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殘念

與其面對課堂上一群毛還沒長齊的小屁孩,眼前所見,只有空蕩蕩的客廳,和故弄喧嘩的電視機。電視機裡的人依然不知所謂地,為了節目的效果一面嘻嘻哈哈,一面說著言不由衷的話。沒有人搗蛋舉手為了哄堂大笑問一句愚蠢的問題,也沒有人在聽到自己宣佈今天沒有功課而感到雀躍,如今回答她隨堂測驗的,卻只有櫥櫃裡不能說話的福祿壽雕像。雖然無法言語,但是這三尊雕像的頭和身體很巧妙的以一個彈簧連接了起來,所以稍微一搖動,整尊雕像看起來就像在煞有其事地搖著頭。

這些曾經在琴鍵上飛舞的手指,如今各自都像灌了鉛一樣僵硬、沉重,連吃個飯想要抓着匙叉都像在舉重。退休多年,想起來已有一段時日沒有在學校的音樂室,經歷着自己常彈錯音那大家已經習以為常的尷尬。也算不起來有多久,沒有在學生面前指導五線譜上每個音符,在直笛上的對應位置。可是,當年在鐵達尼號大熱的那陣子,率領著還不曉得歌詞意思的一群小孩,在畢業典禮上表演電影主題曲My heart will go on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

這雙執粉筆的手,已經有多少時間沒有在黑板上飛舞,運算着一題又一題的數學算式、抄寫着優美的詩詞和課文。現在別說粉筆,想要提起筆寫張支票都得經歷重重掙扎,彷彿提起的,是Harry Potter系列故事裡,Dumbledore留下來的無敵魔杖,每一筆每一劃都得千萬分的小心翼翼。看着以前的學生們在前日飯局獻上的生日卡,看到錯別字也只能苦笑了一下,提筆劃出錯別字,似乎在不經覺中已經成為一種奢華的願望。

這雙征服無數土地,踏過青藏高原的腳,什麼時候已經變成這般軟弱無力,連走個路沒有了累贅的柺杖就艱步難移。飯後想散個步把一切煩人事物拋諸腦後,但是每走一步煩惱卻多加一份,曾經輕盈的腳步何時回到了嬰孩時期的蹣跚已然不可考。再也來不及和孫子在草原上追逐着陽光了吧,想着自己身子的不爭氣,淚水已經不自覺順着臉上的紋路劃落。

這雙耳聽八方的耳朵,什麼時候這麼依賴助聽器的存在,身邊的人怎麼突然都在臉紅脖子粗地跟自己說話,可是聽進來時音量卻像是聽着什麼人在低聲吟唱着什麼詩歌。不耐煩的孫子,什麼時候越來越多的用自己的手機寫着他想說的話給自己看。電視的音量,什麼時候數值越來越大,但越來越小聲?直播裡羽球賽中觀眾的吶喊助威什麼時候變得那麼文雅?

是世界變化太多麼,還是自己跟外界的距離越來越遠了?

這篇遲到很久的文章,分別獻給生命中頗重要的兩個親人。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