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退熱的選舉

相較於上次(畢竟是首投),這次整個人冷感很多。畢竟怎麼說前民聯(喵的就是不經激我就是要叫他們前民聯不要叫希聯你吹咩)崛起到現在都十年了,但感覺都像還在互扯後腿。這次一場大選,不說內舉候選人的風風雨雨(有時候認識對的人會聽到一大堆阿里不達的故事),光是提名日就讓人搖頭不已了。喵的自己被DQ還霸王硬上弓搞人家小朋友候選人是怎樣啦,選民是這樣給你糊弄的嗎?

首先要說的是廢票的問題。

動念要投廢票,是在前民聯解散後,跟體制破壞者以及一群失意人同流後發生。當時候從什麼角度去看,都覺得兩邊陣營都是源出一流。這邊送走了當年稱兄道弟的回教黨,言猶在耳這邊又跟老馬親熱。剎那間,會有一種你怎麼選擇,來來去去都是這些。可是事情發生得很快,本來就一盤散沙的前民聯各大頭突然就你抱抱我,我抱抱你,整個感覺就好像去到了戒酒互助會一樣溫暖。

經過了選區重劃之後,我以為國會在野黨的粉絲會積極的相應號召鼓勵更多人投票。結果沒想到中間殺出了整個頗具規模的#undirosak運動(意為廢票),這群自稱中立的粉絲也不動吃了什麼葯一窩蜂去攻擊表態打算投廢票的朋友。這裡說的攻擊,不是誇大其詞的用字。在社交媒體上,大家還真的你來我往打個不亦樂乎。當然,投廢票的人畢竟是少數,那些大局為重的腦殘粉們光是人數就可以淹沒這群人了。

這些覺得自己最聰明的人,最愛說的台詞就是——投廢票等於不投票。親愛的,

投廢票不是不投票
投廢票不是不投票
投廢票不是不投票

前民聯的誕生到現在十來年,如果這群人以往都投對方陣營,投廢票對這些人而言已經是個進步。至於為什麼最終得不到人家的選票,相關政黨是不是要檢討自己的候選人資格?你推一頭豬出來競選,前兩屆可能隨便也會中選。但是十來年過去,如果還在推莫名其妙的天兵上陣那是為什麼?十來年前你還可以說還很稚嫩,只能有什麼推什麼。可是這麼多年下去,還是只推讓人覺得只會作秀,或甚至連作秀都不屑的豬隊友那是什麼心態?

至於那些本來投給前民聯的,現在退而求次投廢票,那這陣營是不是要想個為什麼?你們要不要檢討一下是不是過去五年十年什麼做得不好。是不是要回答土團黨會不會是那個老屁股最後再跳回去原黨的跳台?你們要不要檢討是不是人民選進議會的人是不是突然間可以像看電視一樣突然轉台,讓議會主導還人?還是不是要檢討,為什麼那個從中立的非政府組織的阿頭跳出來後只是喊一下要競選國會議員你們就寧願把好好的國會議員降級硬生生空了個位給人家?還是你明知道社會主義黨有個在地默默耕耘的卸任州議員尋求連任還要硬生生丟一個人過去還轉身說人家社會主義黨對方一個人競選是故意攪局(哦對了親愛的張部長這個字念「腳」不是「搞」,不要跟天鬥發音啊乖)?還是要不要檢討你們精神領袖一到了可以從政的時候,就安排它空降一個選區製造補選?還是不是要檢討這邊還在讚頌一個州務大臣,隔幾天突然拔掉他後自個內鬥提呈替代人選?

選你們進議會,是要你們為民服務,不是內鬥不休。

所以你真的很難怪廢票黨人很多。

尤其是對面陣營也白爛到叫人投不下去。

這些人很愛說的第二句話,是希望看到政黨輪替,說自己是中立的人不是前民聯粉絲。

放你的春秋大屁。

最好是。

我們有幾個州議會給前民聯執政了兩屆,十年了。不要說投廢票,哪怕你說想換一換投給對家。對方給你的表情,大概就跟看到你殺了他父母一樣慘烈。要當腦殘粉要認,不要假中立。兩屆十年不夠嗎?那我們是要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停止投票給同一群人執政?同樣的問題,之前是拿來問對家的。但是想想看,換過來問這些已經執政兩屆的州政府其實也沒有不可以。

If not now, when?

等你們又再把精神領袖老屁股再丟到莫名其妙的選區嗎?
等你們哪天在那個位變得安逸,終於找到路貪污之時嗎?

