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2016的思考題——同婚篇

2016年對於我來說,是個思維不斷受到挑戰的年份。觸發的點,可以是一件(或一連串)事情,也可以是一樣東西。本來是想說在一篇內寫完,但上一篇寫到最後發現我塞不下另一個課題了。於是我把今天要說的,分出另一篇文章來。今天要說的,是某國(或者一個地域,視乎從什麼角度看這塊土地)準備要修法通過同性婚姻的事情。

說到同性戀婚姻,不得不提的是就連號稱最自由的國家——美國也是去年中通過最高法院審核才發生的。間中我們看到最大的反彈,莫過於來自某體系的宗教群。這次我不說宗教(以我對各大宗教的淺薄知識大概也沒辦法說什麼),先說說同志運動的一些說法。

很多時候我們看到的是,同志運動的人在強調自己是天生的。或許這一切真的在科學上站得住腳,但是換個角度這種說法是不是有必要?或者換句話說

就算性取向是個選擇,那又如何?

難道選擇愛上同性(這裡我就不區別是生理還是心理上的認同了),這群人就活該被剝奪平等的人權嗎?

那不說天生還是選擇,那要說什麼?

愛戀是個很漫長的承諾,“選擇”這個詞根本與之無關。愛戀更不是一個你可以輕易說要發生就會發生的東西。一個人會愛上什麼樣的人,搞不好當事者自己也說不上來。就算墮入愛河,很多時候我們真的可以確切說原來對方如何如何才會愛的嗎?比如說如果我愛的人很體貼,很帥氣,但有這兩個條件的人也多得是,為何看中的就是那個?

如果我們剔除性別的部分,我們愛的戀的不都同樣是人嗎?

當然我在這裡說的,涉及的雙方都是有清楚個人意願的成年人。反同陣營最愛的是九不搭八,會順便牽扯什麼孌童癖來抹黑。但是不要忘記,孌童之所以是個遭受唾棄的事,是因為未成年的孩子心智沒發展成熟到可以為自己人生負全責。再說,孌童的也有同性和異性之分。就算真的要滑坡,可以確切一點是哪種嗎?不過本篇文章不在討論孌童的課題,所以就在這裡說完算了。

兩個成年人相愛,那既然不是一個可以隨便改變的選擇,那礙了什麼人呢?

反對陣營說的,大概不是那些替雙方感到快樂的親友團。那就剩下路人甲乙丙丁,和替雙方感到不快樂的親友團。

路人甲乙丙丁可以去死一死也不會有人可憐。但是那些對雙方結合感到不快樂的親友呢?

那是要什麼程度的妒忌,什麼程度的厭惡才會讓這些人有如此想法?既然愛不是選擇,那人家沒辦法愛你真的是沒辦法的事情。但是那些心感厭惡的人呢?

很多時候愛的反面是厭惡,很多時候也是無理可證的東西。有些人不喜歡黑色,覺得看了心理不舒服。怎麼樣不舒服,卻又說不出來為什麼。很多時候,這些人就開始不斷嘗試“量化”這種不喜歡的感覺。在量化的結果後,就會衍生很多不同的原因:黑色色調太冷很叫人沮喪,看不到希望等等。可是說來說去,我們只是用一個個更抽象的概念來形容我們的厭惡。層層抽象的概念堆疊的,不是更明確的答案,反而卻讓旁人覺得“啊,你這些形容詞跟深藍色不是一樣嗎?啊但你不是愛深藍愛到要死嗎?”

量化感覺的另一個結果,就是不斷創造出有的沒的理由。比如說某人不喜歡一本書,就會搬出大把大把的理由。比如說什麼啊我的教會說這本書很邪惡,這本書看了會顛覆社會的基石云云。在這裡層層堆疊的,雖然不是什麼抽象的理由,但是仔細翻看,很多時候都是很叫人摸不著頭腦的論點。

就這樣層層堆疊下來,我們彷彿就這樣說服了自己我們不是不喜歡,不是厭惡,單純只是這樣那樣云云。

喜歡不喜歡愛戀不愛戀,是個很主觀的事情。你可以不喜歡看到兩個人共結連理,但是這怎麼說都是他們家的事情。社會不應該,也沒有空間去處理個體的厭惡。只要雙方有清晰健全的思維,清楚知道對方是個可以託付終生的對象,那有什麼不可以的呢?搬弄出一條條的理由,搬弄出一句句的經典,都只不過是掩飾自己不喜歡的本性。

不要再說你們自己有很多同性戀的朋友了,你既然說得出那麼多阻止人家去愛的理由,就表示根本就不喜歡他們。

說到搬弄宗教教條的人,更是可惡。以前聽過一句話,宗教信仰就像私處,就算宏偉過人也不該當眾掏出來叫人景仰。可是反對的宗教狂熱份子,恰恰卻是很愛有沒有事吧宗教經典搬出來。社會上各式各樣的人很多,才因此如此美麗。這各式各樣,說的不僅只有不同的民族,還有不同的宗教文化等。可是某體系的宗教信徒,動不動就擺出“我們唯一的神是最偉大的”那種嘴臉,站出來扭曲經文來掩飾他們的不喜歡,合理化他們的厭惡。

可是在這之前,你們可以先問人家是不是信奉同樣的宗教嗎?

還有,當你們整天說婚姻是為了繁衍後代而立,那些不孕的夫妻該做何感想?

然後那些丟到孤兒院的小孩要哭嗎?

難道地球人口還不夠多嗎?

難道人類活在這世界上只是一種種豬似的存在?

(反對方滑坡的還有什麼傳統一夫一妻制受到挑戰,修法會導致一夫多妻之類的。對此我只想說,這些涉及超過兩個人的愛情棘手得叫人難過,想像一下什麼多夫多妻那是要怎麼立法?)

最後想說的是,愛就是愛,無關是不是天生是不是選擇。如果深愛的對方,是思維健全的人,旁人真的沒有反對的理由。說到底, 愛戀始終只是涉及其中的人的事情。如果兩個人相愛會動搖什麼東西的話,除了床架我大概想不出還有什麼別的。反對方,我想是英雄片看太多,以為高樓大廈的根基是隨便可以動搖倒塌的。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