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和自己再見

「客戶下個月十一號會來取貨,跟緊一點不要出岔錯」

一面咳嗽著,忙碌中的他只得揮了一下手示意了解。可是過了一陣子,卻又開始似乎想起了什麼然後停頓了下來思考一番。現在三月,意味著下個月就是四月。不知怎的這個日期印象中好像應該有些什麼事要發生,但就是想不起來。抱著這個疑問,男人翻查了幾次行事曆,卻都沒發現有任何紀錄。

一直到加班結束回到家,站在鏡子前盥洗的時候他才猛然記起很多年前的某天早晨。

⋯⋯

啊,這就是考到好成績得到的獎勵嗎?好大的無敵鐵金剛模型啊,跟電視廣告一樣超酷炫。拿在手上的感覺沈甸甸的,感覺好夢幻。等等,考到好成績是怎麼一回事?明明昨天考卷發下來⋯⋯

想到這裡的小男孩猛地從床上彈坐起來,手上什麼都沒有,剛才的鐵金剛模型現在變成了空氣。昨天發下來的考卷還好端端的放在書桌上,上面的分數也只是比及格高一點點。是一場夢啊,大概。

迷迷糊糊想到這裡的時候,鬧鐘很不識相地響起。

他按掉了鬧鐘,然後睡眼惺忪,不情不願用拖的走到洗手間盥洗。刷著牙的時候,眼前的鏡子突然一片模糊,轉眼出現的是一位大哥哥正看著自己。

小男孩咬著牙刷,用力握著拳擦了一下眼睛。可是眼前的景象依然沒有恢復,面對的那個人依然很有耐心地看著自己。雖然直覺告訴他應該要逃走,但是雙腳此刻卻不聽使喚。

慢著,這人怎麼越看越熟悉。那眼角的痣是一種什麼樣的巧合嗎?

在小男孩撫摸著自己的臉龐的同時,對方也像是反射性地跟著做同樣的動作。雖然這一切有說不完的怪異,但同時間卻不知為何感覺就好像有一種莫名的熟悉。

「這是二十年後的你自己」,鏡子那頭的人嘴巴在動的同時,耳裡也不懂從哪裡同步聽到了這句話。

⋯⋯

他都忘了自己,有多久沒再期待未來的自己會什麼時候跟自己再遇見了。現在的自己每日,幾乎終日都在庸碌吵鬧的工作環境裡度過。

當人生只剩下上下班的時候,會是一種什麼樣的生活?

以前小時候都覺得大人們都很能幹,可以能人所不能原來是個錯覺。有些道理,只有在身處骨感現實才可以發現另一面。在大人這個平行世界裡,能幹,但又不足夠能幹的人就準備操到死吧。付出這一切的報酬,頂多就是得到很多人不切實際的讚賞。喉嚨又不舒服了,他趕緊從褲袋中掏出手帕摀住嘴巴咳了幾聲。

「這裏現在是2018年4月13日」,鏡子另一面的他翻出手機打開了今天的行事曆頁面。

這幾天的夢,都在重演當年那次的相遇。二十年後的這天,就這樣不經意間悄悄來到。當初看到鏡子另一頭可以捧在手掌心的電視機,原來就是部普通的智能手機。二十年前自己才那麼幾歲,怎麼可能會預料到笨重的電視螢幕可以變成手掌心小小薄薄的一塊。

時間與他是一種如同詛咒的存在,是一個不斷追著他跑的數字。它不僅在工作時分步步逼近,甚至在夜深人靜的時候也過得飛快。雖然早已經過了該休息的時候,但緊繃的精神卻遲遲無法鬆弛下來。凌晨時分,是個分外寧靜的時刻。有時候,他也說不清楚是自己在眷戀這片刻的靜謐,還是根本就無法入眠。

說到時間,他的人生在這點跟其他人似乎有些不一樣。至於不一樣在什麼地方,那要回到很多年前的那個早晨。猶記得那天應該是發了個夢,所以一起身有一點恍惚。但後來發生的事情,卻叫人終身難忘。以前人人都希望生命中可以突然出現個來自未來的機器貓,可以有朝一日與未來的自己接觸,哪怕是一秒也好。

他很幸運,曾經有過十分鐘這樣的時光。短短的偶遇很魔幻,魔幻得很不真實,很叫人終身難忘。經過那天之後,為了記下那相遇,就生平第一次開始在廢棄的舊練習簿上寫日記。除了記下這一次的相遇,其實更多的是期許未來還有更多的機會,或者純粹只是希望這不是唯一一次。那次相遇的記事,幾乎成了每次遇到挫折都會翻一下的打氣秘笈。未來會更好的,生活會更好,會更快樂,工作更是充滿趣味。

