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國歌唱到痛哭失聲的晚上

不知道是不是年紀越來越大的關係,情緒在這幾年間像是找到了出口這般總會在關鍵時刻滿瀉決堤。倒數前,聽到(真的用聽的,我們坐在看不到舞臺但聽很清楚的所在)各位社會賢達集會主辦人甚至政治人物說的每一句話,都會即時熱淚盈眶。換作在幾年前,各族和平相互標籤爲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個人大概會以爲一切不過是政治把戲聽聽就好。可是黃潮三黃潮四過去了,我眼睛看到如夢似幻的一切,都在提醒我這一切,都是可·能·的。

黃潮已過,一切堪稱塵埃落定。鬥爭尚未結束,國民仍需努力。

說到競選盟的抗議活動,本人出席的經驗不多(四次出席兩次這樣)。不過這次這樣下來,主辦方倒是在秩序上是有吸取之前的經驗改進的。很多人說這次似乎有點太歡樂(比上次有過之無不及多多倍),但是我真的不覺得有什麼不好。這次34小時的抗議,甚至打正旗號說是Pesta & Protest(嘉年華會與抗議集會)。說沒什麼不好,我想其一的好處,就是鬧事者會很快與周遭的歡愉氣氛形成突兀的衝突感,進而使得羣衆容易將之隔開方便執法。

也有人說,這次集會遭到各方各面的挾持騎劫。的確,從街頭到街尾,與會者從呼籲乾淨選舉,一直聽到納吉(國語音譯,馬來西亞當今首相)退下,也有人大喊reformasi(國語,改革之意,跟接下來口號主角接二連三入獄的緣由有關),甚至釋放安華(國語音譯,馬來西亞最傳奇的政治人物,有人說他接二連三的入獄是政治陰謀)等等等等。可是這有什麼不好?對於新生代來說,如果不是透過這麼一場街頭運動,他們大概不知道課本描述裏政治穩定,國泰民安的國家,內裏着實有多腐敗。

不說其他的,你知道就是因爲沒有可靠的問責機制,當權者可以爲所欲爲嗎?

你知道爲什麼在朝黨派,可以以比對方陣營少的總得票數霸佔了近三分二的國會議席嗎?

樹林很大,所以裏面有各種各樣的花。就是因爲有了這麼多不同的花朵,才會這麼的美麗。第一天集會結束的夜晚,我是這樣跟小白描述集會的內容的。還在國家教育體制內的小朋友們,如果到了現場走一圈,可能會獲得比教科書更多的知識也說不定。也只有在這麼樣子的情況下,我們才看到各族真正暫時拋下不懂留下來是不是拿來煲粥的民族尊嚴,很光榮地大喊且真心覺得自己是馬來西亞國民。

華人是很多,所以呢?馬來人真的也很多,印度同胞也不在少數,甚至原住民也組團來了。朋友們說得好,難道真的要按比例湊齊啊這次遊行必須是華人多少,馬來人多少,印度同胞多少才能成事。我們描繪的,不是一副國泰民安的國家旅遊特輯。反之,大家想要呈現的是當今當權的那羣人在沒有牽制下如何爲所欲爲。大家身份背景可能真的不同,但是唱起國歌,唱起國語的經典童謠大家仍然還是同聲同氣。

你國語可能不靈光,但你總會哼一兩句Rasa Sayang吧?

別鬧了,外國歌手來馬開演唱會不都最愛哼一兩句討好本地聽衆嗎?

是的,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這句口號喊得很響亮很浪漫。但是回到現實生活,我們各族羣到底甘願放棄多少來成全這個願景?當然我不是說沒有犧牲就一定沒有收穫,但是如果大家底線都站得那麼硬沒有商量的餘地那是要怎麼實現?不說別人家的事情,就說說華教好了。我們是也都照着同一個課程綱要,跟其他源流的學生學同樣的東西。但是我們是不是可以試圖再努力一下從中再取得更多共同點?

對於這件事情,我希望事情的最後結果,是所有扛着捍衛華教的人的徹底消失爲目標。假設已經沒有繼續捍衛的必要,就不許要繼續下去。外表悲情,內裏鬥爭不休大家都受夠了。我們是不是一直都給這羣人太大的光環,使得一大羣老人家爲了爭取光環爭鬥不休。華教之路,該是試圖融入,還是繼續單打獨鬥力排狂瀾逆流不懂遊向那裏?我想這是大家好好想一想的一個很大問題。

當然各民族都有屬於自己獨一無二的“華教”問題,有些族羣縱然是最大族仍然天天喊權利遭到侵蝕要捍衛,那邊說你們怎樣怎樣所以我們怎樣怎樣。說到底大家維護自己的利益自己的面子自己的象徵自己的文化,都像在保護不可褻瀆的聖地一般。試問,沒有退讓空間可言,又如何透過談判達成共識?當大家什麼都要的時候,最後達到的就是現今現態事事都分你我,你的權益,我的文化,他的教育,然後我們什麼都沒有。

所以這兩天的集會,如剛才說的是個如夢似幻的體驗。一切都虛幻得不像真的,但身邊喊口號的人歡呼的羣衆大喊我們都是馬來西亞人的都是活生生的人類啊。此時,只有緊握住我的那隻手,才讓我稍微感到安心說這一切不是夢。這羣人喊的口號,或許現在真的不一定反映什麼,但是假以時日還是可以實現的。

當我們哪天不再因爲某國崛起暗自竊喜,而說起自家大小事可以自豪光榮如數家珍的時候,我們就真的是馬來西亞人了。

路很漫長,但是幾次集會告訴我這是可能的。

這一切,我可以付出犧牲多少固然重要,但關鍵仍然是我可以讓別人可以不付出犧牲多少。

最後的最後,感謝所有與會者的自制(好啦,那個小喇叭真的下次可以收起來好嗎?),感謝主辦單位的籌劃,感謝所有義務團隊的協助,我希望不會有第五波的黃潮。如您所說的,如果真的要有第五次,讓那是個慶典,而不是抗議集會。好了,寫到這裏想到昨天散場前最後一次響徹雲霄,我唱得泣不成聲的國歌,我又要去哭了。幹!好在今天面試延期了,不然又要眼睛腫腫去與會了。

*舉杯*爲了更乾淨的馬來西亞!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