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暗钮 第三章

2011/1/10 不知不觉就来到10号了,艾佳哪里还是没有那个叫王晓寒这个人的消息。审判仪的数字仍然是如说明书内说的不断增长当中,而且这几天的增幅好像越来越大的样子。不过看起来这个数字的增长除了第一天外看起来都挺规律的,不晓得背后是不是有特别的方程式还是什么的?今天的数目暂时是111,目前的状况依然保持在“杀”这个动作。说真的,如果我按了按钮,到底增幅会不会因此而变得不一样呢?

墙上的挂钟已经快要来到凌晨的12点了,赵硕在落笔后怔怔地看着刚碰在手上的审判仪。此时的他,面对着审判仪中最醒目的那颗按钮,看着它中间微凸的设计,看着表面光滑得把他的脸大大的映在上面,看着按钮中他的倒影,想着他是不是应该按下去。他考虑了许久,终于伸出手来快要触碰到那冰冷的仪器上的时候,他又不禁犹豫了一下,是按了就能救人一命吗?可是,对方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算对方反口自己也不得而知呢。

就在他再度犹豫的时候,挂钟突然的响了起来,示意着今天已经是11日星期二了。赵硕手上的审判仪也很快的更新了面板的数字,那就是——133。他看着这不知要怎么解读的数字叹了一口气,于是把伸出的手给收回来,然后把审判仪给小心翼翼的放回盒子内,接着就将之放入书房书橱内的保险箱里头。

可能是不晓得这到底是什么东西,而且围绕在这个盒子的谜团还包括了一个陌生人的生死,所以就算他是多么的好奇,他也只能自己单方面进行侦察。虽然之前他委托了助理艾佳帮忙寻找王晓寒的下落,可是他并没有告诉艾佳到底是为了什么。其实,应该是说,他也不知道找到了这王晓寒要怎么办。此刻的他心里头实在有太多结不开的问题急需解答,可是除非找到王晓寒这个人,要不然他也很明白是不会有任何结果的。只是这个时候就算王晓寒从天上掉下来在他的面前那又如何?这一团糟的迷雾已经让他不知道要怎么好好处理,怎么样好好去分析轻重。

关上了保险箱沉甸甸的门,他又怔怔地看着保险箱出神。保险箱门前挂着的的那个密码锁怎么突然看起来那么像是审判仪那颗按钮,仿佛是受到了莫名的鼓励,他伸出了手使劲地按了一下,按不下去的时候才发现这这黑漆漆的密码锁不是什么按钮,而且就算不是什么密码锁也不能用按的。他摸了摸后脑勺,苦笑着,然后才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向卧房。


“喂……什么?我现在不在家呢……明天星期天,要不你明天下午上来拿吧?好,明天见!”

因为这夜店实在是太吵,所以凌云志是一面往外头跑去,一面对着手机大吼。来电的是小胖,说是要来他家拿什么上星期不小心落在他家的衣服。虽然他完全不记得到底有没有这回事,可是一时之间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小胖又不是没来过。他缓缓地走回夜店内,然后继续仔细地打量四周浓妆艳抹的小女孩们。

“真是的,这些女生难道不知道自己的青春就是本钱吗?干嘛还特地往脸上涂一层晴雨漆,是担心下雨长青苔吗?”一面看着卖弄自己那几分因过度浓妆而有点超熟的姿色的小妹妹,他一面叹息道。

终于回到了自己的朋友群,他很快的就把刚才看到的超龄小妹妹们给忘掉了。在经过一阵叫嚣后,大伙也不知道是突然间断了哪根筋,就起哄着要玩真心话大冒险。才第一个回合,凌云志就很不巧的被抽中,可能是觉得很无聊的关系,所以凌云志选择了大冒险。

“那就……看到角落的那个美女吗?你过去跟她来个爱心抱饱,然后告诉她’今晚就数你最丑’”

