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搞完鐵路,來搞飛機好了

最近心情很是煩躁,常常看着電腦發呆,明明是一堆事情燒到屁股了卻不知道如何下手。今天趁着跟表弟到銀行辦點手續,就繞到了市區的電影院看了這部等了還蠻久的《Flight》。是說Denzel Washington算起來連續幾年上映的電影,都跟公共交通有關。若這是個巧合,這也太過像是電影情節,是說下一部會是船難或……重新拍攝《Speed》系列麼*無誤*?知道這部電影,其實要拜預告片所賜,雖然有在暗示空難不是主要的劇碼,可我真的沒想到空難只有開頭可能才不到一小時的戲而已。

我應該有說過儘管看了很多次Washington他本人掛帥的電影,可是我一直對他長相的印象很模糊。可是一如Taking of Pelham 123裡的角色,這次的Captain Whiptaker性格上也有點缺陷,這次他是個酗酒者。可惜的是,礙於片長,加上這是比較在探討面對自己良心的電影,所以並沒有觸及酗酒成癮的原因。可是如果要推測,其實算起來應該是跟工作上有點關係。從空服員Margaret的台詞聽來,航班的工作人員一次航行的時數感覺相當長。或許是為了減輕壓力,所以Whiptaker選擇了喝酒,進而為了讓自己有精神開工開始吸食興奮劑(可卡因?)。

Nobody could’ve landed that plane like I did.

儘管空難的主因不是因為他酗酒,可是畢竟還是死了六人。電影裡也有交代,十個在事後參與模擬的飛機師,在面對一樣的災難時的測試,結果出來沒人能夠在現實生活活着登陸。是,大多數人都生還了,是,墜機不是酗酒造成的,可是電影在最後交代了法官說的一句話——Whiptaker辜負了大眾對他的期望。是說比較可惜的是,有點過大於功就是。可是深層再想,可能要坐一輩子的牢,卻好像已經輕判成四五年,也算待他不薄了。

這句話其實在電影裡重複了很多次,說最多次自然是設法逃避法律責任的主角。可是當差不多一句話從副手說出來,意義就大為不同了。其實說到副手這個角色,他的心情轉折我有點不太瞭解。一方面厭惡酗酒的機師(可能也覺得自己不能再飛對方責無旁貸),可是另一方面卻也很清楚若不是這位機師的急智、反應和直覺,自己的一條小命早就完蛋了。最有點令人毛骨悚然的是,我可以瞭解這個人又要扮演救贖者的角色,但是旁邊那個女朋友開口閉口就是讚美上帝什麼的,還是讓我有點不以為然(是說身邊也有這樣的朋友,對於這樣的信仰我尊重但我不會有好感就是)。

或許不肯承認自己過錯,還得歸咎於這句話的推波助瀾——“You’re a hero, man! You will never pay for a drink for as long as you live.”。可是電影裡面也說了一句很現實的台詞,儘管大部份乘客都生還,可畢竟還是死了六條人命。面對如此的災難,人們都想要追究責任來找個人來罵。說實在這部份劇情寫得很貼切,現代人尤其是網民很愛追究責任,只是很多時候真的輪到他們嗎

Makes me wanna sniff some lines and go fly a jet!

不知道為什麼經營這種大眾傳播系統的高層,在Unstoppable裡甚至到這部電影都不討喜。這次是老闆出臉,也很明顯看出來他的心思並沒有在良善經營這家公司。電影裡的台詞也說得很明白,這個人的事業輕重是放在什麼上面。若不是要照顧到工會的需求,若不是航空公司有在鑽錢,若剩下的是一家會吃掉棒球企業賺來的錢的公司,他早就收檔不作了。飛機明明得去檢修卻沒有,事發後追究責任也從來沒有想到是自己的問題。終於找到了一個可以推出來擔這個責任,難怪會說出“Oh, he’s going to jail. He belongs in jail. You bet your ass he’s going to jail. The only question is, is he going to die in jail?”這種薄情的話。

可是對於團隊想要幫Whiptaker脫罪用的手法的確也很卑劣,把事情都賴到儀器身上讓人無法不為之稱絕。是說到這個,我有點好奇,在我國這些儀器是不是也定期有在檢修校準的呢(比如說那些AES)。如此無賴的行徑,其實也怪不得老闆會吐出如此沒人情味,但卻也那麼諷刺的台詞。真的,如果驗血報告可以這麼輕易被否定,那麼道路使用者的安全要如何保障?這律師如此這般的舉動個人是沒意見(畢竟是專業所需),但是院方的疏忽也不能忽略掉就是。

MY WIFE AND MY SON WOULDN’T TALK TO BE BECAUSE I CHOOSE TO DRINK!

Oh yeah? 是這樣嗎?其實Whiptaker大概也知道這只是自欺欺人,酗酒是不是個病態只有他自己心裡曉得。其實電影說到這裡應該也很清楚空難只是個橋段,故事其實要說的是面對自己的這一個部份。說起來很容易,但是真的要撕裂那個傷疤,來看看裡面到底埋藏了什麼導致無法癒合是個很狠的舉動。誰不想自己在人生這個成績冊,每個學期都考出如學校考試一樣漂亮的成績?學校考試至少只要努力就能成功,但是要此生背後多一道光要求的卻不僅僅是努力而已。

再想想,Whiptaker前妻跟兒子真的只是純粹因為這個老公老竇酗酒而拒絕來往麼?難道說夫婦離異,父子反目,不是因為伴隨酗酒而附贈的謊言麼?不過這部份也沒有太多着墨,畢竟這不是電影探討的重點。只是沒有提及酗酒的成因,其實故事感覺只看到了一半。另外,也看得出電影也不執著於追究終極的對錯,而是把重點都放在面對錯誤,和悔過。只是這一切的發生也有點來的太快、太突然了一點。後面懺悔的速度,整個給人有一種要趕着把電影演完的感覺。

Thanks. I’ll pass these out in the cancer ward.

