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十五章 (下)

才剛回到住處,小月的門前就站著兩個警察,說是要再詳細瞭解狀況。本來小刀還以為跟警察坦白說這不過是個惡作劇,下場最多應該只是罰個款什麼的就算了。可是萬萬沒想到卻警方提控說是恐嚇,加上人證跟銀行戶頭正好曾經多了一筆錢而陷入了百口莫辯的境界。看著眼前滿桌的證據,他才知道「義氣」這兩字只是所謂的一廂情願。從一開始這新鄰居根本就已經設計好,自己就只是個受人利用的角色。

就在跟前來警局提供一些資料的小月剛好對了一個照面時,小月看著對方的眼神裡滿是怨恨的當下不禁就是一懍,才只是同一天,就連接兩個人給了一個同樣鄙夷同樣帶著恨意的眼神。就在那個當下,甚至之後每一次回想心頭那陣痛楚就一次比一次劇烈。看著身旁這人臉色刷一下慘白的警察還道是恐懼,就連忙安慰這混蛋已經繩之於法不必擔心。

這時思空勒吉博士在辦公室一面準備明天研究會議的報告書,一面心裡挂念著研究的進度。這男人到底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過來繼續提供研究的資料。前一個觀察對象很明顯看得出,如果心態一直保持正面,那麼這人行事也會按照一般人認為的良知來驅動。這其實意味著這人的決定,往往都是比較不趨向對其他人造成損傷的方向。

可是如果一個本質善良的人,一直灌輸負面能量會不會有反效果呢?如果讓這個人陷入了無助的局面,那麼行為會有什麼樣的變化呢?想起和當初小雨的見面,就提到了小月在施暴時眼角還流了眼淚。思空勒吉博士光是聽到這點,當時就覺得終於找對了人。可吸引到自己找到這個人的她就這樣自殺了,可惜的是警方也沒辦法找到確切的原因。雖然如此,但是他卻隱約覺得這研究的假設快找到證據證明正確的。

看著小月的相關檔案,裡面記載著經過催眠的引導下自信從頂點就這樣驟然掉到了谷底。每次離開時心情從本來一開始的雀躍,到最後這幾次開始有點憤怒了。看到這裡,博士對這研究的進展顯得甚是滿意。再經過幾次的觀察,就應該有足夠的數據推算出結果了。如果日後研究發佈了,到時候這現在聽起來聳人聽聞的研究應該就是一個嶄新學系的開始。

正在欣慰自己這幾年來的努力快開花結果的時候,博士的辦公室外這時候就傳來了一陣吵嚷聲。還沒來得及開門瞭解發生什麼事情,那門就已經給粗暴地撞了開來。一看才知道,原來撞門者不是別人,正是小月。想了好幾天,終於還是自個兒送上門來了。

思空勒吉博士開聲指示著憤怒的助理說時候不早了,今天的工作就到此為止可以下班了。等到對方拂袖離去後,才示意眼前氣沖沖的小月坐下。看著眼前這招呼自己的人那慢條斯理的態度,跟自己怒火中燒的模樣簡直就是水跟火的對比。這時看起來憤怒加倍的他,又想起了在腦裡纏繞了好幾天的那個瞪眼。回想起過去的幾晚真的不得好眠,後來也不知道怎麼的就想起了這曾經透過催眠引導陷入極度無助境界的人。

想起了這個人,小月彷彿突然間找到了對象來發洩心中越積越多的鬱悶。後來經過了幾天的思前想後的掙扎後,終究還是在今晚決定過來一次討個說法。儘管內心百般的不願意面對可能又一次得面對自信遭打擊的夢魘,但也只能豁出去了。看著對方殷切還帶點歡樂的臉龐,這是他的眼角仿佛看到了一點什麼。那文件不正是我的名字嗎,就像也不想沒等人阻止就搶了過來。

這一看可不得了,博士見狀也來不及阻止了。只見眼前的這個男人越看就是越憤怒,每翻一頁臉上的紅色就多增添一分。看著看著,突然間他似乎明白了之前的每次美其名的療程不過只是研究的一部分。難怪在最後的這幾次,結束的時候還會感覺情緒越來越低落。這時,一隻手拿著文件全身通紅的這人,另一手已經抓起了桌子另一方老者的衣領。這些文件,是不是才是真的,此時低沈的嗓音不知怎的突然有了一種令人為之震攝的感覺。

見事跡已然敗露的博士眼看形勢對自己不利,也只好坦白承認這一切都是為了研究。聽到了對方親口承認,男人整個人像是氣球泄了氣一樣失去了所有的力氣。手上本來緊握的文件瞬間散落一地,還有那緊抓住的衣領也瞬間放開了,嚇得對方也一起跟著坐倒在位子上。

思空勒吉博士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物,然後就開始解釋這研究是有多麼重要。不光是為了自己,這研究對於學術界也是多麼的驚世駭俗。可是這時腦袋已經嗡嗡響的男人,卻怎麼也聽不進去。這時候這老頭的話,活像是一支支的針頭直刺心房。都是他把自己搞得如斯下場,都是這個人間接害死了她,都是他自己才會飽受鄙視。

前一刻還在房間裡來回渡步滔滔不絕地辯稱自己行為多麼偉大,可是下一刻博士的手就握著了已經插進心口,那把剛才還在桌上曾經最心愛的開信刀。此時這老者瞪大了眼睛躺在了血泊中,不可置信地看著行兇的男人。再次看到自己又一次失控的小月,見自己又一時衝動鑄成大錯,此刻也眼前一黑跟著昏倒了在地上。

小典老師終於也找到了很多年前還在小學任教時寫過的手札,就拿了出來跟報章上看到的名字對比一番。原來是這個乖巧的學生啊,算起來自從調職後就沒見過面了。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了?

在事發後的第二天,一如往常過來報告進展的研究助理一開門就差點沒昏了過去。看到了教授跟這昨天在門外叫囂的男人同時躺在血泊中,就馬上跑了出去報警了。

意念致殲 第十五章(完)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