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当祝福有了价钱

有时候一些人很爱装大气,我承认我也是其中一个,因为这种人很爱翻旧账,然后用我其实不介意这句话来总结。这时候,有个可以跟你说真话的朋友是个很重要的事情,因为这个朋友会告诉你,当你把事情还挂在嘴边,根本就表示你还在意。其实我的情绪管理并没有很好(EQ低),所以心情的起伏可以很大,但是我都尽量让自己不要把愤怒的情绪带到第二天,因为很无谓。这件事情虽然事后再说已经没有了情绪,但是我不能否认疙瘩还在。于是,这里写出来,是希望自己说了这最后一次后,不再到处乱讲(讨厌的事情,每repeat一次,就会往夸张的方面更elaborate多一些)。

新年的时候收红包是个很快乐的事情,其实就算里面只是是张红纸写上“身体健康”,我还是会很高兴的。因为年纪渐长的关系,其实除了几个人外(好啦,我还是市侩的),其实收到很多人的红包象征着很多人愿意把喜悦和祝福传给你(是的,我应该还收着一个装了纸巾的生日红包,呵),而里面装的钱因为不会直接让你马上更富有所以根本不是重点。

会说这个,是因为自己身上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个人觉得处理不是很好,所以有必要提出来。最近越来越多身边的朋友有开始涉及出版一些物事,而且数量暂时虽然没有每年递增,但是每年总有几个。好啦,当有人出版东西,身为朋友,交谈间祝福下似乎应该不是什么突兀的事情。好啦,我就说了希望他参与的书大卖畅销洛阳纸贵之类的话,可是他接下来就丢了一句我觉得之后我接得不太好的话。

对方(有些人知道是谁了,但是除非有人对号,不然我不说是谁)接下来问的问题是我应该去买一本,不然我的祝福不会应验。我觉得我的问题出在,我接了这句:“可是我不看这类文体的,你一定要这样让我显得很虚伪么?”,问题应该是出在后面那段(是的,我说话不经过大脑)。可是洞已经挖了,对方也很顺势推了我下去,接着就说了让我心碎到极点的话:“你那个祝福已经不值钱了”。

值钱,他用了值钱这两个字,虽然事后我多么希望他是说价值而不是值钱(虽然两者没有太大的差别)。当他说了值钱这两个字,是不是说世间的每句祝福语都无形中有了一个monetary value?然后每讲一次都有权利跟对方收钱,然后可以放进一个account里面的意思吗?

我必须解释为什么我下意识会这样接,为了让前一句成立,比如说他出了一本靓模写真,但是因为我不看,所以我觉得一起浪费我的钱去买,然后丢在书橱等发霉是很折堕,也很侮辱作者的心机。所以文体不对,而且买了也没有好下场的书,我是不买的。至于下半段,是不是虚伪,其实主要是个玩笑,没想到后来变成了一个挖给自己跳下去的无底洞。

所以,总结来说,也就是说,下一次我如果有幸出书,每个祝福我书畅销的人必须真的要把祝福付诸于实现,一定要买?

再说,这阵子我心情因为大学入学的结果迟迟没有出来很低落,虽然我不可能记得谁祝福过我good luck,在什么地方祝福过,可是每次有人肯这样说我当下心情的确是会好一点的。可是,照这个人的逻辑,我是不是要祝福我good luck的人跟一堆人去抢黄大仙(对不起,我这电视小孩不知道做什么会带来好运,这只是个比喻)的什么物事给我才叫真的mean it?(这里要感谢每位在这段期间给我任何形式鼓励的人)

或许说了这么久,会让我介意的点,应该只是那句话——我的祝福已经不值钱了。当一个人的祝福被赋予价值我觉得已经很可悲了,现在还是用金钱衡量轻重,还有什么比这更可悲?当一句话已经有了价钱,下一步,是不是开一家店专门贩卖祝福已经是理所当然的(虽然我觉得这门生意很多人已经在做了)?

虽然不至于到断交(不过此文一出大概也差不多了),但是我会记得下次不要祝福这个人,因为我付不出那笔只有他才晓得的价钱(是的,潜台词是我很小气)。

舒服晒~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