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暗钮 第二章

虽然不晓得这是不是恶作剧,可是看着数字的确是跟着说明书写的一样增加,赵硕一整个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是恶作剧吗?可是这恶作剧的成本好像太高了一点,可是说是真的事情,可是这交易的条件却似乎太荒谬了一点。就假设是个恶作剧吧,这恶作剧的成本是不是有必要搞到要专门设计一个产品出来,除了硬件,软件方面刚刚也已经证明了这不是很阳春的东西,看来要知道是不是真的恶作剧,在找出寄件人外还必须要解剖这块东西看看到底暗藏什么玄机。

就假设是真的吧,那么寄件人的居心自然是非常值得质疑的。如果他手上拥有屠刀,为什么要把这决定权交给自己?在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是寄件人不能让他知道的?如果有的话,那这个游戏是不是一开始就在不平等的等级开始?同样在玩这个游戏的,会不会同时间不是只有我一个?游戏说结果是倒霉鬼会死还是会活,可是并没有说是怎么死的,然后如果是活会不让他半身不遂?回到最初的问题,就是,有了屠刀和对象,为什么寄件人要先过问他的意思?

好了,就算之前的问题已经有了解答,现在万一我赵硕按下了杀他的决定,那么一年后倒霉鬼真的死了的时候,我是不是需要负上任何法律责任?虽然很荒谬,但是某程度上他好像真的因我而死的。但是,万一我选择救他,可是我不认识这个倒霉鬼,我怎么知道寄件人不会骗我?反正他是生是死……应该说,我连这个人都不认识,结果是怎么样,就算寄件人在我面前杀死他我也没办法知道。

回到寄件人,老实说,如果这个游戏成立的话,他又是扮演着什么角色?是杀手?单纯的中间人?那赵硕我的角色又是什么?是帮凶?是共犯?是提供意见的人?还是为杀手提供一点安慰,说这个人真该死的路人?

整个事情真的遗留了太多的疑问,只是这一刻赵硕实在是已经不能够进行更深入的思考,唯有先睡。毕竟现在已经是凌晨的两点半了,手上的工作还是多到不能放松的状态。这案子必须要在接下来的两个月要办妥,没有任何失败的余地。他惯例的翻翻手边的手机,看着行事历里今天还要跟好几个人会面,才不甘不愿的准备睡觉。不过在这之前,他还是把追查寄件人的事情放入了行事历中,打算下个星期一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这个人。

“王晓寒……是我应该认识的人吗?”


又是星期日的早晨,阳光仍然霸道的洒满了街上的每一寸土地,赋予了万物无穷无尽的生机。温暖的阳光,仿佛是试图在叫醒仍然沉睡的每一颗细胞,更是在努力的唤醒仍然窝在被窝中不愿意起身的凌云志。可能是老天并不怜悯他的关系,就在踏入九点钟的时候,凌云志的手机突然铃声大作等着它的主人接听。可是无论是在两个耳朵的地方硬压枕头,还是不住的咒骂,这该死的铃声仍然还是很顽强的响着。今天是星期天呢,老板就一定要逼得那么紧吗?

终于铃声战胜了,凌云志计无可施之下还是爬下了软绵绵的床,一面不住的诅咒,一面抱怨着地板是仍然多么的冷冰冰,然后一面走向放手机的小橱子。

“老板,今天是星期天呢,如果你真的要我工作,我不管,除非你付双倍工资……”

“不好意思,我想这大概是凌先生,我是天马科技的职员,我只是想问凌先生昨天收到的审判仪是不是操作正常罢了?”

“审判仪?等等,你是不是打错电话?什么审判仪?”

仍然处于迷糊状态的凌云志在经过了接近十分钟的交谈后才发觉到说原来对方说的审判仪是昨天收到那个自己认为是恶作剧的东西。说到这个,他马上去找昨天被遗弃在角落的审判仪,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审判仪上第一个显示屏的数字已经有所增加。

“奇怪了,怎么从0变成1?我好像也没做了什么?”

“哦,说明书是在审判仪的背面,我想凌先生大概是觉得太有趣所以并没有发觉到。审判仪看起来是状态良好的样子,谢谢您”对方才说完,电话就马上给挂了。

“喂,你们是……”只是凌云志虽然已经抢先一步想问他们是不是受到什么人的委托来恶作剧,可是却没有机会把问题给问完对方就挂电话了。

无奈之下,凌云志只好看看这叫审判仪的东西是什么,他从盒子中取出了这审判仪,然后就看到刚才那职员说的后面有本说明书。

“我的天,他们什么时候出手那么大方来弄个这么完整的玩笑?”