什么跟什么嘛?这不是找碴吗?不过既然选择了那也没办法,在众人的起哄下,他于是就鼓起了勇气走向角落的那个美女。这美女张的着实不错,年纪大概比刚才看到的超龄妹妹来的大上好一些,可是脸上却只是略饰淡妆就已经气质夺人了。这美女留着一头和四周小妹妹相比非常不搭的柔顺长发,那如夜空般漆黑的颜色就算是被各种五颜六色的灯光照耀着却仍然黑漆闪亮得叫人不禁动容。美女一面优雅地喝着自己面前的饮料,一面看着手上握着的智能手机,脸上挂着一抹冷艳的笑容。美女的着装相当轻便俐落,虽然从头到脚都是如头发般发亮的黑色,但剪裁却相当合身让她更显得苗条动人。

“嘿,美女,要请我喝杯酒吗?”凌云志还没走到美女面前,就有个长得很无赖的痞子一屁股就坐上美女旁边的位子,然后就睁着怎么说在凌云志看来都像是猥亵的大眼睛对美女说道。

美女仍旧不为所动,眼神依然是专注于手上的智能手机。可能是因为她的冷淡让无赖的脸上顿时无光,所以他恼羞成怒拍了拍桌子,大声的呼喝道:“你知道老子是谁吗?你以为自己有那几分姿色就能对老大爷耍大牌吗?老子我现在要粘着我的女人可以从这里排队到双峰塔去,要她们脱衣服她们不敢脱裤子,你以为你是个例外吗?”

凌云志不管同行的朋友是如何阻止他继续他的“大冒险”,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点酒整个胆量突然间像被充满的气球一样膨胀了。他也不管这无赖是不是什么大名人,此时的他只是觉得自己很想揍他一顿,于是就冲向前挑衅的吼道:“现在你是怎样?你那么爱看人脱衣回家叫你妈好好脱给你看好了”

话还没说完,无赖就一拳挥了过来。还好凌云志以前还算是学过了一点防身术很轻易的就躲过了,他趁着无赖一时脚步不稳,轻轻一踢无赖就突然间整个四脚朝天。这时,刚才还在无赖旁边叫嚣的小跟班一拥而上把无赖抱离现场,临走前无赖还一面恶狠狠地看着凌云志,一面放狠话说不会让他好过之类的醉话。他得意的忘了忘四周,看着刚才让他觉得很恶心的浓妆小妹妹一个个对他放射仰慕的眼神,他这时回头一看,才发现刚才那神秘的女子也不晓得什么时候走了。

凌云志顿时感到无趣之极,才回到朋友身边就嚷着要走了。他留下了大概要付的钱,就黯然的走了。他一面走,一面想着刚才发生的情景。那美女的一颦一笑,不知怎么的已经像是让他着了魔一样,让他觉得就算世界在这一刹那要崩溃,只要她在身边一切就会仍然很美好。然后想着想着那无赖的脸又浮现了,然后想着想着他突然想到前阵子看到审判仪上写什么决定一个陌生人的生死。后来也不知道怎么联想起来,他突然有一种巴不得让这个无赖一死了之,就冲回家看看那审判仪到底是朋友要开的玩笑,还是真的真有其事。

他几乎是用冲的速度奔向审判仪,他此时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就把审判仪的说明书仔细的翻阅,仿佛看多几遍那陌生人就会变成了那个无赖。后来他看到里面写的一句话感到很有兴趣,所以就特别留意了起来:

审判仪的数字每日会依一定的增长率而改变。

一定的增长率,是说有规律的意思吗?如果有规律,那我是不是能够用一个数学方程式来断定到了这个年尾这个数字会达到什么程度呢?他看了看墙上的时间,现在已经是接近凌晨两点了,他看着审判仪上面的数字,然后找了一张纸,利落地花了一张表格,然后把今天的数字给填上去,今天是星期天,一月十六号,数字是271。

话说刚才的谜样美女趁乱走出了夜店后,就对着智能手机刚开启的录音功能录下了这句话:“这该死的傻瓜竟然为了一个无赖强出头,真希望他没有被打死,不然游戏就玩不下去了,呵呵。”

