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旅念

外邊下着綿綿的細雨,冷冷的空氣不斷地灌進這家小小的咖啡店。一邊喝着暖暖的熱巧克力,他怔怔地一邊看着攤在面前的書。這是一本已經擺在書櫥上許久的書了,可是一直沒看完。前幾晚就在收拾行李的當兒,這本書正好從爆滿的書架掉了下來。或許這是上天的旨意吧,當時看了看封面,就不置可否的隨手放入了隨身的背包裡。只是這幾天行程都排得滿滿的,若不是因為這場雨,說不定這書就要原封不動跟着回國了。

口中殘留的那股可可的香氣,彷彿敲醒了一段沉睡已久的記憶。記得那一次也同樣點了一杯熱巧克力,兩人圍坐在店門外在樹下的露天座位聊着對未來的憧憬。那是一片多麼美好的前景,坐在旁邊若有留意想必也會心蕩神馳。可不是嗎,憧憬總是美好的,可現實說不定真的卻是及其醜惡的。誰也沒想到幾年後的今天,會落得自己一個人在同一家咖啡店,喝着同樣的飲料,陪伴的只有一本書的這種下場。

窗外的雨依然沒有停下來的蹟象,他無聊的翻着書本的內頁,可心思卻全然沒在之上。昨天又去了一次那家鄉間小廟,那第一次相遇的地方。還記得那次自己走了好久才找到了那地方,所以一抵達就找了個地方坐下歇息。廟裡其實也沒多少人,放眼望去只見另一個外國人在全神貫注地看着手上的地圖。若世界上有一見鍾情這事的話,那這一刻應該就是最佳的例子。雖然長得也不是怎麼出眾,可是認真的臉容搭配菱角分明的輪廓卻顯得此人無比閃亮。

猶記得當時旁邊也沒什麼人,看到正在角落歇息的他,這人就拿着地圖過來問路。好在雖然對這地方也不太熟,但是剛才摸路過來是有經過這陌生人要去的地方。想到反正也沒事,也想到同是這片土地的過路人,當做交個朋友總也沒壞就自告奮勇帶路去了。一路上他倆在聊天中才發現彼此不但是同鄉,而且還正好住在同一家客棧,是說這一切好像也太巧合。最後,雖然走了老半天還是找不到對方要去的所在,但是總算還是趕在天黑前回到座落在市鎮的旅館。

言談甚歡的兩人雖然對此有點掃興,帶路人也有點懊惱怎麼就是找不到那個地方,可是雙方還是約好了分別洗完澡後一起出去找個地方吃飯。是夜大家相處甚歡,還一起逛街再看了一場文化表演。可是他卻絲毫沒把心思放在景物上面,整趟旅程最大的收穫反而變成了是認識了一個新朋友。接下來的幾天兩人都是形影不離的一起亂晃,半途遇到的好一些人一開始都還以為這兩個人是在談戀愛中呢。

雨似乎越下越大了,本來只是想說坐一下現在看來沒呆個一時半刻是走不了的。翻着翻着,書裡掉出了一張便條紙,上面寫了幾個曾經那麼熟悉的幾個號碼。有多久沒有撥打這個號碼,有多久沒有收到這號碼傳來的簡訊,甚至電話了呢?下意識地拿出了電話,看着撥打電話的界面,號碼也按下去了,呆呆的看着那諾大綠色的按鍵卻不知道是不是要按下去。

或許生活真的沒那麼多巧合,當時由於他先到幾天,所以也比較早離開。臨行前的那個陽光猛烈的下午,兩人就坐在這家咖啡店前大樹下的露天座位聊着天。說着說着對方就從行囊裡拿出了一本書,然後隨手拿起了放在桌上點餐用的便條紙,寫下了自己的電話號碼。這本書送給你吧,對方如此說着。回國以後他倆依然保持着聯絡,過不久,書也還沒看完就開始正式交往了。

旁人都對他火速墜入了一段戀情感到有點驚訝,尤其是之前這人斬釘截鐵表態說談戀愛不是要追求的目標。說來也是,誰會想到一個工作狂會突然間陷入熱戀,還愛得如此癡狂如此深刻?回想起來也覺得當時實在也有夠瘋的,或許情感壓抑太久,引爆的力道如此驚人想來也着實正常不已。話說回來,有哪對熱戀的情侶,在外人看來是不瘋癲的,大家都是這樣是也沒資格對別人的戀情說三道四。

這這次的旅程都一直在孤零零的情況下度過,身旁的空位像是老天送給自己的一大諷刺,提醒說這本來是有一個人的。也不知道是有心還是無意,整段航程他都避免把眼神轉到身旁的位子。彷彿坐在旁邊的不是一團空氣,而是個凶神惡煞的怪物,一經對眼會把自己一口吞掉。下機領了行李想說自己另外找個地方住好了,可是還是陰差陽錯跟了舉着寫了兩個名字的牌子的工作人員上車了。這客棧的接送人員像是大概也從臉上的表情猜到了什麼,所以一路上也不怎麼問為什麼只有一個人這樣。

這幾天的行程其實早就安排好的,昨天去了那間第一次見面的小廟,傍晚回旅館的時候總算找到了上次找不到的那個地方。如果當時他也在那該多好,上次回國後因為還是找不到這地方想起來還耿耿於懷了許久。這次找到了本來還以為會有一點欣喜,但是一踏入了門口,心裡卻涌出了一股酸酸的感覺。來這裡到底為了什麼,是為了要證明什麼,還是以為可以挽回什麼?

雨越下越大了,彷彿是要狠狠地挖出這人塵封了許久的記憶方才罷休。喝着變涼的熱巧克力,那股微微苦澀的味道也越來越濃烈。看不下眼前的書,說是大雨讓人心情煩躁,可是人誰都看得出這只是個藉口。終於他放下了這本書,放下了手機,靜靜地聽着綿綿不絕雨滴打落地面的聲音。聽起來雖然是吵鬧不已,但是不知怎的,卻有着一種莫名安定心情的力量。

走在滂沱大雨中,不消一陣子就一身溼透的這人看着身旁奔跑的人們。奔跑的無論是旅客,或是當地人都跟這人的相對靜態形成了一個極度的反差。好在這雨勢大歸大,老天卻也沒雷聲大作。他漫無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也謝絕了好一些人遞過來的雨傘。淋了一身的爽快,雖然寒風不斷吹來,卻也不覺冷得徹骨,心裡反而感覺暖暖的。或許這是老天撫慰我的方式吧,心情也因此陡然開朗了起來,一拔腿就往前奔了幾條街。

“就這幾天吧,我們去年就在這天認識的,還記得嗎?”,約略半年前,搶購廉航機票的那個深夜,對方如此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