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忘念

啊,又忘记写功课,还好今天早到学校有点时间可以赶在上课前把它写好。正当疾笔振书之时,老师突然毫无预兆的提早了十分钟进教师。就在内心还没大喊糟糕前,一颗震撼弹在记忆深处又引爆了,啊,上星期已经交代今天还有默写,所以才会早到啊。这次完蛋了,还有一大段的功课还没写完不说,这次的默写肯定完蛋了。结果自然是功课交不及就算了,这默写一个字都写不出来还不是吃蛋么?

一面翻阅小时候的日记,虽然当时候自己总是发生很荒谬的事情,但是事隔多年后的今天却没办法笑出来,反而越看越不开心。如果时光再回到从前那该有多好,尽管会偶尔很烦恼,但总好过现在想要忘记一些事一些人,却偏偏越是尝试,就越是印象深刻。说到记忆这回事还真的很妙,依然忘记的事情仍然记不起来,但是忘记事情的后果却历历在目,就算印象已然模糊,但一翻阅以前的日记就陡然清晰起来。

接下里的日记仍然不乏以前忘东忘西的“伟大事迹”,仿佛记性差是个值得自豪的一种本事。是啊,能够忘记事情可能真的是个很幸福的事情,是个了不起的本领,可怎么成年后记忆力反倒变强了。前几年还记得自己常常忘记前一天晚餐吃什么,但是几年后却连前天早餐吃了什么都如数家珍。是生活太枯燥么?也不尽然,反而为了试图让自己遗忘事情,后而以身试法坊间的传说,来刻意让自己更忙碌。

可是忙碌使人健忘的传说并没有应验,反倒是因为琐碎事情变得更多了的关系,而让自己无意间做事开始找到方法去组织思绪,进而使得零碎的资讯记得更牢靠。这几年做事不仅更有效率更可靠,那别离的痛也跟着一天比一天深刻,仿佛每次想起相关回忆,就会在骨子内留下更深的印记。古人说的刻骨民心也不过如此吧,这词也太贴切了一点。

他最爱下象棋,为了让彼此有共同的话题,所以硬是逼了自己也参与了这个游戏。还记得经过了几次约会发现也没什么事情能做了后,某天就在一起看电视的时候突然间一套象棋就摆在了面前。也没说什么,也没有机会拒绝,反正交代好怎么记下每一步棋后两人就在一个无聊的午后下了几盘棋。这分明是欺负嘛,本来就不是心机鬼,所以常常没几步棋就死光光了。

接连几次约会下棋都无法取胜后,眼见自己也开始不怎么耐烦了,所以过了几次后就变成每天每人只下一步棋。听似简单,但因为每天只有一颗棋子,要下好还是得花很多心思的。渐渐地,双方的问候不再是早安午安晚安,往往是对方一早就把该走的那步发来了,然后考虑了一整天,等到晚上临睡前才施施然回复接招的那着棋。刚开始的时候虽然还是死得很快,但是过了几个月几盘棋后,双方的拉锯越趋吃紧,也越下越久。

拿起了自己的运算棋子走势的本子,就顺手翻了翻当时做的笔记。因为是软件工程师的关系,后来为了不输得太难看,就逼着在每下一步棋先看看算算想要走的棋子,在三五步内会不会引发什么很糟糕的后果。虽然是没有办法如超级电脑可以每秒运算几千步,但一天只是一着,预算那三五步,也聊胜于无吧。翻到了最后还在进行中的步棋记录,一时兴起就拿出了棋盘跟着记录一步一步走着。

到他了,如果换成是我该怎么走呢?

有时候,只有在分开后才知道对方在自己身上烙印了一些什么。除了下棋外,本来藏书只有满是字的书橱,这几年倒是多了一些漫画。这些代表着对方的漫画本一直都在书橱里安详的并排着,也从来都不忍心去翻开来看里面到底画了什么故事。感觉上这些后来才进驻的书本仿佛注了一丝灵魂,一经翻开就会消散无踪。留下的东西那么多,是要怎么来放下,怎么来遗忘呢?

