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三張的歲末

歲末將至,感覺上應該寫點什麼發揮一下(偽)文青本色。其實前兩篇思考文還沒有結束,只是今天真的不想寫太沈重的事情(是的,接下來兩篇會很痛)。只是坐在這商區的連鎖咖啡店裡,忍著拔除智慧牙手術的不適,霎時間也不知道該寫點什麼。剛才翻了一下整年的紀錄,看到列表今年只記載我想不到二十篇文章。如果這不是史上最少,大概也相去不遠。

寫了這麼多年,有時候也真的覺得不知道還可以在寫什麼。

剛過去的一年要怎麼概括好呢?

工作上從一開始比較算是(對問題的)野心勃勃,到現在開始初露疲態。過去的一年三個月,除了少數時間外,其實一直都在處理同樣的東西。所有當初的想法,都在中途不斷面對種種的例外。有時候會覺得,自己怎麼會落到這個地步,是不是該放棄該認輸。但是同時間卻還是會覺得這樣中途放手,會很不甘心。或許是有了之前研究生那段跌倒谷底的慘痛經驗,使得自己好像更不捨得就這樣沒做出什麼作為就服輸。

但是話是這麼說沒錯,卻還是會不能不同意以前聽過的一句話,同樣的東西只要做足夠久,再愛也會覺得厭惡。當然如果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的話,或許只是這個課題不是我的“真命天子”。再看吧,如果在年內還是在原地轉彎或許也是時候再度move on。只是下一站到底在何處,卻是另一個完全沒有頭緒的未知數。

不過想深一層,我從小到大都因為父母訓練有素已經習慣了適應新環境不是嗎?

或許真的應該找個人生地不熟的所在,遠離塵世生活一頭半個月。

說到旅行,今年可算是狠狠地出遊了兩次。雖然也說不上多有趣,但這兩次似乎是很少那麼不想趕快回到現實世界。無獨有偶,兩次的旅行都算是舊地重遊。年中去的是Langkawi,雖然沒有享受到什麼陽光與海灘,但是卻也是小解了久未接觸陽光的癮。只可惜慵懶躺在海灘上曬太陽不是旅伴嚮往的旅行方式,不然還真的想就這樣無所事事成日泡在海水裡把自己曬成黑炭。

再來就是重遊動感之都——香港。這次總算是用比較慵懶的方式去看這個城市。事隔幾年,重遊同樣的地方發現這地方改變甚多。也不知道是不是前幾年聽說過他們的街頭運動,這次重遊處處可見這運動留下的痕跡。從街頭巷尾的貼報,到旺角鬧區堂而皇之的宣揚理念,甚至電視上那陣子每天都是相關的政治新聞。

至於人潮仍然是洶湧得很可怕,只是這次一去卻少見很多強國人倒是真的。反倒是新馬遊客,無論民族真的都還蠻常見的。只是可惜很想坐的摩天輪適逢週年特價,香港人因為有優惠排了九條街而只能忍痛放棄。本來想說去上次進不去的電影博物館看看,可是去到的時候又剛好遇到封館。但同時間卻也託旅伴的福,有幸透過他香港的友人造訪一家粵劇劇場的後台。看到一群演員在後台疲於奔走的狀態,可真是叫我大開眼界。尤其是那段大家都彼此搞不清楚自己下一場是要做什麼的部分,結果出來卻又是那麼完美更是叫人驚嘆不已。

至於身體甚至內在的修養,幾個月前我就狠下心來把自己推去上健身課。本來不去上課就沒事,但是一去才第一次這麼認識自己身體的能耐,是如此的不堪。只是在這個月,因為一些教練跟健身房的鳥事暫停了,接下來又要另外找一間繼續課程。預計應該是會回到之前打拳的地方吧。不過也沒打算練到什麼健美先生的程度,看看如果年內可以自己完成大部分的運動時,也就是結束教練課的時候吧。

至於繼續邁向偽文青的部分,接下來一步就是即將開始的寫作課。說起這個真的要譴責某人,明明是說一起報名,卻臨時跟我說自己忘了。也就是這樣,也就是很剛好,我就以剛發的短篇通過審核準備下星期上課。這課程一個月一次,十堂課也就這樣前後要十一個月(二月沒有課)。同時間,這也意味在這十一個月我出遊的計畫必須將就上課的時間。

這實在是好棒棒呀。

最後的最後,實在真的也沒什麼好說的。三十歲,大概也就這樣過得七七八八。沒有什麼驚世駭俗的故事,說平靜也好像也不盡然。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