其實會記得這個人,跟他出現的功能很有關係,老實說跟這句台詞沒什麼關係。這死到臨頭的傢伙拖着一整架的點滴,竟然還拿着一盒煙抽着然後嚷着說要分發給其他的病友,病重的人最好是有如此的精神。可是話說回來,我其實也沒什麼宗教觀,對老天的選擇這種話沒什麼感覺,可是放在電影內卻似乎很合理。雖然我(嗯,我好像沒有那麼宿命論)會更情願相信若選擇了不良的生活習慣,也就等於選擇自我毀滅(一位癌症病患,和兩位癮君子)。

這個癌症病患的出現,其實有啟發兩個陌路人的功效。只是比較可惜的是,Nicole似乎因此抓到了重生的意志一步步走出了深深的泥沼。可是Whiptaker卻沒能走出來,還越陷越深一直到最後沒辦法走出來。其實語氣說是選擇不選擇,或許在這部電影,或是信奉該宗教的人來說,老天似乎是在設法傳達一些神諭也說不定。真的只是選擇和不選擇的問題而已嗎?只有天曉得了。

I’ve been lying about my drinking my whole life.

這個lie字來得很巧妙,當一個人承認自己在行騙的時候,會不會是一種開始肯赤裸面對自己的一個時刻?可是Whiptaker欺騙的,豈止酗酒這事而已?或者說,他其實一直相信自己一切都好好的。喝酒吸毒只是一種選擇,而不是病態的依賴和濫用。生活的不順遂,只是他人不瞭解而做出的結論。是以,電影裡有安排Nicole嘗試去拉他一把,說服其出席脫離酗酒的勒戒自助營之類的活動。人是出現了,但是當別人分享說辭像是利刃正正再次刺入那個怎麼也癒合不起來的傷口時,受不了也不想面對的當下只能黯然離場。

其實真的飛躍邊界到了牙買加一切都會好起來的嗎?電影演到現在,不要說我,連Nicole也沒有如此的把握。或許Whiptaker真心是這樣想的,但是問題不是出在自己變成了焦點人物,地點人物根本不是個問題。逃避解決不了什麼,就算逃到天涯海角,就算沒酒(老實說,沒酒他可能還不會去呢)釀也要自己釀出來就是。到最後,瞞騙了全世界所有人,到了最後的關鍵時刻,最後一個謊言卻怎麼也說不出來。擋在心裡傷痕外高高的一道由謊言築成的牆,也瞬間全數崩塌。

What life?

老實說,永非人生活來形容Whiptaker這段日子的人生真的不為過。也許是他本人也瞭解這點,或許只是個潛意識驅使下的回答,也或許只是個直覺的反駁,但是怎麼說這仍然是個非人的生活。表面看來帶着飛機師的頭銜,可以周遊列國,是個受尊崇的專業,大可以過個人人稱羨的生活。可是在光鮮亮麗的背後,卻是一副妻離子散的灰暗面,一個只能仰賴毒品和酒精來填補空虛的生活。說真的,律師到底是拯救什麼樣的人生?

或許就是這樣,前腳一方面想要爬出這個泥沼,後腿卻緊鈎着了什麼,到最後仍然是不上不下的狀態。說是放棄嗎?可是電影卻屢次交待說酒都倒掉了。說是要爬出來嗎?可是每每在最後關頭還是把持不住。我是不覺得他會喜歡這樣吊兒郎當的狀態,最後看到滿冰箱的酒精我真的一直以為他不會喝下去的。可惜我似乎欣慰得太早,是前一幕看到飛機劃過天際並沒有太多實質的意義嗎?反正到最後還是看得出要喝酒的心還是很堅定就是。

後記

電影似乎比我想象中長了一點,還是是因為我們被院方耽誤了進場的時間導致的錯覺?可是片子雖然感覺很長,可是看完卻有一種故事只是看完了後半段一樣。我也曉得故事其實着重在認清自己,和自我坦誠的部份,可是少了背景仍是一大憾事。空難到了最後其實只是個引子,目的是為了要引出主角酗酒的事情,所以鏡頭多是在機艙內而不是在外。實際着陸的片段,其實也只有在電影的中間才有比較清楚的揭示。

抱着觀賞空難爆炸動作片心態入場的朋友大概會相當失望,畢竟真正交代空難的部份短就算了,其實看到的也只有Whiptaker不斷地吆喝著而已。電影的配樂其實很不錯,可是本人listening skills也不到可以馬上聽得出歌詞的意思(其實換作是中文歌沒字幕搞不好也聽不懂),這部份是有點可惜,不過感覺頗點題。說到音樂,我看到裡面那套在農場屋裡,播放卡帶的音響設備整個有點驚嘆是有多久沒看到這樣的東西了(按鈕好多好像玩具~~~)。

雖然看到最後有點小遺憾,但這部片子也着實拍得不錯,可惜了Denzel Washington在剛過去的奧斯卡獎角逐影帝失敗。是也其實沒演得比過往出色多少,可是卻也還是演得很不錯就是(是說最後剃了個路軍裝才察覺這是我認識的Washington……也太後知後覺)。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