「啊你的工作好酷喔!」,自己二十年前說的話,現在聽來根本就是極大的諷刺。

又做夢了,越是靠近會面的日子,夢境就越清晰越具體。這一切如果只是場夢,那該有多好,那就不用掙扎當天的台詞要說什麼。帶著滿滿的惆悵,他隨便盥洗了一下,就出門準備上班,今天客戶要來取貨呢。

行事曆上顯示兩天後就是會面的日子,但此刻佔據在他心頭的,是案頭那份體檢報告。帶著重重心事上班,使得客戶上門取貨時,早早演練好的程序卻屢屢出狀況。雖然幸虧沒因此受到上司的責難,但工作之枯燥,加上一些殘局的收拾卻也足夠叫人大吐苦水。該如何面對心智還未臻成熟的自己呢?還記得當時不是太起眼,成績平平,平日也不惹是生非。簡單來說,就是那個在同學會時不出席也不會有人察覺的人。

咦,和現在有什麼兩樣?

寫日記的習慣不知從什麼時候默默停止,回家翻找出來最新的也是十年前了。這本還是只是斷斷續續寫了大約半年後,餘下大半本的空白。

「第一個任務,上司就誇獎我好棒棒,還說以後工作上會有更多機會!」

「今天第一次一個人完成大半部分的工作,成果大家都很滿意呢!」

「今天第一次全權負責這單工程,可不要搞砸了!」

各種的第一次,各種的容光煥發。可是不知不覺中,當時的自己卻似乎不自知的跳入了一個無盡的黑洞。這種空洞的感覺想必佔有了所有的心力,於是記載著滿滿的第一次的日記本集,就在紀錄第一次加班時間比上班時間長的那段時間結束。這該死的咳嗽到底會不會有結束的一天?回到家中不需要一直翻手帕,他看著旁邊的毛巾也不知道是不是該感到無奈。

如今的自己身居高職,累積而來的是更高的工作能力,換來的卻是更長的工時以及相對更高的酬勞。就像是個無限的循環一樣,日益增多的工作增加了經驗,也間接提升了能力。於是一次半次的失誤,上司也只當是偶爾累了,也不多加處罰。

「你自己知道後續的處理該怎麼做」

「顧客不管這麼多,先做好就是,至於成果是怎樣我們再⋯⋯」

這是上司最愛的說詞,原來自己在乎的一切都不重要。要有好的結果,客觀條件的成熟就必須是前提。但是當今世上大家都只在乎結果,所以有時候從無生有是一種近乎求生的技巧。

只是午夜夢迴的時候,還是難免會想,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

「哇,那個模型上個月才出我想要很久了耶!」,夢到說完這段話的時候,他整個人不知為何一下驚醒跳了起來。雖然夢裏的語氣很雀躍,但睜開眼睛的那剎那卻不知為何心裏只感覺一種虛空感。

看著自己擁有的一切,和還沒有擁有的一切,以及此生大概來不及擁有的一切。為什麼為了別人絞盡腦汁,換來的只是眼前所見這成堆的玩具,書本跟車子,儘管這眼前的所有一切,都是童年時自己最憧憬的一切。真要說改變,大概也就只剩下心態。以前朝思暮想的模型玩具書本,現在好不容易都到手了,卻也沒有精力把玩。這些東西目前僅有的功能,就只是一種擺設,彷彿是逝去童年的祭品。

牆壁的另一邊,則是來自各方好友外出旅行給他寄來的明信片。渴望環遊世界,到了三十好幾的年紀依然是個夢。說起來也不知多少次了,明明早早安排好行程,也早早把年假安排好。可是十之八九,在還沒起飛前就得因為工作而臨時告吹。老闆每次都帶著虧欠不已的表情,說起來也不知是真是假,反正每年年假都清不完也只是發個小紅包了事。滿櫥的玩具,就是這樣搜集而來的。

說起來也諷刺,當年小時候為了生計爸爸媽媽日日夜夜為了麵攤的生意忙碌不休。放學後的時間,大部分都在咖啡店裡待著。長假後那一個月的休息節是他最討厭的時候,同學們不是忙著炫耀自己出國購得的紀念品,就是七嘴八舌地討論起旅途趣事。大概也是從那時候起,他默默許願自己長大後要擺脫父母親日復一日,如同老鼠在圈圈裡每日為三餐奔忙的生活。

後來長大後果然也如自己期望離開了家裏,找到了不錯的生計。可是這不又是掉入了另一個圈圈裡去了嗎?工作的內容數之不盡,現在職責高,代表手上的活兒也變多。想說轉換跑道試試看不同的工作吧,卻發現生活裡什麼都是錢。車貸保險住宿,單這些就是占收入一半以上的開銷。再說,在這個年紀才來說重新再來,也是需要不小的勇氣。

但留下,會更好一點嗎?

