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前路

「滾,我永遠不要再看到你!」,捶門聲跟咆哮聲很是熟悉,但到要趕出門這是第一次。

一般十多到二十歲的女子,是芳華正茂的年紀。如果不是忙著談戀愛,大概就是忙著為理想奮鬥。可是她卻孤身一人,坐在不知前往何處的列車裡。應該說,此行本來就沒有既定的目的地。此刻的女孩淚眼娑娑,一手是手帕,另一手是又一個袋子。這邊的眼淚還沒擦乾,那邊又掉了一把斗大的眼淚。曾經信誓旦旦說要守護到老的懷抱,早就隨著堆積如山的債務不知飄到哪個角落去了。

此刻外頭下著的是綿綿細雨。女孩眼前的玻璃窗,因為雨點的關係佈滿了一顆顆的水珠。每一滴的水珠,都像是老天為她流下的淚水。有時候降下來的雨水,會打在了原本的水珠上。這些越來越大的水珠,有時候就會隨著列車行進往反方向流走。那流動的水珠,似乎就在呼應女孩順著臉頰滑落的淚珠。

「滾,我永遠不要再看到你!」,母親的那一句話,到現在仍然言猶在耳。

捷運上的人影不多,大概是因為週末。放眼望去,乘客多都是休假的外勞。或許是顧及到語言不通,大家都只得在旁觀望。就算是本地人,大概城市人生性就比較冷漠,同樣也沒人上前關切。一團冰冷無形的空氣,彷彿就這樣把女孩跟社會大眾們給隔開來。

剛上車的人看到這,無不對車上的乘客打眼色試探著究竟。可是畢竟都是陌生人,沒人知道事出何故也只能面面相覷。坐在旁邊的那位安娣顯得有點坐立難安,若非周圍都沒空位子坐她大概也不願意坐在哪吧。女孩的抽泣聲,仍沒有停止的跡象。想必這等冤屈,內裏大有文章。

「滾,我永遠不要再看到你!」,她拖著大包小包的行李,才跳上計程車眼淚就決堤般地灑落。

畢竟是親女兒,加上是過來人,母親不用猜也知道。那來不及隱藏的孕吐,就像是引發了埋藏在她心裡的地雷一樣。你這不要臉的拖油瓶!那爛東西不要臉妳貼著他還懷了這孽種!好哇人都走了留妳在這丟我的臉!你爸都不要妳我當初怎麼不捏死妳這爛貨!

一切的進展快得叫人措手不及,她為了躲過母親的暴打逃到了房間。情急之下也不管了,就抓起了幾個行李袋草草收拾起來。伴隨門外砰砰的捶門聲,是多麼熟悉的破口大罵。在列車裡不知道因由的人們,根本感受不到女孩腦裡那揮之不去的咒罵。

「滾,我永遠不要再看到你!」,這下她該高興了。

一直到中央車站,她似乎想起了什麼匆忙抄起了行李步伐蹣跚地下了車。站內指示牌很清楚,但就是沒指出女孩前路是何方位。看著下一趟列車快要到站,她眼睛一閉,心跳在落地前的一剎那,彷彿率先停了。

後記

我其實很喜歡這個模式的寫作方式,但今年內好像有點太多了。這裡說的是不斷重複一段關鍵的對話,來推動故事的敘述方式。這份功課是交給另一位小說班的老師,也是他本人第一次正式收到我創作的功課這樣。之前幾次上課他本人耳提面命說不要學文學大家的行文手法,沒想到這次交上去就中了被說很像黎紫書。聽到的那剎那心情其實頗複雜,一方面說像前輩當然某程度是好事,但是另一方面⋯⋯我很不熟悉她的文本。算起來我只看過一部長篇ish的《告別的年代》,跟一本看不完的《暫停鍵》散文集(太黑白灰了不太喜歡)。

過後上完課再問老師說要如何改進,他只留了一句說用更抒情的方式去寫可能會比較好。

抒情?

一個上完課留下滿滿問號的下午。

(這也是為什麼我可以上微積分然後很開心離開教室的原因)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rachelcore 可是我是理科人,沒有絕對答案很叫我抓頭呵呵呵呵

author
Jeffrey04
date
2017-10-12
time
00:45:52

呵呵,这就是文学,没有绝对的答案。

author
rachelcore
date
2017-10-11
time
10:49: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