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属于黑夜的故事

黑夜,一座仿佛不需要月光照耀的城市。

这是一个属于黑夜的故事,尽管故事是以狂欢夜开幕,尽管城市的灯光把周围照得有如白昼。暴风雨来临之前未必不能够惊涛骇浪,在这座城市,是没有所谓的惯例,有的只是一则有一则令人心酸的故事。在这个零三年的平安夜,在满天烟火的笼罩下,在一个拥抱的人群里,唯独只有她——Rachel,还在等着一个她并不知道会缺席的男人。她独自地一杯又一杯把面前的威士忌有如白开水灌下,尽管它有如振熙说的那么难以入口。等了一个又一个小时,她下了一个决定……

另外一个狂欢的现场,邦如常独自一人等待着他的猎物,唯一不同的,是陪着他的不再是一杯柠檬茶,而是一杯威士忌。他并不喜欢威士忌的味道,或者说,他不了解为什么威士忌这么难喝。振熙突然间从角落窜出来,手拿一杯威士忌,和邦闲聊了几句,聊了关于Rachel和邦的渐行渐远,聊了威士忌的由来。邦突然间警觉了起来,猎物出现了,是时候出动了,他们俩的默契永远不需要多言,或者说他们一群人的默契,因为他们是一群在埋伏某嫌犯的警员。

邦和振熙分别展开了他们的行动,途中一阵闻之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他的旁边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并没有留下太多的注意力在那引起爆炸的交通意外,因为他还正在执行它的任务。结果,嫌犯抓到了,原来是个性变态的家伙,振熙也只是很随意的先下了重手殴了嫌犯那么几下,手法是多么的潇洒、利落。

夜晚过去了,暴风雨前的惊涛骇浪才正要开始。

邦回到家,看着Rachel熟睡的脸,爱怜地吻了一下,没想到吻下去的竟然是一具冰冷,一具陌生得让他不能够相信那就是他深爱的Rachel。他错愕地看着他染血的双手,怔怔地看着满是血际的床单,看着Rachel手腕上的刀痕,看着Rachel右手握着的那把竭力在呼号着自己是无辜的美工刀。错愕归错愕,他还是赶紧抱着他以为还能够属于他的Rachel赶到医院。还是迟了,迟了的同时他也听到了更多让他继续错愕的消息。他不了解,为什么Rachel要这样离开自己,为什么Rachel在死前几天要把孩子堕掉,他甚至不知道Rachel什么时候怀孕了。他不了解,为什么身边的人可以说消失就消失。三个月后,他从一个不喜欢威士忌的警员,变成了一个无威士忌不欢的酒鬼私家侦探。

而振熙,却和邦的命运截然不同,甚至是相反。2006年,他和富豪的女儿淑珍结为夫妻,一切都在洋溢着幸福的气味不是吗?没有人会知道,暴风雨的前夕,终于来到了。城中首富突然间在家里被谋杀,而这位首富,正是振熙的岳父。尽管父女间的感情不好,尽管淑珍多么不了解她的父亲,可是她却很清楚,她的父亲的管家绝对不可能开门给陌生人,更何况是警方所说看起来那么陌生、而且已经怀疑分赃不匀双双死掉的杀人凶手。

邦于是受托私下调查这起案件,也因为有振熙的相助,让他一步步接近事情的真相。另一方面,淑珍在这个时候怀疑自己被跟踪。那种感觉强烈地让她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惊恐,也因为身边人的不信任,让她感觉到极度的无力。振熙每天都让她服下医生开的药物,并委托邦不要让淑珍在晚上饮酒。可是强烈的惊恐让得她不得不用酒精夜夜麻醉自己的感觉。终于有一天跟踪者献身放火,在一个平静又冰冷的冬天。当时正在讨论富豪谋杀案件进展的邦保护着淑珍免受生命威胁,可是也因为这样,淑珍让振熙相信真的有跟踪者的存在,或许应该用确认这个字,因为在这之前,他也在开始追查骚扰他和他妻子的一个人。