喵的是要等到什麼時候。

對家也不要太開心,尤其是某華政黨。

獨立六十年,族群平等漸漸成了傳說中的神話,你自己也承認了自己無能,但還要選民把票投給你是哪招?獨立六十年還拿先賢的功勞來說嘴,是何等的不要臉才能做到。如果是真的有心要促成平等的,你們的政黨應該跟友黨逐漸融合成一體,到最後消失於歷史之中。

不過現在你們也是消失在歷史之中啦,但原因是你們根本不管自己代表族群的死活。

就連競選也是馬馬虎虎帶過。

是的,我是說你們候選人不公開競選行程,本少爺親自到你們社交媒體貼文留言也沒得到回應。

是怎樣,你們這樣擺爛選票是會從天上掉下來嗎?

啊,離體了。

回到投廢票這事情上,我們看一看公民意識這幾年有沒有增長。你會看到這群腦殘粉,可能這邊斥責人家的同時,卻未必知道自己之前的代議士是要怎樣聯絡,有什麼樣的功績。惡法提呈的時候,這些人有沒有用同樣嚴肅的字詞,去譴責那些支持的議員?你們真的以為民主政治,人民參與的時候就只有五年一次的大選嗎?

愚民政策萬歲,恭喜擺爛的選舉委員會長期不教育民眾如何參與政治。恭喜執政中央的政府,沒有教會人民原來可以這樣參與立法流程。恭喜你們啊,過去五年才能為所欲為,要弄消費稅就弄消費稅,要反恐法令有反恐法令。你們真的好棒棒啦。

當然,我本身沒有過多的參與。可是同時間,我沒有斥責人家投廢票。

民主政治如果真的可以五年搖搖屁股投給票,就完事的話,那就活該我們給一個執政六十年的老屁股們立的一個又一個惡法捆綁死。與其執着於更了解自己的候選人們,你們把那麼多的時間花在你們可能不很認識的人,純粹是因為他要投廢票。這怎麼說,就是怎麼的本末倒置。的傢伙

但同時間,前民聯也並沒有對選民教育這方面貢獻太多。啊這當然,不然怎麼可以隨便就拔走一個人讓精神領袖跳下去造神補選。不然這些掛着中立名號的腦殘粉,怎麼可能那邊大罵朋友還以為自己曉以大義很偉大很高尚。

是啦你們最厲害,最中立了哈哈哈。

最後的最後,就是那些希望投廢票的傢伙不要出門阻礙交通的那群人。喵的如果有什麼條例,說不得意圖阻止他人執行公民義務的話,我好想好想舉報這些人。人家選票上要怎麼畫,是人家的事情。你們在選區劃分的時候,會問選舉委員會『說好的票票平等』,在這時候突然間怎麼有了高低之分了呢?所以投給你最愛的政黨,是唯一的正途,投廢票投對家的,統統在家喝奶的意思嗎?

首先票還沒進票箱,一切的一切只能說是一個想法。首先你連人家的想法都否決,是怎樣?是說你的想法比人家的來的高尚?就算人家執意要投廢票,難道那張票就不重要了嗎?你們總是說我們的體制不完善,投廢票沒有幫助,那你有沒有想過,那張選票的價值,是定在畫的人身上,而不是旁邊的路人甲乙丙丁你我。他可能自身有千百個理由要畫皮卡丘,你有沒有仔細問過?

沒有,你只記得在社交媒體上大罵人家,罵不過就unfriend。

不好意思,回到現實生活,你每天接觸到的人畢竟不是社交媒體的人。在網絡里,因為推薦引擎的緣故,你會有全世界跟你想法一致的錯覺。但是不好意思,現實世界本來就是多元意見並存的。你不可能在街上登高一呼,就得到全條街上每個人跟你來個一呼百應的戲碼。

再unfriend啊,unfriend到你的社交媒體上只有天天對你按贊的人就最好了。

好了投廢票的牢騷講完,來說說我身處的選區。這次我只完整參與了一次的公開競選活動,剛好就是前民聯的。原因嘛,我不喜歡神權治國,二來剛才也說了,上陣的馬華候選人我根本不知道他們的公開活動在哪裡。

這次上陣的州議員,是個很年輕的小妮子。我看的那場演講,完全見證了她的青澀。簡單的介紹,我只能說她放棄了移民的機會,這次回來上陣是為了修復這個國家。嗯,背景聽起來頗精英階層的,雖然家境可能沒想象中優渥。她自己在QnA中講過自己本來沒打算這麼快出來競選的,但考慮了幾個月後還是答應了黨的請求。另一邊也說自己從政,不是為了要爭權奪位。

