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抵你俾人噓

新年前收到信又害人小鹿亂撞了一下,沒想到打開來心情整個180度轉彎,恨不得馬上抓個兔寶寶狠揍一番。看來我應該自己開個PO Box,不然每次寄來都是這種奇怪的信徒得個煩字。其實這信在各大社交網站都看到很多人收到,而且大多數人對此的評價都不太好,照他老人家的思維我應該換掉這些朋友。若不是我最近清掉了很多不怎麼聯絡的朋友,我想再清下去我直接到深山裡面壁修行好了,搞不好最後還學會獨孤劍法。

只是憤怒的情緒並沒有延續太久,雖然電視上報紙上馬路上甚至網路上還是不斷看到他老人家出來嚇人。就在剛過去的年初二,看完了一些在檳城團拜現場拍攝的一鏡到底,甚至新聞網站也截取使用的視頻後,我的心情才稍微平衡了一下(可參考這位跳坑勇士寫的這篇文章)。沒想到精明如他老人家竟然老年得耳背,問了一次聽不到就算了,第二次總得聽清楚人民的表態,可是還好自作孽問第三次換一個丟臉。其實看完雖然心理是平衡了,但是我還是很善良的替他感到可憐一秒鐘這樣。

其實要挽救形象也不是不可以,畢竟本地人對一些橋段還是很樂於買單的。首先就學之前某大姐為了車子的事情大撒煽情的淚水,馬上博得版面不說,可能到最後菜籃族看到深情淚水也會動容不小心投錯票也不定。至於哭的點多得不得了,考慮到上任到現在爭議不斷,一句“你們都不瞭解我的用心良苦”就打遍天下無敵手,連過去的過錯都可以用這句話糊弄過去。

再不然就馬上跟所有跟自己不同黨派的州政府通力合作,比如妥當處理雪州這裡的水供問題,讓對方無從領功這點子也不錯。還有順便聯手嚴懲當年批一方尺估價兩令吉的相關人士,然後對於脫手賺取暴利的這些地主課以重稅,馬上大公無私的形象就出來啦。當初自己執政的紕漏隨便一數就好幾個手都不夠,隨便糾正十分一大概選請就無恙了,這麼簡單,不做嗎?

哭也哭完了,該糾正的也糾正了,與其撒黨庫的錢大打形象廣告,何不把這筆錢捐了出來提供免費高教讓更多莘莘學子受惠?就算錢不是黨庫出,而是贊助的,這也很好辦,呼籲大家一起做善事也不無好處,不是要邁向高知識水平高收入國嗎?高等教育動輒幾千幾萬,甚至幾十萬幾百萬,把這筆錢投入教育,和鼓勵更多高官子弟也在本地升學,這筆錢應該不難湊出來才是,反正連通告滿檔的天皇巨星都請來了,這點錢溼碎啦。

只是這一切都只是個人的妄想,是說他老人家真的如此抵得惗就不會落得民意低落啦(官方調查什麼的數字很漂亮,可是現場一問就出真章,唉)。要人家投票給你,事先麻煩學一學如何對人民好一點吧。是說不知道我在說什麼收什麼信什麼紅包袋的,可以參考下面這個不詳的畫面。其實信我還沒心情看,紅包袋在今年對我來說像是攞景多於贈興,不過在這點是他本人非戰之罪啦。下回有心情再細閱這明顯是來買通人心的信件好了。

Watafak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