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三個外國人教我們一個馬來西亞

前陣子因爲失戀(很難過不要問),所以在那陣子看了很多很白爛劇情很蠢的喜劇片。後來在前幾個星期,也另外看了一部廢到爆炸的飛虎出征。今天託向希的福,就透過深夜電影院創羣人KC拿到了一張2013年第十屆日本電影節的首映邀請券。是夜首映的,是ケンとメリー 雨あがりの夜空に Ken & Mary: The Asian Truck Express(又名:雨后的夜空)(我不會打日文,沒辦法放日文名字)。根據介紹,這部片子是在馬來西亞實地拍攝(現在知道爲什麼標題放這個了吧,嘿嘿),結果很多場景在我看來似曾相識。哦對了,如果不喜歡破哏文,勿閱。

武來岸?

是啦,戲裏好多的場景就是在我以前的大學啦。本來我還在搔頭,明明是東海岸,爲什麼整條路又那麼的似曾相識。後來我也忘了看到那裏,看到路邊有個神位,才驚覺這真的是以前大學附近的那條路。當然不是整部片子都在哪裏拍攝,但是還蠻多的就是。不過也是啦,那條路那麼安靜,我在那邊做研究生的時候也從不見那條路上有什麼車子就是。不過話說回來,這部電影拍攝的時候約爲2011年,應該是我最忙的時候。可是回想起來爲什麼沒有遇過這個攝製團隊的咧,呵呵呵。

你要把我的男友都趕走嗎?

其實整部電影真的是走戲謔風,常理什麼的是完全不在考慮之內的。聽說主要的演員,也就是飾演Ken桑(Katakura Ken)的TAKENAKA Naoto,是個喜劇的泰斗。另外加上客串的Zizari Raja Lawak(飾演Rahman),看來這部片子是不用太認真對待的就是。電影一開始就是老爸跟老媽搖滾味十足的婚紗照,是說這部片的尺度也太誇張。還是我給電檢局給訓練得太溫馴了?

不知道是不是最近看太多衝上雲霄II的關係,所以片頭的「空難」片段整個腦海裏就響起了新生趣的主題曲。

電影一開始,就交待說父親假公幹之名前來女兒的婚禮踩場。老實說這場戲真的非要這樣處理不可嗎?是說死到臨頭,不是應該說點溫馨的臺詞嗎?怎麼會有人在這個時候還在吵架,互相指控對方的品味不佳?還有……爲什麼學古典樂的不能嫁?雖然這兩父女的對白在那個剎那有一種牛頭不對馬嘴之感,可是突兀中卻似乎又找不到什麼地方來挑剔。不過如果是說要交代這兩個人的關係倒是做的很足就是。

你這個笨蛋!

老實說,這部片子真的整個顛覆了我對……馬來西亞日本人的印象。當然人生地不熟是會很慌啦,但是單純到全然失去防範實在是有點太誇張。是說既然說到這個,緊急降落後不是明明要把人載回本來要送到的機場咩?好啦,如果劇情如此合乎邏輯這部片子就沒戲了啦。可是下機後整個接踵而來的巧合實在是多得有點太喜劇了一點。慢着,這本來就是喜劇不是嗎?

場刊裏有這麼一句話:

Then, by some freak coincidence, he becomes acquainted with a Chinese truck driver who is strangely partial to Japan and speaks nonsensical Japanese.

關鍵詞是nonsensical Japanese,可是片子看完下來胡兵飾演的Maurice a.k.a. “Mary”(是說剛好認識一個Maurice,但從來不曾聽過人家叫他Mary咯)口操的馬來文更加符合nonsensical這個形容詞咯。不過不說這個,是說不知就裏就這樣跳上了陌生人的車就很怪啊,尤其是考慮到連錢包也因爲自己的愚蠢單純給扒掉了。好啦,或許在經過接二連三的「意外」後,總算遇到好心人就隨了過去咯(顯示爲正在把腦袋收回口袋裏)。

只是隨中國南來的飲食文化,似乎快沒把這日本人嚇死的橋段倒是讓我很意外。

One Malaysia

我有點懷疑時任旅遊部長的那位安娣,當時候是丟了多少張十塊威迫要人家穿插一段政府宣傳片。是說本來入場前我跟隨行的向希打趣問,不知道到時會不會撥國歌。結果雖然是沒有,但是還是硬生生啃了一段三大民族和平共處,最後結尾還來一個One Malaysia。還好剛過去的大選這個陣營雖然輸掉半壁江山,但總算保住政權,不然這段播出來真的不可不謂贻笑大方。不過排除了這些政治因素,這段倒還是本地觀衆熟悉得不得了的教科書內容就是。

只是後面開榴蓮的部分是有讓我敬佩一下下啦,以胡兵一個外國人,以他飾演的角色的身份開個榴蓮的身手倒是很乾淨利落就是。只是我們什麼時候有一個黑成這樣的養生菌飲料咧?還有新娘那個camp camp下的姐妹閨中好友又是怎麼回事?

