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六章 (下)

小男孩的成績依然在不斷的努力下持續進步中。在旁人看來,這仿佛是這孩子想要把之前蹉跎的歲月給補回來一樣。後天就是月考前的最後一次測驗了,於是每次做完功課後他就抓起了作業本復習了起來。瞧著那認真的勁兒,母親看了只得暗暗叫苦。說阻止溫習也不是,可是不阻止嘛卻又得遭天譴。再說了,這功課好不容易是跟上了,要放棄真的比登天還難。

有時候真希望這懲罰的說法根本就是胡說八道。

才冒起這樣的想法,媽媽的罪惡感陡地源源不絕地湧了上來。真是的,怎麼可以這樣想呢?神明會這樣批示,完全是看在自己尚算虔誠的份上。其他信眾當初聽了這事不是都表示很羨慕麼?很多人都在抱怨祀奉了這麼多年,不要說神諭,在睡夢中連個影都未曾見過呢。

是時候補救了,兒子不可能自己突然要醒覺把功課弄好的。如果背後沒有人推動,一切應該不會有變化才是。所以只要找到這個關鍵人物,找出鼓勵孩子向上的這個人然後把他消滅掉後就好了。那時候沒有人支持,我看你是要怎樣繼續對學習有興趣。這樣一來,要安然長大伺奉我到老也不是問題了。我怎麼就這麼笨,從來就沒想到這些就光會哭呢。

想到這裡而滿心歡喜的母親看著小男孩用功的背影,不禁露出了一抹壞笑。瞧你這麼用功,還能聰明到什麼時候?真是可惜了,若不是神明說不行,不然供書教學到博士班也並非沒有可能的事情。剛才聽說明天才測驗,那麼後天再去學校探探究竟好了。這樣應該會看到那個人那麼有閒情雅緻在從中作梗。

對母親剛度好的陰謀渾然不知的兒子,則繼續沈溺在功課和溫習當中。一直到眼皮開始打架了,小男孩才依依不捨的把明天上課的書包給收拾好。接著,就頭也不回地回房爬上床睡覺。

就在測驗的前一天,小男孩在老師辦公室內寫功課的當兒也不忘了喃喃有詞地背誦課文。看著學生這樣拼命,老師也不免心生憐憫。等到他終於把功課寫完後,就不由分說地抓起了那只剛放下筆來的小手往食堂走去。

『巧克力冰淇淋兩個』,老師對著食堂的攤販說著。

坐在陰涼的樹蔭下,老師看著眼前這心不在焉的學生依然還在記掛著明天的測驗。炎熱的天氣,使得今天的冰淇淋融化得特別快。在小男孩還在背誦得忘我的時候,持著餅筒的手已經沾滿了冰淇淋。看到這副德性,小典老師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仍然還不知道旁邊這人在笑什麼的他,只得擺出一副狐疑的樣子。

『你就不能暫時先不理那測驗好好享受你的冰淇淋麼?你滴得滿手都是了知不知道?』

小孩紅著臉,在接過了老師遞過來的紙巾後就如往常般跟老師閒聊起來了。或許是想讓自己輕鬆一點的關係,今天他說的都是好有趣的事情。說來平日也很有趣,但今天講起故事來是特別的起勁。學生總算開心起來了,那緊繃的臉龐也終於展露了一絲的笑臉。雖然說離開懷大笑還是有點距離,但能開懷總也聊勝於無了。

這時候,小男生在老師伸懶腰時剛好看到手臂上有個印記。好奇的他就立刻抓緊機會問道那是什麼。不以為意的老師一面吃著最後一口冰淇淋,一面循著對方的眼神望去才弄懂說的是什麼。

『哦,沒啦,就是個小刺青,使我以前很小的時候弄的。』,老師不置可否道。

聽到刺青二字,小男孩第一個反應就是覺得這好酷!剛吃完冰淇淋的他馬上也起哄說自己要一個,只是怎麼求老師就是不答應。說是什麼這時代不若舊時,小孩真的不適宜在手上弄個刺青什麼的。眼看這學生仍然沒有順福的意思,只好恐嚇說這要弄很久且過程不甚舒服甚至還會痛。聽到這樣這小子才吐了吐舌頭,表示作罷。

無視於母親的焦慮,小男孩回到家後仍然繼續未完成的溫習。那認真的樣子,就好像務必要讓自己在這次測驗考得更好的成績。把一切看在眼裡的她,也只能乾巴巴的期待明天早點來臨。眼看孩子越陷越深,越來越接近遭天譴的程度,身為媽媽那種心裡的痛真的不是旁人能瞭解的。

說實在的,這也不能怪媽媽太神經質。在與丈夫離異後,這兒子已經儼然是自己最大的支柱。要不是還有他,恐怕自己早已經想不開跳樓去死了算。可是在那段失婚的初期,每每看著那天真無邪的面孔,本來萌生出的那一丁點輕生的念頭就轉眼消失無蹤。好不容易熬到了這個年月,要是發生了什麼事,她真的不知道未來的日子要怎麼甚至為了誰活下去。

課室裡的風扇嗡嗡地轉動著。明明是涼快的早晨,可是豆般大的汗珠卻源源不絕地從小男孩身上所有的毛孔沁了出來。昨晚不是把功課都看熟了,也不是動筆做了很多次嗎?可是怎麼在此刻腦袋突然一片空白,懸空的鉛筆卻怎麼也無法落下來在答案欄裡天上正確的答案?

看著他蒼白的臉孔,以及那大汗淋灕的模樣,老師們每每經過都會停下拍拍他的肩膀。希望借助這一拍,可以讓小男孩的心情可以較為放鬆。可是越是想要靜下心,那心跳確實偏偏跳得越急。這種緊張刺激的感覺,說來也只有坐過山車或類似的機動遊戲時才可能感受到。不知道是不是也是一種解脫,在題目還做不到一半的時候,測驗的時間已經悄然到了尾聲。

小男孩木然地把手上的卷子交給了當時的監考老師老師,然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離開課室。拿起書包離開當時候的那張臉,大概也是沒什麼表情的。就這樣不甘心的,他一如既往的走到了小典老師的座位去。

才剛坐定,小男孩就放聲大哭了起來。其實這也難怪,今天好幾個測驗他就是因為沈不住氣,加上過度緊張才無法作答。老師一面安慰道,一面就掏出了衛生紙抹去了對方臉上的淚痕。正當把滿桌的測驗紙整理好的時候,這學生正好心情也算平復了下來。接著,也不管人家是不是願意,連哄帶拖的就又是師生兩人跟昨天一樣到食堂去買冰淇淋吃。

在遠方看著兩人一大一小打打鬧鬧中往食堂走去的背影,母親的內心不知怎的像是給什麼觸動了一樣。本該過去搶的,但是此刻卻只能怔在原地動彈不得。

【意念致殲 第六章(完)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