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但求一清官是個奢求嗎

當然要把話說在前頭,我沒有影射在任的都是昏官。會寫這篇文章,其實是看到某政黨的各階層領導爲了即將到來的黨選的一些行爲有感而發的。不說不知道,若不是親眼見證,我都不知道這些政治人物可以爲了一個總會長的位置而展露如此可怕的吃相。說實在的,這政黨在過去大選兵敗如山倒的故事還言猶在耳,轉眼間就在互相啃咬了也太可怕。在這段期間,別說爲民請命這件事情了,連爲某族羣發聲的使命恐怕他們也拋諸腦後了。

出去街上訪問不是這家政黨的黨員,如果有在留意大概都會覺得是場很好咬爆米花的鬧劇。

雖然我連留意的氣力跟興趣都沒有。

應該是昨天吧,我在約略瀏覽正義大報副刊看到一個小故事。這小故事介紹的恰好是包公,說世人敬仰包公有在暗示社羣奸人當道。越多人崇拜這位傳奇的清官,就表示社會越腐敗。所以文章的結論就是,包公應該不太希望後人記得自己這號人物。先不論包公這個人是否屬實,但這結論倒是頗讓我意外的。包公的故事我們從小就時有所聞,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他爲主角的電視劇更是一時大熱。一直到現在,久不久電視上依然會出現這號角色。若封他爲冤魂不散角色第一名,說實在也不爲過。

可是這一而在的推出,只是證明了觀衆不介意,甚至很願意一直看到這個人。其實我是有點覺得文章說得有理,若不是投射了一定的情感在之上,沒有投入哪來的歡迎?可是投射的,是不是就是文章所說的一種希望?

我以前在馬來公司任職,剛好認識一個虔誠的回教徒巫族同事。他說過一個事情讓我很印象深刻,其實也就是有關其中一個Khalifah的事蹟。以前學院時代,甚至在中四的時候有約略對回教文明有一點概念,所以還好也不至於聽不懂。這位同事說的事蹟,其實就跟回教徒每年要繳付的zakat有關。

撇除這回教徒要繳的錢的一些政治課題,我們要注意的是關於它跟其中一位Khalifah的事蹟。

話說這位領袖治理國家有方,所以國家之富強到了全國沒有子民有資格去領取這份有如綜援的zakat。全國唯一可以去領取的,就只有這個領導人。無論這是不是真的,如果現實中曾經出現這個人真的應該受到萬人欽佩。主要的原因是,因爲至少在我們的國度,我們似乎沒有看到過有這樣氣節的高官。

現在的高官動輒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出門沒有警察開路就寸步難移。學古人來個微服出巡搭一搭公共交通,是出來好看的。好吧,如果你們都認爲接下來的地下鐵真正達到了人民的需求,那麼會說你倒是每天搭來上下班給我看啊。有你們如此的以身作則,就是幫相關營運單位打的最佳廣告了不是?這樣路上就不會天天上演馬路停車場的戲碼,又能夠製造親民的形象不是很好嗎?

可是按照他們的排場,我有點擔心最後會變成每隔一班車就有個高官專用列車。

唉,反正看到或聽到這些古代高官的故事事蹟,再對照最近的黨爭也只能搖頭嘆息。與其渴望包公託世,不如趁着物價還沒因油價騰漲而起價前,買多幾包爆谷吧。黨爭的大戲應該還有排上演的,保證比包公電視連續劇還來的精彩。肥皂劇或許會讓人看得梨花帶雨,但是這場大戲看了之後可能留下的會是帶苦的眼淚。或許對於一些人來說,還有一種夾帶所託非人的一絲無奈。

當然如果是黨員可能會看得義憤填膺也說不定,畢竟當局者可能是裝睡所以叫不醒。

去炒碟米粉先~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