山寨

說實在的,對這部片可以就這樣上映我個人覺得很意外啦。一開頭描述的馬來西亞子民人家日本人一下機就給與如此的款待(就拒載拒理甚至還遭扒手)。接着一部破車(綽號小龍),還要是號稱全亞洲最快的卡車。後來兩個主角開車開到一半,還爲了一張翻版碟口水歌的事請爭論了起來。好大喜功愛面子的旅遊部竟然沒有對此發表任何譴責,實屬難得。所以以後誰要在這裏拍電影,直接拍成喜劇就不怕給人罵醜化馬來西亞了。

回到劇情,是說引起兩人爭端的,如果我沒搞錯正是Ken桑最愛的一首歌。這首歌大概也是他結婚時播放的一首歌,是說婚禮進行時播這樣的歌實在也太酷了一點。其實這兩個人,應該是第一次發現彼此終於有個共同點,至少是喜歡同一個旋律。這應該有利與接下來的劇情發展吧,畢竟這兩個人在路上要相處的時間至少要八個小時咧。

Bad Dream

是說榴蓮加啤酒,不就是個死亡組合麼?好吧,我又不小心把不算發達的腦袋放回原處了不好意思。不過這似乎並不是太誇張的Mix ‘n Match,片中還有個更誇張(好啦,我很山芭)的就是可樂加啤酒。所以現在是調酒嘉年華的意思?不過說到劇情裏驛站的媽媽桑老闆娘(本地演員Mandy飾演),其實在首映禮也有出席。是說在看到本人其實覺得氣質是OK的,但在電影裏整個濃妝塗抹整個風塵味整個到快漫出來惹。

其實在沙灘那場告白戲是很溫馨的,我甚至有還在以爲女兒終於良心發現過來看老爸。可是沒想到劇情根本就是整個在走估你不到的路線,本來是個很好讓人落淚的時刻,卻在最後一刻接盅說老頭牽的不是女兒,而是準女婿。好佳在本人當時沒在喝東西,不然大概噴得前面的觀衆一頭飲料。好啦,其實老爸的懺悔是有感動人啦。身不由己其實很多人或多或少也有體會過,雖然明知道有時候其實就一個無關痛癢的假人在也沒關係,但礙於職責家人有事也有走不開的時候。

只是看到這裏,也算是約略交代跟女兒關係惡劣的源頭就是。

是時候原諒你過去的錯了

是說警察是這麼好撇掉的哦?

我敢肯定,Mary愛Yukari(KITANO Kie飾)肯定更甚與在郊區從醫那位Siti的姐姐。回到剛才截錄的電影簡介,裏面描述的Mary口操nonsensical Japanese,但是我覺得他的馬來文更爛一些。很多人都說要學會一個語文,就找個母語爲此語的人談戀愛。從流利程度看來,Mary肯定是比較愛Yukari的。不然,我實在無法解釋爲什麼一個這樣的人,在馬來西亞還可以說磕磕巴巴的馬來文。

不過這段戲,走的跟剛才沙灘告白戲也是一樣的路線。老實說,心裏看到這一幕是有點想要爆髒話的。不過爆髒話也不是因爲拍得很爛,就故意拍得很戲謔很符合一貫的調子也是可能的。不過話說回來,連這次Mary在迎娶Yukari前已經有兩次悔婚記錄也太扯。不過話說回來,排除掉醫生要嫁的同行男友長得很逗趣的部分外,其實這場戲真的是很感人的。甘願甚至是勇敢面對這次的婚姻,甚至到聽見未來岳父出事就撲着去相救也的確是感受到了那份堅定。

其實準女婿本來是要把準岳父帶到什麼地方的咧?

我們是真心相愛的唷

我的宇宙小劇場不很發達,所以一開頭Ken差不多是吻到Mary的臉上那段我並沒有展開腦補的功能。可是在警察終於追上來,甚至把Mary拷上警車那段透過鏡子解釋自己與Yukari真心相愛的這句臺詞真的叫人很難不想入非非。似乎是想要測試觀衆的底限,攝製組到了這裏索性整個爲了戲謔不惜拋開所有的邏輯來了個巧合大對碰。就不知怎的,明明都在路上散居全馬各地的truckers全部突然間擠上身在柔佛的小龍,這一來一回間還追上了回警局中的Mary。

是說警察看了這個真的沒有問題嗎?尤其是那段諷刺警察很愛濫殺無辜亂開槍的部分,那真的可以播嗎?電影突然間,似乎變成了Tokyo Drift了,這到底是哪招?

