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暗钮 第四章

他小心翼翼的把小刀子把外壳撬开,手法之温柔仿佛出劲不小心大一点的话就会把整部机器给弄碎。他仔细的检查所有的接口,发现这审判仪精密的程度竟然达到只要外壳给弄开了就绝对没办法再弄回去。虽然如此,因为怎么说这机器自己实在不了解,所以下手还是比往常更谨慎。他的刀子随着机器外壳的边缘缓缓滑动,每经过一个接口就会听到很轻微的塑胶断裂声响。终于把所有的接口都打开了,他看着这机器的面板,这时的他只要把面板给掀起就能看到到机器的内部构造了。

他缓缓地把包含按钮和显示屏的面板给掀了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把连接面板和集成电路的连接给弄掉。这是呈现在他眼前的,其实看起来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复杂。他拿起手边的放大镜仔细端倪电路板上的元件,后来发现电路板中间的一个元件似乎包含着一块类似手机晶片的东西。他先不忙把晶片给弄出来,反倒是开始启动身边的机器准备探测看看这机器是否是具备发送和接收无线讯号。

“原来这东西也是个通讯仪器,既然是这样,我大概不是惟一一个在这个游戏里面的小角色。”

他看着探测仪器的显示屏上显示的数据,发现这审判仪几乎是无时无刻都在对外发送讯号,虽然暂时看来讯号是已经经过加密处理,但是他觉得传送出去的讯息也不过是面板上显示的所有资料。他再仔细检查这机器,想要确保这机器是不是具有任何的录音功能,大概过了半天他才否决了这个可能性。

几个小时过去了,这是赵硕也开始有了饥饿的感觉,他看着墙上的挂钟,原来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因为一整天都躲在自己常年开着刺眼灯光的工作室的缘故,所以他都没发现外面其实已经是天黑了。

“天啊,都八点了,冰箱好像没什么吃的东西了,就出去吃吧。”

决定好了要在哪里用晚餐后,他小心翼翼的把整个机器给组装回去。不过因为这机器已经被设计成一旦被强行打开,就不能完美的恢复原装,所以他能做的,就是把机器面板好好的盖回去,然后就再把这些东西一并收入保险箱内。虽然还是抱着一肚子的疑惑,不过他想到来日方长,太过急于检查搞不好更容易一个不小心把机器给弄坏,于是就只得暂时按捺自己的好奇心。


终于又是一年一度的农历新年了,凌云志趁着这几天的假期狠狠的跟朋友出去大吃大喝,完全把让他挫折不已的审判仪给拋诸脑后。事实上,这个时候审判仪已经找到了大概算是接下来一年的容身之处——书橱的最顶端。虽然是这样,审判仪仍然毫无问题的继续运作着,虽然凌云志选择了遗忘这机器的存在。在新年的这几天,他几乎没有一天是好好的在家呆上两个小时的,不是和朋友们到处逛,就是在不同的娱乐场所挥洒着仿佛用不完的精力。

就在年初十的这个晚上,他又来到上次遇到那富家子闹事的夜店。就在他们嘻哈玩乐的时候,旁边的小霞突然间旧事重提说当天凌云志是怎样打退那个无赖的。小霞越说就越起劲,绘声绘影的程度仿佛当天出手的人根本就是她一般。这时候的凌云志很不好意思的别过头去想要找找什么有趣的来引开大伙的注意力,只是凑巧的是一转头就看到在同样的角落,那神秘的女郎同样穿着一身黑色得喝着饮料。这时的凌云志也顾不上大伙对他的敬佩和仰慕,丢下了仍然在口沫横飞的小霞自个儿走向女郎。

“嘿,新年快乐,你旁边的位子我可以坐吗?”凌云志对着看起来有点愕然的神秘女郎说道。


才踏入家门,赵硕也顾不着身子的疲惫,就马上冲入书房急冲冲的把拆得支离破碎的审判仪取出来。他先是接上了面板看看这审判仪是不是还是在运作,见到显示屏上的数值都在预测的范围之内,他安心的呼了一口气。记下今天的号码后,他才把刚才落在门口的行李一一搬进屋子里面,然后把该洗的衣服分类好,然后再把行李中的所有东西都放回原处。

他看了看摊在桌子上助理艾佳帮忙领取的信件叹了一声:“怎么大过年还这么多人在发广告信函?不管了,先去洗澡好了,烦啊~”

洗完了舒服的热水澡后,他泡了一杯浓浓的咖啡,看着桌子上已经事先被艾佳按照他处理信件的次序分成三堆的信件。在呷了一口咖啡后,他随手拿起被归类为急件的信件,然后一一拆开桌子上的信件。待他终于把所有的信件都处理完毕后,旁边的电话就猛地响了起来。

“喂,都什么时候了,你最好是有好事要告诉我。”