可能是生活最近很无趣的关系,凌云志看到这个有趣的数学问题,就突然间好像激发了一种莫名的热情。虽然他还是对审判仪的最终结果感到怀疑,不过这数字跳跃的游戏对他来说突然间变成是一个有趣的数学智能题。于是,他就每天持之以恒的记录每一天数字的变换,向从中找到所谓的规律出来。

“嗯,今天是419,昨天是379,相差是40,前天是379,相差是38,再前一天341,相差是36。可是如果推算到元旦那天好像不对。那我到底是哪里算错?”

数字的改变看起来似乎是保持着一定的增率的,可是凌云志却怎么也不能把这个规律变成一个数学方程式的。连续一个星期,他在放工后的那一刹那就飞奔到图书馆翻阅以前大学时代学过的代数和微积分课本,想从中找到一些能够揭开这迷题的灵感。另外一方面,他也每个凌晨守望在审判仪前面看着数字的增长,然后核对自己运算出的数值,可是虽然有些时候对了那么一天,可是到了另一天却已经派不上用场。

他不死心的继续尝试,直到有一天他想到,如果换去救人模式,那么整个增率是不是会不同?于是就在一个星期五的晚上,他在凌晨12点来临前转了救人模式,想看看到底数字会起什么样的变化。这个时候还有差不多一分钟的时间,他一面看着时钟的秒针,一面看着审判仪上面的倒数计时表,他的手心不知道怎的突然间整个像是铺满了一层水汽湿湿滑滑的。随着秒数一秒秒的减少,他的心脏也仿佛随着秒数的减少而开始增加跳动的频率和力度。这时任谁人看到他,都应该会觉得这全身颤抖不已然后满额大汗的他是不是生病了。到了最后五秒钟,他不禁开始倒数起来:

“五,四,三,二,一,零!”他一次比一次呼喊得更用力,仿佛越用力数字就会更早改变。可是数到零后,数字并没有马上跳动,他已经忘了数字通常会在倒数表归零后的十秒钟内才会跳动一次。就在他几乎已经绝望的时候,在归零后的第八秒的时候,当他看到数字突然间从前一天的811跳到840,他整个突然间跳了起来,并像是失心疯地喊道:“为什么是840,为什么不是869?”

他疯狂的狂按着审判仪上面的按钮,巴望着数字会因此跳回他认为应该跳到的数字。可是无论他按了多少次,审判仪上显示的数字说不变就是不变,于是他按到累了,就赌气的把审判仪丢到客厅的角落,然后就去睡了。


2011/1/29 今天审判仪不晓得是怎么了,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审判仪的数字有这么大幅度的增长。昨天还只是813,今天突然间增加了87分变成了900分了。今天的工作算是相当顺利,陈先生的单子就快要结束了,我想大概过几天把工作给彻底解决掉和接下来的农历新年后,我一定要把这该死的东西彻底的检查一下。

赵硕看着审判仪的数字很不寻常的改变后,虽然摸不着头脑,可是决定了要彻底检查后,也就不管那么多了。待他完成手头上这颇重要的单子后,他是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把这个东西给彻底弄懂。


谜样美女看了看智能手机上显示的两组数字,不禁皱了皱眉头:“都说了是陌生人,你们什么时候突然间长了该死的同情心出来?!”

“不过看在故事还没完结,我就看你们俩怎么继续玩下去。看来老娘也是时候想想看要怎么继续稳操胜券,要不然……”


经过了快一个月的时间,在一月二十九日的这个凌晨,赵硕到目前为止仍然保持刺杀模式已经累积了900分,而凌云志大概是因为转到拯救模式的关系导致增幅骤减变成了840分。这时赵硕仍然瞪着审判仪上的按钮,在盘算着是不是因为突然间增加了那么多分,而打算按一下那颗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他按下去的那圆圆微凸的鲜红色按钮。

他再次伸出了手……

(第三章 完——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