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十二章 (上)

『你不知道現在什麼時候了嗎?那麼不想回家,那乾脆明天晚餐才回來啦!』

只不過是放學時幫同學處理一些事情遲了回家,才一開門人還沒進去責備就來了。這劈頭就來語帶諷刺冷冰冰的責備,快得叫人連辯解的餘地都沒有。才搬過來父親的住處兩個星期,本來還以為從此可以更自有一點。誰知道這裡的規例更多。首先的第一條,就是放學就得馬上回家,哪兒都不能去。本來還以為這只是說著玩的規定,誰知道小一歲的弟弟也是每天準時在阿姨的陪伴下半小時內到家。

當時目睹車禍發生後,年少的小男孩頭也不回地走了回家倒頭就睡。只是才睡下沒多久,電話就來了通知說母親就這樣給撞死了。電話裡的阿姨不斷地用著愛上的語調不停說著,抓著話筒的他卻只能不住打呵欠。後來喋喋不休的這女人總算說完了,就不耐煩地一把把電話蓋上。可是就在再度倒下去睡不久時,家裡的門鈴又跟著響了起來。

這到底是什麼情形,要好好睡一睡真的也不行嗎?本來還想說裝傻不去應門的,但是過了不久還附加了拍門聲。仿佛是吵人不醒就不罷休的樣子,這門鈴聲跟拍門聲也跟著越來越急促越來越激烈。不得安樂的小男孩,於是只好老大不甘願地起身去應門。門一開,只見站在門口的是個男人。這人看起來是那麼熟悉,但似乎好像沒在哪見過。他的那一臉威嚴,看了叫人心頭不禁一凜。不等反應過來,這人就推開了自己指示著要收拾書本什麼的,說是要準備明天搬到城內的新家。

『你不知道沒洗澡會很髒嗎?那麼不想洗,那麼飯也不用吃好了!』

在學校忙了一整天,小男孩連午餐都還來不及吃。餓慌了只買了一塊麵包果腹的小男孩,本來還以為回到家就能飽餐一頓。可是沒想到的是,人還沒到餐桌上就已經有人刁難。相較於以前的生活,雖然媽媽會比較神經質,但在家裡還是相比之下更自有一點。自從搬到了這裡之後,家裡沒更自由就算了,連家裡各人都互不說話對談也太怪。

由於親人不多的關係,加上那神經質的個性使得母親在整個社區人緣也不怎麼好。由於出席的人不很多,所以葬禮的儀式一切從簡。小男孩只記得當晚是帶著沈重的睡意跪了又坐,坐了又站,但卻不知道這一切是為了什麼。出殯的日子就定在隔天,儘管是星期天,但送行的隊伍卻只有寥寥數人。這幾個人當中,其一就是這兩天在身邊不斷為自己打點一切的這個男人。

眼前這不苟言笑的男人,其實應該叫做爸爸。這就是一個媽媽永遠都挂在嘴邊的一個人,但離異後卻沒幾何見面。跟照片裡笑得極其燦爛的那個人相比,真實世界裡的他永遠都扳起了面孔。甚至當天一連兩天的葬禮,也不見臉上有任何的表情。真沒想到,時隔多年後第一次見面,會是在這樣的事情發生之後。

『你不知道水是不能浪費的嗎?那麼喜歡洗,那麼乾脆搬到河邊去住天天泡水泡到死就好了!』

終於洗完澡洗去了一身的汗跡,想說終於可以很安樂吃頓飯。誰知道坐下來要開始吃晚餐,這自己要叫爸爸的人還是有辦法讓人煩厭。這時候已然忍無可忍的小男孩,終於受不了這言語上無窮無盡的羞辱。也不管肚子是怎麼咕嚕咕嚕響個不停,就把剛碰到手裡的飯碗一甩把飯粒撒得滿桌子都是亂七八糟。接著,就徑自跑到房間裡去痛哭。

兩個星期了,算起來已經搬了過來兩個星期。可是過了這麼一段時間,這家人卻從來沒有給過自己好臉色看。現在是做錯了什麼,明明就是什麼都沒做。什麼都沒做,為什麼一踏入家門這爸爸就不斷針對這樣那樣小事?他坐在門背後,聽著門的另一邊那個男人的咆哮,一邊還感受到那兇狠拍門的沖擊。想象著那暴跳如雷的場景,心裡也隨著升起了一股復仇的快感。

儘管快餓慌了,可是小男孩寧願自己忍住也不願意開門示弱道歉。這麼丁點自尊其實到底值得多少錢,就連他自己也說不上來。這點的倔強,說來倒是和門的另一邊那已經氣急敗壞的男人很相似。眼看這孩子是擺明存心跟自己過不去,這父親也只得悻悻然撂下一句狠話。不吃就一輩子也不用吃,說完就回到自己的房間繼續生悶氣。

第二天一早,小男孩梳洗完畢,就下樓原先想找點什麼吃的。可是才一下樓,就看到父親一家人又是如往常無聲地吃著早飯。見大家無視於自己的存在,心裡也頓時莫名就是一氣。這一氣之下,就連飯也不吃頭也不回地出門踏上上學的路程。不忍心的繼母眼見小男孩連續兩餐都沒吃東西,也不顧自己丈夫的怒瞪,就匆匆跑到了廚房弄個簡單的小便當追了出去。

上學的路從來就沒那麼漫長,那麼令人難過過。回想起這兩個星期所受的委屈,心裡難免就是一氣。沿路上,小男孩背著書包慢不經心地走著,然後一邊無聊地踢著路上的小石頭。鞋子破掉就破掉,沒新鞋子也沒關係,誰怕你?腦海裡想的,就正是當時搬過來沒幾天看到鞋子穿洞了就被罵。去你的,然後就一腳把眼前的石頭向前方狠狠踢去。

『總算追到你了,帶點東西回學校吃吧。』

看著眼前這個追得氣喘吁吁的女人,雖然心裡一陣氣卻也不好發在對方身上。小男孩瞟了眼前的便當一眼,就轉身繼續往學校走去。沒料到有此一著的阿姨,就這樣半蹲著在路上。看著這麼倔強的小男孩就這樣頭也不回地走開,也知道自己此舉終究還是多餘的。兩父子都同樣牛脾氣,就只能嘆了口氣回家去了。

飢腸轆轆的小男孩到了學校,就馬上跑到食堂去。看著各式各樣的食物,就挖出了口袋裡存了好幾天的零錢買了一堆來大快朵頤一番。原先難吃得不行的食堂食物,在這個早上顯得格外美味。終於把所有東西都吃完後,就又是漫長的上課時間。

意念致殲 第十二章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