“阿赵哦,这几天你不在怎么不给个通知啊?你两个星期前给我的那组电话号码我找到一点眉目了可是这几天怎么也找你不到……”

才说完,赵硕才想起两个星期临出发前把一组电话号码交代给老福去打探。这组电话,就是审判仪里面那张手机通讯晶片的通讯号码。

“查到了申请人的身份了吗?”赵硕急急地问道。

“你也不知道是不是贵人事忙还是你真的被作弄,那号码明明就是以你的名义注册的。你是不是看在我那几天太得空才发这样烂差事给我啊……”

“等等,这不可能,我最近也没有申请什么号码,再说如果是我的号码,一月过去了差不多两个星期多,我怎么收不到电话帐单?”

“所以我才说你被人捉弄,因为虽然是以你的名义注册,可是地址却大有玄机。根据我的资料显示,这帐单应该会邮寄到一个不存在的地址,然后申请人已经选择不要收取任何具体的信件,换句话说,所有的帐单都会发给一个指定的电子邮件网址。这个电子邮件地址是一个在公共的服务申请的一个帐号,这个帐号似乎除了收信根本没有被用在其他的地方。有趣的是,我也发了好几个邮件去这个邮址,不过结果大概你也猜到,已经石沉大海啦。”

“那么这个手机号码是什么时候申请的?”

“这个到没有,不过我找到的资料是说第一次的对外通信,是一月一日的零时零分。要不是你现在那么讶异,我还真的一位你在抓弄我这个老人家呢。你说我还能从什么地方下手?”

“你可以传这个电子邮件地址给我吗?我看看是不是有可能看看谁能够帮我差出个什么来?”

“传给你是没问题,不过这个地址我已经拜托公司的那群电脑人和身边的一些朋友去查探,不过结果都是一样……”

赵硕苦笑道:“没有消息吧?”

“正是,其实你最近是不是有得罪什么人?我问艾佳可是艾佳却一整个人欲言又止,其实你到底是不是最近跟什么人有瓜葛?”

“没事啦老福,这阵子辛苦你了,新年过得还好吧?”

就这样,尽管很失望,可是赵硕还是强打起精神跟老福了一些有的没有的。不过这时他却在盘算下一步到底要怎么样,现在虽然看起来还是一无所获,但是至少审判仪还在,现在剩下的线索就是找出那加密讯息到底是发去什么地方。才挂上电话,他就先把桌上散落的信件一一堆叠好,然后就奔向工作室看看之前在运算的解密程序到底跑完了没有。

才打开萤光幕,原本还是兴冲冲的他马上就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摊在了椅子上。

解密失败,字串若不是经过加密,就是本程序无法解读。


才刚起来,凌云志就迫不及待的发送了短讯给那神秘女郎。

宝宝,你说你今天星期天约了姐妹吃饭,明天你总得空吧?我们快一星期没见面了啦,我不管啦,明天下午我们在醇香见!


在没有审讯之下宣判一个陌生人一年后的生死,现在的人都这样儿戏的吗?

在所有的线索全断之下,苦无任何对策的赵硕对着微网志服务输入了心中的牢骚。自从老福那边的追查工作因线索全断后而告一段落后,他自己也试过了所有已知的解密方法可是也无法解密那对外通讯的加密字串。数字在一天一天的增长,可是他的茫然却随着数字的增长一天比一天更甚。有好几次他在梦中看到一张朦胧的身影就在熙熙攘攘的闹市,就在他的面前被车撞飞,被撞的那一刹那他手边的审判仪上的最大荧幕立刻变成“已杀”。

这时候的他无意识的看着旁边的审判仪,客厅的挂钟就在这个时候响了十二下,二月的最后一天就这样毫无悬念的到来了。才一会儿,审判仪的数字就跃升至4905。这时,工作台角落的书突然间坠落,他下意识的起身伸手想要接住,可是一个不小心整个人压在已经被他拆到七零八落的审判仪上,就这样“喀”的一声,他手上的动作立即僵住,然后看着那已经分成两半的主要电路板,他一时不知道怎办,就脚一软跌坐了在地上。


才打开微网志的首页,凌云志就整个怔住了。本来他只是想看看这个星期将要上映的《审判终结者》这部电影的口碑如何,可是没想到映入眼帘的第一则微网志,就是赵硕在凌晨刚发的那一段。


审判仪的操作手册最后一面注明

审判仪如有破损,天马科技将会随即送上替补,此服务将不收取任何费用。

(第四章 完——待续)

杰夫说:拖稿了这么久真不好意思,这次重新修订应各位的要求增加了代表角色切换的分隔线,希望这次大家看清楚整个故事有两个主要角色啦。新年的我过得很好,电影也看了好几部,正在抽点时间写观后感,呵。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