那是一副崭新的眼镜,可是却恨透了,要是不见了有多好,可以买多一双新的。一面在路旁等着校车,当时年纪还小的自己一面暗自盘算着。当然,如果真的不见了搞不好会被打到开花,但是想一想其实也很过瘾的。等了好一阵子,校车终于来了,一群学生就很欢快的朝之飞奔了过去,当然也包括了希望新眼睛凭空消失的这小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值得高兴的事情,车子开到一半,糊涂鬼发现了眼镜不见了,什么时候发生的?着急也来不及了,现在离学校才有五分钟,要转回去看看是不是掉在路边已经不用想了。

想当然,当晚换来的是一场精彩绝伦的痛打。

有时候,忘记一件事情来得就是如此自然,如此毫无痕迹。可是为什么最想遗忘最想丢掉的这段记忆,偏偏就是如猛鬼缠身一样甩也甩不掉?是老天要惩罚当初用情太深,把过多的爱放在错的人身上么?可这又何错之有?意识到已经是泪流满面的时候已然是过了好一段时间,眼前的棋盘依然停留在自己当时走的最后一步,可惜第二天一早却等不到接下来的那一步。

什么时候,想重新学会忘记变得如此遥远?曾几何时什么都可以忘记的那个人到底去了什么地方神游去了?那个会在学校书店前发现自己又忘记自己那里掉了钱,在老师面前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人是死了吗?还记得那个时候,在店门前哭了老半天让对方又是劝的又是哄的,只是每次想到回到家,可能又会因此被打得死去活来的时候,眼泪所什么就是没办法停止。最后没辙的老师只好说帮自己出那笔钱好了,哭了老半天揪在一起的那张脸才稍见舒缓了起来。

每次听到这些荒谬事迹时,对方英挺的脸孔都会因此扭曲成一团,只差没有滚倒在地上。怎么可以这样糊涂?明明不是什么欢乐的遭遇不是吗?可是每每说完,尽管不愿意,但却还是不得不同意,怎么年幼的自己会这样丢三落四什么都能忘,老天一定是当初忘了在脑袋里装个固态硬碟。不过这样也好,至少那次全然不记得另一半生日,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接受另一半是个失魂鱼。

吃着晚饭的时候,桌子上都不是自己最爱吃的。这真是太可惜了,这糖醋鱼是刚学会的新菜色,只是也好像没机会得到任何反应,哪怕是嫌弃也没关系。虽然晚餐只有一个人吃,但是饭桌上仍然摆着一如往年的三菜一汤。真要说分别,除了少一个人吃外,其实厨师也换了个人。说要多吃点菜,所以剩下的两道菜都是水煮的青菜,都是曾经有人最爱吃的油麦和香港芥兰。至于那碗汤,就是每次让对方胃口打开多吃一碗饭,用萝卜番茄马铃薯洋葱再加一片瘦肉熬成的汤。

一个人的晚餐,尤其是对着那么丰盛的菜肴,是多么的寂寞,但也习惯了。

丰盛的晚餐只差一份甜点,真该遗忘的画面又毫无预兆的浮现了出来。那是个阳光灿烂的午后,用过了午餐,兴致一来也不由分说,就牵着自己的手拐入了便利店内。也不管人家是不是刚才已经吃得饱饱的,也不管人家是不是一惊来得及发表任何意见,另一只手抓起了两个甜筒就付账了。回味着当时两人手牵手在街上吃着冰淇淋的画面,再咬一口手上同样的东西,入口的不是甜腻的滋味,而是满满的悲苦。

今天刻意没买蛋糕,因为买了也不会有人吹蜡烛,而且不是说早就该忘掉了这个人么?在朋友面前要伪装心里早就没有这个人说真的不很难,一两个月大家都信以为真,但是过了好几年身边从来都不见任何人,大概大家也猜到了他其实还没完全离开,只是从来没有人想说破。口口声声说已经放下已经忘记,但是不是真的忘记,只有自己最清楚,棋谱、书橱、晚餐甚至甜品都是不容忽视的佐证。

今天是他的生日,适逢那出不完的漫画又有新一期上市。书橱早就空出了一个位子,让给又一本还没拆封的这本漫画。或许,自己一直都搞错了想念的对象,一直都自以为是在想念遗忘的本事,可是实际上却更像是在四年前的这天下午,因车祸离开了这世界本该开心上班的寿星。本该是最快乐的一天,事后还发现车子内还有两个崭新的指环,谁又会想到一场车祸却一切都化为乌有了呢?

告别式的那天,拿着一束他百合花,就站在室外一直到仪式结束。家属自然没有什么好的脸色,要不是说过不喜欢看到自己哭,不然怎么还可能强装冷静一直坚持着。那剩下的一个指环仍然好好的放在面前的盒子内,是跟自己手上无名指戴着的一样款式。没有花俏的设计,也没有华丽的线条,那纯粹就是一对普通之极的对戒。说起这对戒,要不是妹妹的怜悯,恐怕这事也跟着冷冰冰的尸体深埋在六尺以下的地底去了。

“我真的应该遗忘的,根本就是一直都放不下的你”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