他嘆了一口氣,余光只看到時間又到了凌晨的五點,才慢慢入睡。隔天下班後,也特意去了購物,買了一身光鮮亮麗的服裝。也不知道自己哪來的靈感,日記本上記載相遇時的服飾,根本就不是個三十好幾的男人該穿的。款式搭配就不說了,光是配色紅紅綠綠,就是滿滿的格格不入,還有不稱身的輕佻。

鏡子前的倒影,臉色看起來蒼白得連自己也覺得陌生。

但十歲的小孩怎麼可能察覺到什麼異常?正常小孩在這個時候,只懂得如何羨慕大哥哥的打扮和談吐,以及恨不得自己早日長大加入一起耍酷的行列。這時候的他們,不正是開始覺得朋友和學長們好有型的時候嗎?父親的角色,也在此刻開始慢慢卸下了加諸在他們身上的景仰。身穿正裝的老爸,此時也開始扮演了老不死的角色了吧,大概。

「是時候了⋯⋯嗎?」

曾經有一段日子,他瘋狂愛上了照鏡子這件事情。旁人見了以為這傢伙自戀,殊不知這一切背後只是希望不錯過下次的會面。但等了一年又一年,卻不知為何就是等不到。

他舉起了手上更像是玩具的白色塑膠電子錶,根據日記的記載,會面大概還有十分鐘後開始。見面是必然的,但是等下該說什麼呢?長大後才發現日記本上記載的滿滿都是漂亮的謊言。什麼時候對自己坦白,比工作中的無中生有還要困難?如果講幾個粗口可以發洩一下情緒⋯⋯等等,當時還只是個小孩,說粗言穢語不好。

想到這裡,他終於有點似懂非懂了。日記記載的那個人為什麼會說出那些話,說實在誰會忍心把現實的殘酷面在小孩的面前赤裸展現呢?才那十歲,不正該是揮灑汗水大玩特玩的年紀嗎?

「嗯啊,你看這模型現在還可以這樣折來折去,組合起來就是無敵大金剛咧!」

「欸,還有這個遊戲機,你看現在遊戲機還可以這樣隨身帶在身上什麼時候要玩也可以呢!」

他堆滿了一臉的炫耀和喜悅,看著鏡子另一邊小孩眼睛發亮的樣子,心裡不禁升起一股愧疚。

怎麼可能忍心說出什麼「其實玩了也不會開心,因為隔天上班還是一堆鳥事!」的這種晦氣話語來呢?工作永遠沒有完結的一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就算今日倒下,明天還是會有人頂上。不過畢竟還是個小孩,說這些他們也不見得明白。

但同時也沒有人比他更懂得,當時自己是多麼渴望可以逃離那終日與時間賽跑的家。什麼時候要開檔,什麼時候叔叔會送貨過來,什麼時候要收攤收拾,什麼時候要回家準備隔天得用的食材,一天明明有廿四小時那麼多,父母親的活卻怎麼都好像做不完。

誰會知道二十年後,自己也會淪落到活在忙不停的狀態中呢?公司業績年年創新高,可是自己所得的好像也只有多一點點的錢可以活得舒適一點。有時候他在想,這世界如果沒有了自己,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喉嚨又癢了,要忍住。

言不由衷的對話很快結束,在未來這一端的他並沒有感受到日記裡寫的充滿幹勁。當然在另一邊的小孩在這段偶遇後是一臉羨慕,但在自己這邊一切都沒有任何意義。一次的聊天,二十年的時間之隔,同一個人卻對此有不同的心得,何等的諷刺。他抓著毛巾,看了一下狂咳之後上面留下的血跡,又比昨天多了呢。

這無盡的迴圈,會有結束的一天嗎?早就過了該是去上班的時候了,可是在陽台看到老闆的來電和留言,他突然明白為什麼後來日夜守著都等不到了。想起那份報告,又再看了一下手上的手帕,這一切都很清楚了不是嗎?反正無論如何,下場似乎都一樣。

男人站在陽台,看了下面的人來人往。就在一閉眼準備深吸一口氣之際,一架飛機呼嘯著飛過。

他應聲抬頭看了一下,若有所思。

(4498字(含標點))

其實就是投籃作啦,這陣子有點忙,沒太多時間整理手稿,也沒時間和精神寫新的呵呵。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