這種話成本很廉價,但是貴陣營的內鬥史沒有比對家更不精彩喲親愛的。

當下我也只能哈哈了。

隨後她個人的講辭內容很鬆散,這也是為什麼我說還很青澀的原因。講辭主要的重點是在改革(change)這個字眼上面打轉。其中比較值得一提的,是她覺得要改革就需要大家共同的努力。所以這樣的說法,是開放人民來問責的意思嗎?至於實際上要改變些什麼,演講詞裡面其實很模糊,說要體制的改革讓各個單位獨立行政。至於對老屁股帶着一群失意人的參與,她的表態是:『寧願執着於現在,而不是過去的他』(原文是個反問:Would you rather who he was, or who he is now)。

但是確切改變什麼,沒有人知道,但我也沒有跟着去每一場都聽,或許之後有說也不一定。

你支持婚姻平權嗎?

其實當晚比較讓我動容的,是一段前州議員對她的循循善誘。

說到她,其實我很佩服她的幹勁。雖然在第二屆,可能多了公職在身,在事務的處理上沒有第一屆的細心(喵的你撥款給我們家對面的籃球場多弄了一條柏油路在草地和跑道上啦),但總的來說功過與過。特別是演講里並沒有閃躲州政府非戰之罪的水務危機,反倒提醒新人要怎麼正確面對我們這些選民。我想她在任的這十年,留下的是一個居民高度醒覺跟市政府高度配合的小鎮。

在這點上,無可否認的,這位候選人是很幸運的。

前提是如果她贏了。

至於國會議員,他是個很盡責的傢伙,在這裡也不多說了,畢竟我的文章長到我開始後悔了。

後來的後來,我去參與了現在是電台DJ好友主持的一個關於選舉的論壇。內容其實沒什麼特別值得一提的,畢竟主要是兩位主講人的一些親身經歷,和自己對這次選舉的個人看法。比較讓我遺憾的是,我又把自己安置在一個提倡『大局為重』的地方。

另一個讓我不舒服的關鍵詞,就是『同溫層』。我不太喜歡這個名詞的借用,但說到這個想要說一說。推薦引擎是個很值錢的技術(是的,我的研究生生活是在做這個,雖然沒畢業),在現今世界裡其實已經很完善。但它有一個很致命的弱點,在這幾年間是越來越明顯——很容易把人鎖到一個迴音牆內。

當我們提供越來越多的個資,注入越來越多的靈魂進去的時候,沒錯推薦引擎會越來越了解我們的喜好。比如說如果我們常常閱讀某朋友的訊息,那麼推薦引擎會優先推送這些朋友的更新。久而久之,你本來不太注意的東西,就在你的網絡世界上形同消失。

本來這還不錯的,至少出發點是把用戶所在平台里產生依賴感,是故這東西很值錢。可是當這東西越準確,就表示它不推送給你的訊息也越來越多。可是偏偏那準確度,會讓人很舒服,久而久之就對現實世界有了很畸形的看法。他會以為既然自己社交媒體上的朋友是這樣,現實生活中也必定是這樣。

(是有可能的沒錯,但總會有例外的)

於是就這樣,親前民聯的人就成了一堆,親對家的又是另外一堆,兩者因為價值觀不同完全沒有交集。這就是所謂的『同溫層』效應啦。

這讓我很擔心的部分,是等到那天結果公布,總會有人發爛渣跳出來說不可能,我的社交媒體上明明是這樣,支持率本來就比較高,怎麼開票跟期待不一樣,一定是有人做票。

上一次錯怪某人趁停電灌票的烏龍還不夠糗厚,這位朋友?

文章最後要說的,是票要怎麼投才好。

選項有幾個,

一,劃前民聯
二,畫烏龜(廢票)
三,劃對家
四,劃其他
五,不投票

如果選五的,麻煩幫我打你自己很響亮的巴掌。喵的香港人要投廢票也不可以,你是有票不投暴殄天物啊。

除了廢票之外,這三個選項都很正常,其實也沒什麼好說的。自己了解一下各個團體要爭取的是什麼,如果是自己喜歡的,就投下去。但投廢票,某程度代表你必須放棄選擇的權利。最終結果是如何,你也只能無怨無悔接受。通常,這用在你不介意尋求連任的那個傢伙因少了你自己一票而讓對家勝出。要記得,每張票投下去,代表着不同的意義,會引發的各種後果,要自己好好想想。

投廢票真的不是問題,但是在幾個小時後,要記得呼朋喚友去投票站報復那些以為星期三投票很好玩的傀儡擺爛委員會。

後面都是一些出席講座的手札,因為時間關係都是很破的英文。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