不多快要帮她照个心电图看看她的心脏有什么构造。

枕头战了大半天,突然开始有点饿,我俩就结伴一同出去用个晚餐。在购物广场逛了半天,想要去的餐馆仿佛都因为我们俩大驾光临而变得满座的满座,没开的没开,如果不是知情者,还以为他们结伴来把我们俩边缘化。当我们还在为吃饭而发愁的时候,迎面而来的物体让我差点没有一下子撞上去然后晕倒造成脑死然后英年早逝之后晴跟别的男人跑掉。原来是小理,等等……怎么,哦,原来小理静悄悄跟西瓜臀搞上了,难怪好几个月约他约不到。枉他一世人算计无数(高级数学第一的代价),却给他算到一个这么便宜兼抵食的货色当伴侣。我按耐着快要蹦出来的丧笑,导致我整个脸扭曲到好像被强奸不遂的样子。晴看到我这个样子也不敢造次,只是很虚伪地跟小理和那位西瓜臀热情地打了一声招呼。我的脸大概是因为忍得太辛苦而变得通红,后来据晴所说,我的脸像是个便秘的小伙子在厕所拼命的时候那种红。

反正大家也好久没见,就当下决定一起用个晚餐。西瓜臀于是就成了带路先锋,小理事后说西瓜臀差不多是由这个广场培育长大的,所以上至用个餐,下至买个便当他也知道什么地方最好(原谅我们的肤浅,因为当时实在太俄)。经过九曲十三弯后,我们终于抵达一间餐馆的面前,餐馆的名字很有趣,就叫做“随便吃”。看完了餐馆名称我开始有点被寒风吹过的感觉,原来我站在冷气吹风口下面。点菜当然是由西瓜臀负责,对于点菜这种甚至什么数学家都没办法很好解决的事情,我对西瓜臀自荐要推荐一些好菜并没有什么异议。事实也证明她点的菜的确是不错,就在我们吃饱喝足要付帐的时候,晴拉了拉我的衣角,我循着她的眼光看过去,天啊……西瓜臀她……她……

(请待下回Jeffrey04想到要如何接下去后再继续写这篇本来应该是很纯爱风格的小说)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

Comments

其实当天不知道为什么脑海出现前面几段的情节,我就写写咯
然后写了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就不知道如何继续了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7-05-27
time
10:36:17

我看了很久~好像都还没有看到重点~ +_+
你的形容词可用得真多啊~ hehe~

author
~:*:白雪不是公主:*:*~
date
2007-05-27
time
10:34:24

写不完的话怎么样?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7-05-27
time
10:19:10

那天你叫我看,不过因为第二天必须很早起,所以就没真正看完,今天回来了后,就又再看,怎么说呢……嗯……就先看你写完先咯,哈哈~

author
ahnew
date
2007-05-26
time
22:59:39

你比较experienced,不如你来继续写咯
哈哈哈哈哈哈哈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7-05-24
time
09:19:06

怎么可以忘记呢
哈哈
继续写写看吧~

author
BECK
date
2007-05-24
time
05:18:20

@frankie

又不是处男作了,哈哈哈哈哈哈
不过还是谢谢你的鼓励
但是我不懂怎么接了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7-05-23
time
14:58:51

哇,写小说。。。鼓励鼓励!

author
frankie
date
2007-05-23
time
14:40:41

@夏娃

没办法,久没有blog就来一篇长长的

@BECK

欢迎光临
呵呵,看了就好忘记,因为我不知道如何继续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07-05-23
time
09:23:07

虽然没有沙发,但是看得很爽~

author
BECK
date
2007-05-23
time
04:43:48


好長阿
先回復搶沙發再看^^

author
夏娃
date
2007-05-22
time
23:2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