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意念致殲 第十七章 (下)

『對不起,老師來遲了。』

這人說完就「咚」一聲跪坐在了男人的面前,然後就流著淚撫摸著對方已然陷下去的臉龐。等到終於搞清楚那幾個字的意思時,小月一直以來的孤獨和悲苦仿佛一下子找到了宣泄的管道。只見本來捲縮在角落的他坐了起來緊抱著對方,接著就放聲大哭了起來。聽著眼前這人的哭泣,老師此時也只能輕輕的拍著對方的背。

哭了好久,那滿肚的委屈終於哭完了出來。老師握著男人的雙肩,然後仔細端倪著這許久不見的學生到底變成了什麼樣子。那雙原本很精伶充滿著稚嫩的眼神,此時已經變成了空洞的一團黑色。那種漆黑的空洞,仿佛能把周圍的一切都吸進去。灰白的臉色襯托這樣的眼神,在微光中顯得很是駭人。

老是心疼地看著眼前的學生,腦海裡浮現的僅是過去相處的歡樂時光。要是時光能倒流,要是當年自己再勇敢點,結局會不會因此改寫呢?在不見得這些年間,這小孩到底是熬過了怎樣的苦難,才會造就現時暴戾的個性?有太多的疑問,有太多的假設,但是現在才探討這一切卻顯得有點太遲。

想起當年相處時光的,不止是老師一人。滿是空白的回憶,此刻突然間全部一起歸位。那些解救自己與同學的羞辱,那些孜孜不倦地教導功課的記憶也不停地重播著。後來畫面一轉,就是那最後一次見面的時光。幾乎就在同時,雙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麼一樣,手都一起往小月的手臂上伸去。本來該有刺青的地方,此時在外包了一層繃帶。

男人粗暴地扯掉了那根本不需要存在的繃帶,卻為了眼前所見吃了一驚。本來應該是透明的刺青,這時候卻詭異地閃著微弱的紅光。那不是讓媽媽那把香灰給毀了嗎?怎麼,怎麼會在這個時候透出紅光呢?困惑不已的他看著眼前的人,試圖想要從對方口中問出個所以然來。可是此刻小典老師的臉色,卻看到了一絲的惋惜。

怎麼會包了起來呢,明明這是為了庇佑這小孩而刺上的圖騰。看樣子這是多年來,這刺青該是不見天日。這微弱的紅光看來像是一種警告,說是這個人已經泥足深陷已經走不出來。看著對方本來殷切的眼神頓時軟了下來,男人心裡的孤獨又重新充滿了整個內心。他清楚知道自己犯下的事情已經成為定局,已經不是甚麼能夠挽回的事實。看樣子,這輩子還是註定得繼續孤獨過下去。

『對不起,我錯了。』

男人的手摀住了閉起眼睛的臉,卻發現看到的都是讓人不堪回首的畫面。眼前看到的都是當時衣衫不整的小雨那張帶著絕望眼神的臉,她媽媽因為絕望昏倒的畫面,她家人和那小混混鄙夷不已的眼神,還有權威那瞪大了眼睛的樣子。這幾天只要一閉起眼睛,這些人的畫面就會一次又一次在眼前閃過。說要躲卻怎麼也躲不過,所以才乾脆不睡覺。如果不入眠,就不用這樣一直承受罪惡感的煎熬。

看著他又重新把自己縮到角落怎麼叫也不應,老師在逗留了一下就收到勒令得走了。是啊,畢竟只是依靠一點關係才能見到這孩子,時間到了總還是得走的。儘管知道自己已經來不及再做些什麼把這人從泥沼中拉出來,但是卻仍然還是不免自責不已。想到一個本來可以有大好前途的人就這樣毀了,心裡還是感到了衷心的難過。

冷冰冰的鐵門又「吱」一聲打開了,從指縫中男人看到了老師的背影緩緩走向了那團光。接著到了門口,又好像轉過身再看看自己就沒入了那團光之中。在對方轉身的那瞬間,時間突然好像停頓了一切看起來仿佛就置身在電影的慢鏡頭內。隱約中小越覺得轉過身來的老師,似乎有跟自己對上了最後一眼。只是還沒來得及從中解讀到了什麼,那道刺眼的白光又放肆地射回來了。此時,老師早已不見了。

時間過得再慢,門終究還是會有關上的時候。這次真的不會再有人會來關心自己了。終於認清自己自己還是得孤獨面對這一切的男人,又坐了起來回想過去幾個月發生的種種。那段日子充滿了歡笑的日子,那幾次令人不寒而慄的暴戾,那次女朋友無助的哭喊,那次大火還有伴隨的爆炸,那一刀和那一地的血,都是如此讓人不忍回想。

這時他又想起了那尊紅紅黑黑,深色猙獰的神像。那塵封已久的童年記憶也像是按下了回放鍵一樣,在腦海裡一一重演。那尊神像,不正是媽媽以前誠心奉養的嗎?還記得小時候每次半夜要上廁所,看到客廳神台上這尊讓紅燈從頭頂照耀著的神像都會不寒而慄。可是據說這東西有著無比的神力,可以庇佑自己平平安安成長。

保佑,結果自己落得如此的下場。男人哭笑了一下,這就是老天給我的保佑。想起了媽媽當年是怎樣用計讓全世界孤立自己,還有爸爸是怎樣在家執行嚴格又刻薄之極的家法,本來心裡的那些怨恨也在此刻煙消雲散了。本來支離破碎的童年記憶,在這瞬間已經完整的拼了出來。想起來的,還有那場駭人的車禍,和媽媽當時氣急敗壞帶殷切又不顧自己安慰的臉。

撫摸著自己手臂上的刺青,那香灰在之上早已經留下了坑坑洞洞的烙印。看著那道昏暗的紅光,男人的一生就像影碟條針一樣跳躍地在眼簾前重演著。過了彷如大半天的時光,那眼前的畫面也都停止了。他再次仔細端倪自己身處的環境,卻只發現四周是那麼的黑暗,是那麼的空洞,是那麼的寂寥,是那麼的冷漠。可是這一切卻突然變得微不足道了,自己早已經不知道在什麼時候習慣了這樣的漆黑。

這時男人的眼角看到了剛才拆了出來,那條長長的繃帶。百般無聊之下,就拿了起來把玩著。這條繃帶也綁了好一段日子,長得自己都忘記了當初為何要綁著。可是這時候,這繃帶卻仿佛是老天給他的一個訊息。在剎那間,這條繃帶突然有了一個新的任務,新的使命,和新的功用。仿佛終於明白這繃帶的用意,男人深呼吸了一下。

意念致殲 第十七章(完) 待續】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