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妄念

吃早餐噜!看着眼前丰富的早餐,有一大碗昨晚就放到电子砂煲里滚一个晚上的白粥,然后有香香的芙蓉蛋,加上半颗咸蛋,算起来可真是个美好的早餐呢,不是么?吃了两三口,好像有点不对劲,啊!好像弄少一人份,糟糕了!于是就赶紧冲到厨房,不过因此好像发现了更多有问题的地方,怎么少了个水杯?那可是他最爱的水杯啊,而且还是我买的生日礼物耶,到底丢到哪里去了?该不会……应该是放在房间没错。

于是乎,这人就奔到房间去看到底这谜样的水杯到底是不是对方放在房间内忘了拿出来。结果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就怎么也不见水杯的痕迹。这不可能的呀,一定是什么地方不对。在全然无意识间随手开了两个衣橱的其中一个,结果在发现里面空空如也的时候更加感到诧异,怎么那么空?怔怔地看着衣橱老半天,后来像是脑中的暴走按钮被人按下了一样,就发疯似地开始地摊搜索家里的每个角落,誓要找出所有可能的线索。

浴室里只有一副沐浴用具,毛巾只有一条。那茉莉香精的沐浴乳和薰衣草味道的洗发精去了哪?还有那粉蓝色的毛巾呢?盥洗用具牙膏牙刷只有一支,洗面乳也只有自己的。那专对付敏感牙龈的粉蓝色细毛牙刷呢?还有那刚买回来电视上广告还在打的须刨呢?还有刷了满口柠檬香气的牙膏呢?以及那没有美白功效的护肤品全部怎么也跟着不见了?浴室不过也才那么大不是么?神经质的这人还翻了马桶的蓄水池确定东西不是藏在里面才悻悻然带点茫然地到下一个地方搜查。

到了书房,只发现排排摆放着的六个落地书橱只有其中三个是塞到爆满,仿佛再多塞一本就会爆炸。诡异的是,另外三个却空空如也,而且整个书房还整理得干干净净,尽管是空着的,还是一尘不染。这对比,怎么看就怎么诡异,明明这六个橱对于现有的藏书应付起来是绰绰有余,但却故意空了三个。一面骚着头,这人一面开着书桌下的抽屉,却发现该出现的文具全部也跟着不见了。奇怪了,满橱子的金庸卫斯理全部不见了就算了,怎么文具也跟着凭空消失了呢?难道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总不能把买来的饮料也搬走吧?一面想着,一面就回到厨房寻找更多应该会在的东西。啤酒,影都没有。红酒,只有自己前两天贪小便宜买回来的廉价货色。他最爱的汽水总会有了吧?仿佛是某人突然想要过上健康低糖的生活,自然一罐都没发现。这就奇怪了,再打开冰箱,结果里面四个隔层只有其中两个是满的,同样也是满到快泻出来。明明可以放到另外比较空的部分,却只看到除臭用的一包炭粉。

游戏机是一起买的,总不能抬走吧,一面心理想着,越来越沉重的脚步开始缓缓地带着疑惑不已的这人走到了客厅去。游戏机还在,好险,可是……怎么遥控摇杆只有一副?不会吧,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竟然还带走,也太过分。那唱片就不会带走吧,抬头看一看摆满唱片……应该说是其中一半摆满了唱片的橱架,才始然发现有一半的橱是空着的,如同书橱一样。

怎么会那么刚好?也顾不上吃早饭了,反正折腾了这么时分菜也已经凉了,就算不是也没胃口再吃了。后来,像是灵光一闪一样,啊!安全套总会还在吧?虽然为了想到这个而感到害臊,但是脚步却陡然轻盈了起来回到了房间,只是翻了那一边的床头柜发现又是空的,真见鬼了,这到底是怎样?这时,双脚就像是突然灌了铅一样,已经瘦弱不已的这人已没有力气抬起它们只能跌坐在诺大的弹簧双人床上,忽高忽低地弹动着。

紊乱的思绪,随着在弹簧床上,如同身在惊涛骇浪的小船上的弹动,而变得更加凌乱。想要试图整理出一个所以然来,可是想了老半天却怎么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是出差么?好像也没听说过,也没有迹象,也从来不见他去弄什么护照什么的,而且算起来护照也要更新了,不可能。离家出走么?老家在好几十里外的乡下,而且离上班地点偏远,不可能。可是搬走到别处,也总不能搬得如此无声无息吧?

