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幸運不幸運

這陣子開工了,所以我又再次經歷在車裏聽廣播的生活了。昨天在轉臺中聽到的話題,是關於健康意識之類的。剛開始聽得有點煩厭,大概是因爲主持人剛好接到的叩應一直在迂迴地宣傳自己吃的保健品多棒什麼的。所以聽沒兩分鐘我又轉走了。後來兜兜轉轉之後,我又轉回這個頻道。間接直銷的內容沒了(其實剛才說的聽衆也在主持人的把關下沒辦法說出品牌名字就是),換成了個罕媽打電話進去。

首次聽見罕爸罕媽,大概是去年金馬獎頒獎典禮的時候。當晚的頒獎典禮很是催淚,其中一段叫人很感動的就正是一羣罕爸上臺領獎的時刻。所謂的罕爸罕媽,其實就是家有罕見疾病的爸媽。好在這些檯面上的父母親,都展示了超人的能量。這種能量之強大,根本讓人沒有投射同情這種情感的空間。有時候相較之下,這種攝人的正能量說實在還真叫我自愧不如。有時候換作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能夠如此堅強。

文字是很有趣的,有時候聽起來立意相反的字詞經過深思好像並不一定。比如說此文題目的「幸運」與「不幸運」這兩個詞彙,聽起來說的根本就是相反的事情。今天我中了彩票,叫做天掉了一塊金條給不賭錢的我幸運。可是如果我出門一個不小心摔個狗吃屎,那就叫不幸運。可是這兩者的機率,都是微之又微的(好吧摔角不算)。幸運跟不幸運的定義之共同點,都是時間的本身並不是常見的。所以其實兩者應該歸爲一類,與之相對的該是平凡加無趣

說着說着,似乎有點禪味飄了出來。

前陣子在網絡上看到了一則短片,內容是截取自一則TEDx的演講。內容簡單來說是關於同情於同理之別。由於看了也有一段時間,加上也早就不懂該回去哪裏找就只能說個大概。同情,就像是你在洞口對一個掉入深坑裏的朋友喊話問說「哎呀,沒關係啦,至少你還有天上的月光陪你」之類的。至於同理,相較之下就是你甘願也跳下去跟這位可憐蟲分甘同味(現代人叫「分享」)。兩種之間的差別在哪裏?我像只有那位在深坑裏的人才能告訴你。

說了一大輪,我好想還沒轉入正題。回到剛才前文提到的叩應,是說到一位罕媽打電話到電臺「分享」訴說自己與患有馬凡病兒子的經歷。注意我用的詞彙是「訴說」,不是「訴苦」、「哭訴」之類的負面詞。說了一大輪,一切都很棒,但是說到這位媽媽如何讓孩子對病情釋懷的時候卻讓我聽了有點不舒服。不舒服不是母親的解釋,而是電臺主持人之後作出的註釋。

前幾年我由於研究進度的阻滯,一直都沒有活得很快樂。也不是沒有人安慰過我說,「哎呀至少你還怎麼樣怎麼樣」云云。注意以下這安慰詞的格式,跟之前提到的「同情」是如出一撤的。當你盪到谷底,覺得很無助的時候是不會有這樣的感覺的。很多時候心裏的感覺,根本就是那種「我知道其他人也很不好,但大家遇到的困境有別不能相較」。先不說我能不能體會比我更慘的人的處境,自己能不能過了眼前這關根本就是原本要先解決的事情。

曾經在年少,我也是喜歡過這位電臺主持人的。當年她在空中「分享」自己旅行時遇到的趣事,儘管播出時間已是夜深但我還是聽得津津有味。後來節目停了,我也不再深夜偷聽收音機。時隔多年後,她的節目挪到了另一個時段。熟悉的聲音依舊,但是節目的形態卻開始轉變。她該是從事這行業頗久,我認識的她只是那陣子知性的一面。也不是說接電話的這個人不知性什麼的,只是感覺有點不一樣,整體感覺不對味這樣。

當晚罕媽說到自己的孩子也問過自己爲何要成天掛着厚重的眼鏡,不能跟其他同齡孩子般活奔亂跳。媽媽本人在個人來說幾乎是無懈可擊,也恰當不過。答覆的內容前半段自然是針對病情的,而後半段則是說眼鏡是有魔法的不是每個孩子都能戴上去的。就是因爲孩子你很幸運,所以老天才讓你有這個機緣之類的。是的,在凡人如我們看來,患上了這個疾病是爲不幸。可是如我剛才說的,其實幸運不幸運根本就是同一類別的。看待事情用什麼態度,就會用上不同的詞彙。

簡單來說,幸運不幸運,視乎當事人面對事情的心態如何。

剛才也說了,讓我不舒服的是這位主持人在媽媽說完這段話後下的註解——「對啊,至少你比看不見的視障朋友好很多了」。當然因爲當時在車上,所以我沒有聽得很仔細沒辦法一字一句原裝不漏這樣轉載。但是大意和語句的結構,就是剛才說的「同情」無誤。我不知道這位罕媽是不是也有同感,但是聽到了這句話我爲視障的朋友感到難過。試想想此刻跟我一樣聽着收音機的視障朋友,聽到了這句話該做何感想?是不是也要告訴他「哎喲,至少你還有耳朵可以耳聽八方」?那聽障的朋友又怎麼辦?

當然應對別人的不幸(好吧,對他們或許是幸運),除了同情和同理還有別的選項。至少這位主持人,也並沒有表現冷漠甚至是落井下石說你抵死。身爲旁人自然也不能奢求別人多點同理,相信她在電臺透過大氣電波傳送出去的那段話,也不過是立意良善的無心之過。不過說起來,這也不能說是什麼過錯。真的要說,也頂多只是對措辭的不敏感。畢竟語言學門檻甚高,除非常年都有投入否則說實在也沒有人會那麼咬文嚼字。

好吧故事說到最後,也沒有什麼結論。畢竟旁人的功過也由不得我來說嘴,不過我的確是個仆街沒錯。嗯,今年跳坑正式宣告失敗。不過失敗的除了這個,其實這幾個星期我也因睡眠週期的紊亂停掉了不少東西。今天是我開工後該是首次跟之前一樣天沒亮就起身去晨跑,希望這股毅力能持續下去吧。至於這裏雖然跳坑失敗,但也會繼續努力每星期生出三篇文章就是。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Comments

@塔米
其實課程完結後就沒怎麼在拍了
科科科科科
你的站點關了?

author
傑夫·翔
date
2014-04-29
time
22:27:01

嗨童鞋
失聯好久了~

最近還有沒有拍照?

author
塔米
date
2014-04-29
time
15:58: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