他随便不置可否的翻了翻好几面,可是心却不在说明书。反正时机到了你们就会说的,也不看什么说明书了。不过说实在的,虽然没有在留意内容说些什么,可是从纸质,到印刷的品质,算起来他的朋友们大概也花了好一大笔钱来弄他。

“不会是为了准备我的生日而设下的游戏吧?不管了,他们不提,我就装不知道好了,先看看他们葫芦里面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在翻了十分钟后,他作出这样的结论。

于是他就把东西好好的装回盒子内,然后特地按了按钮把状态改成杀,是想看看明天是不是数字也会因为状态的不同而改变。可是,在他把盒子放好后,审判仪基本上已经在他的意识里面潜水了。

“好饿,先去弄点吃的好了,真过分,一个玩笑就把我从被窝中给挖醒,今天难得是星期天呢。”


才睡醒没多久,赵硕就已经回到办公室再次确认好下午会谈要用的东西。虽然埋首于一正堆的文件中,可是他的思绪就是无法集中。王晓寒,这名字怎么听起来那么熟悉,我是不是曾经见过这个人?就在这一刻,左手边的电话机又响了。

“喂……”本来要说很惯常的开场白,可是赵硕却被打断了。

“哦,赵先生你好,我们是天马科技,我们这次打电话来是想问审判仪的数字是不是目前显示为三?”对方尽管打断地很突兀,可是预期却显得颇为有礼貌。

“你怎么知道?”本来听到审判仪赵硕想追查的,可是对方马上就把审判仪目前的号码给说出来了,也不禁感到非常诧异。

“哦,谢谢,审判仪应该是很正常的在工作者,谢谢您的合作。”说完,还没等赵硕回应,对方就把电话给挂上了。

追查电话号码,赵硕几乎是马上就涌起了这个念头,可是看了来电显示他却完全只能摸头苦笑。是有必要这么神秘吗?普通的一家公司到底有什么好值得隐藏的?虽然如此,赵硕的好奇心像是燃烧中的烈火被淋上源源不绝的火水一样烧得更旺盛。

终于把所有的工作给处理完毕,赵硕回到家第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两天的怪事给写入日记本内:

2011/1/1 今天收到一个叫审判仪的东西,是个叫王晓寒的人送来的。这审判仪说来神奇,据说是可以用来决定某陌生人在明年元旦的生命的东西。虽然除了手上有这个仪器,可是除此之外任何的每一样事情都是个迷。待完成陈先生的这个单子后就必须拆开这东西看看到底是什么。

2011/1/2 今天凌晨才踏入十二点,这块审判仪的分数板就已经从0增加到3,虽然不知道说明书内说的是不是真的,可是看起来倒有几分可能。我还是没有在碰这审判仪,不晓得明早的凌晨数字会不会再次改变呢?此外,今天在办公室的时候天马科技打来了个电话,可是见鬼的是,这听起来像是客服的电话我却没办法看到对方的来电显示,一个单纯的科技公司会有必要这么神秘吗?

写完的时候时间已经快要接近凌晨了,赵硕尽管很好奇,可是时间没到他还是没办法看到结果,于是他就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的洗了个热水澡。洗完出来再加上更衣的时间后,时间就来到了十二点。他迫不及待的把自己的审判仪给拿了出来,注视着可能会在现在的任何时候跳动的数字。就在客厅内的古董钟响了十二次后,他就看到手上的审判仪的分数板已经从原来的3变成了7,倒数板也回到24小时开始算起。他又拿起了刚才搁在桌子上的日记本,再次记录

2011/1/3 这该死的分数板真的如说明书写的每个凌晨十二点多一点点更新了,这次是显示7。虽然很好奇如果我转入拯救模式的话对分数有多大的影响,可是在还没有知道这会带来什么后果之前,我想我还是不要轻举妄动好了。明天无论如何一定要艾佳帮我找找看这家公司,和王晓寒。天啊,我怎么还想不起这个人是谁呢?


这时,又进入熟睡状态的凌云志却还不知道,现在被搁置在书橱最顶端的审判仪已经累积了5分。他的梦境,大概也在围绕着自己的生日会不会是跟这审判仪有关,是不是和他梦寐以求的飞马跑车模型有关系呢?这时的他尽管熟睡,可是嘴角却流露出微笑,仿佛这梦境快要成真的样子。


神秘的女郎看着手机上显示的两组号码,忍着已经禁不住的笑意,说:“呵呵,这回可还真好玩呢。”

“不过游戏还没结束呢”

(第二章 完——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