一层一层的剥丝抽茧下,邦以为自己已经得到了所有应有的资料确定杀人凶手就是警方认为的那两人。原来是富豪之前积怨太多导致自己老年因此丧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富豪不轻易开门给陌生人的疑点。

还是黑夜,只不过这次暴风雨已经要过去。

复仇计划看来还没有结束,这次轮到淑珍再次面临生命的危险。真正的幕后黑手把骚扰淑珍和振熙的那位冤魂不息的混蛋弄了来布置了一个混蛋谋害淑珍的假象。

同一个黑夜,不过暴风雨还是没有完全过去。

邦给了振熙一份文件,文件里写明淑珍原来不是富豪的女儿。在一片干杯声中,振熙在一大班同伙的干杯声浪中怔怔地坐着。

已经布置好的铺排,也已经一一爆发,不知道是不是无辜的关系,淑珍并没有因为发生了这起阴谋死去,在一切还没发生之前,她还亲眼见证那令她无法相信的内幕。

邦也在这个时候查到为什么Rachel会和自己渐行渐远,原来Rachel怀着的小孩并不是他的骨肉,而是那故事开始时导致爆炸的交通意外的受害者。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首富命案调查结果的影响,他并没有投射太多的怨恨在那位和Rachel在外有一腿的受害者,反而每个星期都到医院照料这位无依无靠,而且已经成为植物人的受害者。

怔怔地,振熙天天守护着他曾经以为自己不会爱上的妻子。他为她戴上了他们的结婚戒指,他为她阅读报纸,陪着她度过每一刻的都可能发生的危险。就这样过了一天又一天……

一天又一天过去了,由于在振熙住处无意中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于是他再继续前往追查他原本以为已经结案的命案。没有人想到,他认识的振熙原来这么多年了,只是一个表面的身份。没有人,也最好不要有人知道他认识的那位振熙原来就是富豪曾经残杀的某警员家庭遗漏的独子。也没有人知道,所谓的振熙,原来就是他在多年前在校队打败的某乒乓选手。振熙这个名字,为他,或者应该说陈伟强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身份,一股重生的力量。

又是一个黑夜,暴风雨终于到了结束的时刻。

在振熙,应该是伟强终于对邦承认自己的确其实一直在策划一切的报复行为,甚至淑珍也曾经是计划的一部分。可是到了最后,他也坦诚望着躺在病床上的淑珍,的确让他感到无比的愧疚,无论她是不是富豪的女儿,因为是她,让他再次拥有了家。在一定程度上,他还是把她当作亲人的,这在淑珍怀疑伟强不信任她被跟踪的时候,振熙说的那句“我自小没有了家庭,我不像这个家毁掉”表露无疑。

就在邦醉醺醺走出医院的时候,伟强收到了前几天才苏醒,并且表露了对自己的失望的淑珍的死讯。愧疚的伟强由于不能够面对自己一手造成的错误,于是砰一声,为暴风雨画上血腥的结局。

……

因为实在太爱这部电影,所以我把整个故事简化叙述出来了。不过我想到了这个时候应该不用紧了,因为已经快要接近下画。整部电影节奏走的很慢,是我喜欢的节奏,可能是我自己本来就有点慢的关系。大家其实都很称职,只可惜舒淇的角色极度花瓶化,戏份不能算少可是起到的作用却有点对不起她的占戏。近期的电影不知道是不是有一个主题,因为接连着下来我看的电影都有“恨”这个字,而且占戏都颇重。这部戏除了那句经典的:“酒的好喝之处,正正在于它难喝”,还有一句让人深思的“我以为我可以改变这个世界,可是到头来才发觉是世界一直在改变着我”。

这次并没有特地去分析出每个角色的性格,如果你要看的话,鬼魂姐一篇影评

由于这篇文章的篇幅颇长,于是直接用电脑打出来了,虽然是破了连续10篇手写稿的承诺,但是我有那一次真的在这个blog守诺?呵呵呵呵,不过接着下来手写稿还陆续有来,我可不想连10篇的承诺也一起破功。

这部电影的title——伤城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