想到安全套脸先红了,明明前几天才有很愉快,但怎么都不见了?还有算起来应该剩下三只的,本来还想趁药妆店这两天大减价进货的,所以还要买么?本来还想买个不同口味和造型的,可是现在……啊,好害羞。环顾四周了一阵子,脑中突然蹦出了一个想法,啊,怎么没想到!明明就是去旅行了,去了爱尔兰啦,难怪衣服都不见了啦。一定是的,前两个星期才听他牢骚怎么移民厅的人办事怎么那么慢,是啦,肯定就是那时候换了护照啦。

一面就为了自己终于想到了原因而感到兴奋,这人一面冲到书房拿起了手机翻查行事历看看是不是有记录什么。结果在两个星期前的某一天果然看到有相关的记录,都说了嘛,明明还是我开车载他过去的。好啦,饭菜都凉了,还是先吃好了。一面拿着手机,一面心不在焉地喝着粥,手上就一面看着手机讯息的记录。真是的,明明知道漫游很贵还一直回短讯。尽管词句是抱怨,但是在很发达的脑内小宇宙剧场里却是上演着无限欢乐的剧码。

吃饱喝足后,再翻翻行事历,才记起今天约了人喝茶聊天。真是的,都快忘了这事情。可是在这之前还是要先把屋子打扫干净,要是那天积了灰尘他回来肯定是要大大地生一个气,到时候又是三两天不跟我聊天,这划不来。在看了看时间发现还有好几个小时,这人就赶忙趁空在这个美丽的星期六清晨,给已经很干净的屋子来个小小的大扫除。弄了老半天,集在一起的灰尘看起来比煲汤用的那撮盐来得还少。实在是太厉害了,竟然可以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把屋子维持得如此干净,虽然听起来很不要脸但这是事实,没办法。

真希望可以有一次可以一起出游啊,每次都丢下我一个人在家,真是的。一面洗着澡,脑海里就开始在思索着是不是真的在交往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游过。也不可能吧,不过看来事实也是如此就只好算了,竟然还真的没有一起去过什么地方度假。咦,还有到底交往了多久呢?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想到这种很细微末节的事情总是印象很模糊,没办法啦,为人太粗线条,而且也不能什么事情都往行事历和手帐里面写吧。

可是这不是意味着少收了很多年纪念日的礼物吗?可是换个角度,对方也一样很亏啊,还是打平,也就只能算了。不过纪念日是什么时候倒是真的还说不上来了呢,当初真该在行事历里面放个记号什么的。不过后悔也是没用的啦,唯有等到回来的时候再看看怎么敲他一笔好了,同事都说公司楼下的海鲜餐厅很美味,而且够贵,嘿嘿。想到这里,脑海中满满的都是蜘蛛蟹爬来爬去的情景。

一边换着衣服,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这人就开始动念是不是要买件款式差不多一样的男装。这穿起来很舒服耶,当初真该买多一件,不然每次他都穿一样的衣服真的成何体统。感觉对今天的造型一切都没问题了,看着镜子里面的倒影,脑中想的却是,这阵子都有在往健身房跑,那穿在对方身上一定是极为好看,能媲美杂志里面做作的那些模特儿了。我男人走出来你们这些二打六还不失业么,哼!

一上车,就看到车子倒后镜上挂了一只小东西,心情也随着亮了起来。这买回来给我的手信总算没有带走,不然旅行回来罚睡一个月客厅也难消我的一肚子气。一路上,这人一面听着唱机播出来的音乐,就跟着一面哼唱。这是他最爱的唱片耶,竟然没带走哦,真走运,大概是来不及到车上找吧。看吧,都说了要早点收拾行李,每次都是临出门才弄,难怪会漏掉,不过也好,至少有这张唱片,不然感觉会很空虚的咯。

开了一阵子的车,终于抵达了目的地。一面吹着口哨,一面就进到这朋友的办公室内。真是的,竟然还要约在办公室,知道你工作狂啦,可是今天是周六耶,说得好像是我周日工作时间过长是我问题一样。虽然满脸堆满了笑容,但是小剧场内这时候肯定是在上演着演员被诅咒集体翻白眼之类的剧情。算起来也很就不见了,距离上次见面大概也差不多两个月了吧,是说你这人怎么那么不专心,一面听我说他的事情,一面还要皱着眉头写着报告还是什么的笔记。

“本来好好的,怎么剂量一开始减少就又在次回到之前的状态了呢?”,看着眼前的这人一直说着自己男朋友这阵子突然去旅行的事情,治疗师一面皱着眉记录着,一面翻查之前的报告,然后一面疑惑着。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