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眷念

見面,從曾幾何時的滿心期待,到如今已然悄然變成必然發生的例行公事。看電影,從以前黏嗒嗒分也分不開,到現在之間的距離已經堪比大象步道。想當初愛得如此掏心掏肺,愛得那麼狠心扯開在懷裡緊抱住自己的那個他,為的只不過就是要騰出一個空間。結果萬萬沒有想到,才過了才沒多少日子,當所有的熱情都淡下來以後,一切又再度靜如止水。世事之難料,從此可見。

難得今天提早下班,想到倆人也太就沒什麼驚喜了,於是車子在開回家的路上,就一個轉彎駛向了他辦公樓的方向。有多久沒有在這條路上行駛了?難得路況暢順無阻,開車的心情也跟着放鬆了起來,然後思緒就不經意的飄到了幾個月前的回憶。在大都會裡,沒車是個難題,但有車要煩惱的事情也不見得少一些,其中一項,就是該死的交通阻塞。去他媽的什麼高擁車率是繁榮的象徵,每次車子困在車龍陣裡時,幾乎沒有一次不在懊惱為什麼出門忘了先詛咒說那句蠢話的高官。就算詛咒不管用,至少遇到了交通阻塞心理也比較有些許的慰籍。

是說當時載送的那個他儘管面對自己的不耐煩,但總能在一路上帶來一點歡笑。可是就算再親密話也有說完的時候,沉默了一陣子後,當注意力仍然在前方的路況時,耳邊就傳來一陣歌聲。說不上悅耳,可是哼唱出來的歌卻有着一種安撫情緒的作用。一直都沒有去問歌名是什麼,歌詞聽起來卻頗令人喪氣,唱着什麼“不想想太多,不過是分手”之類的。明明當時也沒有分手的蹟象,或許還沒到吧。

車子終於在放工時間前五分鐘抵達了他的辦公室大樓前,估計等到再度開車時,又該是塞車的時候了。短訊發出去沒多久,要載送的人也隨着一群人走出了辦公樓,接着就順理成章地上了車子。才關上了車門,車裡就開始瀰漫了一股淡淡的香味。什麼時候又習慣了這新的氣味已然不可考,但是就在今天這一刻,這一個提早下班的傍晚,記憶裡的另一股味道卻突然竄了出來讓自己重溫了這這股曾經熟悉的味道。

和身旁這人散發出來的味道不太一樣的是,記憶裡的那股味道帶着淡淡的甜味,就像是有人在車裡暗藏了一箱橙的那種味道。說不上霸道,更不是刺鼻,而是一種聞之幸福滿滿的感覺。隨着時光的流逝,這股味道不知怎的像是被封存在記憶裡最深處的一個寶箱內,裡邊像是裝了什麼定時裝置一樣不定期的釋放出收藏的香味。是說也已經分開了一段時間,可是想起來的時候,那股味道卻那麼具體的刺激着感官。

車子開着開着,左手突然感覺有點空虛,加上空調的關係,變得有點冰涼。那雙溫暖的大手,說起來也已經離開了生活範圍一段日子。奇怪的是,雖然開着車的同時牽手是有點危險,但在那隻右手的緊握下,卻莫名的帶來了一種安全感。彷彿如果真的發生了什麼事的話,也至少身邊有人罩住一樣。沉醉在思緒的躍動裡,也不顧上去關心這一路上是怎樣開的,反正就是緩緩過了幾個車龍陣,最後總算也安然抵達家門口。

今晚的晚餐仍然毫無懸念,面前端出來的也不過就是可能上星期才吃過的飯菜。換作是之前,菜色變化之多端,跟眼前的比起來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至少在交往過程中,餐桌上同一道菜不曾出現超過一次。如今眼前的這道蒸排骨,是上星期才吃過嗎?還是上上星期又吃過了一次?雖然本身也不是什麼老饕,也不是什麼食家,,但是眼前了無新意的菜色,儘管仍然大概美味依舊,卻有點膩得讓人吃不下飯。

吃完了晚飯,對方一反常態提議說要看一部舊電影,卻又大賣關子不說是什麼。只是才播了兩幕的畫面,心裡就知道,是Notting Hill,也就是以前和那個他一起看的第一部電影。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

Pin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