不過那段準岳父跪下來求情,做勢切腹自盡的片段。做到前面,說希望警察大人網開一面放人,願意自己代替去扣留那段其實很動人沒錯。可是眼淚潰堤的機制還沒啓動,那切腹到底是什麼啦。剎那間我真的好想整個攝製組站在我面前任我脫鞋子丟過去咯。是說人家明明很感動啦,快點還我的童真咧(咦?)。

有請柬的不來,沒請柬的卻來了

不是在沙灘上說希望女兒嫁給Mary這樣的男人嗎?

電影中頻頻出現的飲料,莫過於那罐黑黑的乳酸菌飲料。這飲料也太有戲,就突然間Mary就這樣應聲而倒,然後胸口都沾滿了紅紅的液體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明明槍是射到小龍的不是?然後明明上了手銬,爲什麼下一幕又剩下Ken跟Mary在卡車上?那羣過來湊熱鬧,一起大喊『我們是真心相愛的唷』的人都去了什麼地方?好吧,我還是把不小心又竄了出來的腦袋裝回去口袋裏好了。

其實電影幾個很深請的告白戲,真的有一種讓我萌生「啊,電影終於要轉入正經的調調」。可是事實上,卻證明了我全然嘀咕日本人那種似乎與生俱來惡整的本能。這部片子真的是散發了一種不到極致不罷休的氣魄。本來以爲應該很感動,說是Mary沒想到沒有收到請柬的Ken桑硬着頭皮也要飛來,但他老爸卻收了請柬死都不來。可是這場莫名其妙氣若遊絲的告白一說完,在準岳父大拗痛哭失聲的當兒,這兔崽子準女婿竟然……竟然打起了鼻鼾。

我把你媽的頭紗帶來了

本來我以爲已經對整個劇本的戲謔程度免疫了,接下來應該不會再笑得那麼大力之時,兩個歷經災難的人就這樣到了婚禮現場。是說會說日文的人都很拼命就是,結婚前一天,甚至到了當天竟然還在工作崗位上。新郎到了結婚前還在路上送貨。新娘到了前一天,還在課堂教書。至於受薪階級的老爸,爲了觀禮還要以工作之名才能殺到來學丁力在婚禮現場玩搶新娘的劇碼。

可是那個飛踢是怎麼回事?

接下來導演總算好好的給了觀衆一個正經的戲了。好啦其實正經的也不是沒有啦,就老闆娘媽媽桑(大家都會瞬間轉移的是嗎?)突然間出現,然後介紹Mary家裏的事情給Yukari知道那部分也很正經啦。但是仔細一想,新娘嫁人的時候還不知道爲何未來老公爲了什麼開卡車還不知道對方有顯赫家族背景很可怕。還好出身良好,如果對方家里人偷呃拐騙這不慌不喜劇了。

其實說來,還有一段也很正經的。雖然兩父女性格都很剛烈,但是老豆其實應該也很關心女兒的就是。縱使一開頭,就侗言說要阻止婚禮,但是若真的要反對爲何花那麼多心思學馬來語。還有剛才說到最後這場正經的戲,說的正是老爸拿出了老媽當年的頭紗說是希望女兒戴上的那場戲啦。所以這根本就是用無厘頭喜劇包裝的親情戲啦,說實在也是要到這裏才有此體會就是。不過無論如何,其實如果拍得很溫馨這部片子就流於一般了。說實在,如果真的拍得很正經我應該不會寫得這麼長就是。

還有,後面結局老爸是在熱血什麼?

雜記

好啦,其實拿掉那段One Malaysia的宣傳片,其實片子拍得實在很本地就是。雖然是說主要角色都是外國人,但是故事背景那段連綿不斷的油棕園還是頗有熟悉的感覺的。有點可惜的是,這三個主要的演員馬來語說的真的爛得嚇人。岳父的就算了,新婚夫婦的馬來語一點都聽不出是來馬好一陣子的感覺。尤其是Mary,明明還交過馬來醫生女朋友,馬來文至少應該會的字有多一點吧。可是那場告白寬恕的戲,他的臺詞加起來大概不過十字也太誇張。

不過片子你問我的話我是覺得真的拍得不錯啦,雖然某些片段讓我看了很想掐人(注:此乃讚美)。電影看完其實我是很佩服飾演老爸的Takenaka Naoto就是,想必爲了達到歡樂的效果他吃了不少苦。尤其是前面任泥水潑了一身就算了,還要緊接吃了一臉的灰。老實說,片子少了這位喜劇泰斗,爆笑程度應該少了很多吧。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電影裏叫ViKult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author
Choon-Siang Lai
date
2013-09-11
time
13:11:14

葡萄味的Vitagen就是看起來黑黑的顏色咯!不過我比較喜歡Yakult (哈哈,離題的留言)

author
向希
date
2013-09-11
time
13:0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