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ick to change color scheme

無賴騎駿馬肆意翔遊天際

致命秘密 阶段四

林阳默默的走向前去,看着已经被逼到墙角的杜锋,然后缓缓的举起了手枪。杜锋冷静的看着对方,暗暗的把手机的摄像镜头对准了林阳,然后按了录制电影的按钮。就在录制钮按下的那一刹那,“砰”的一声,杜锋的胸膛上就穿了一个大窟窿。鲜红色的血液大量的喷了出来,任务成功的林阳看着已经没有任何生命迹象的杜锋,然后开始仔细观察四周的摆设。


今天的天气相当阴沉,已经好几天没回家的海文看着摊在自己面前的一堆文件,和一张刚刚收到的一张附近住户名单。

海文急速的翻开面前的名单,可是怎么看也看不到林阳的名字。这三天他不断的走访整个社区,可是林阳这个人仿佛不曾出现在这个社区里面。难道自己一直在跟一个鬼晨跑吗?他不可置信的想,可是为什么一切都那么真实?仔细回想之前跟林阳每次见面都会聊到的事情,突然间海文灵光一闪,不是说是什么保安之类,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去问问也无妨,搞不好可以问出个所以然来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海文胡乱的抓起了证件和一些相关的资料,就急急的冲出警局。


这是一个天气相当好的早晨,杜锋早早就起了身准备上班。好久没好好的睡了,他想着。这也难怪,自从参与了这个可恶的游戏后,每星期都会至少进行两三次发生在深夜的突击检查,不过就算不是突击检查的事情,这成叠的案子也快没把自己给压死。出门前,杜锋顺手抓起了手机,想要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可是不拿还不打紧,拿了起来一看,却大大的吓了好一大跳,怎么会变成了失败者倒数模式,而且看着里面显示的时间,说好的二十四小时已经扣掉了六小时,很明显这是在熟睡时候突然间被打入失败者的行列。

他仔细想想自己到底把这事儿说了给什么人知道,可是怎么想也想不到除了海文外还有什么人知道自己已经被卷入了这样的游戏里面。会不会是海文为了查案把自己牺牲呢?才冒出这个想法,杜锋就马上否认了这样的假设,因为这阵子有好几次的突击检查还是海文提醒自己要快点回复的,还有几次在自己累到在警局睡着的时候还是海文替自己做突击检查的。

既然不会是海文,那会是谁呢?现在自己要该怎么样?如常上班把一切都当成没发生过?告诉海文让对方无法得逞?与世隔绝让自己不被找到?杜锋的脑子现在正在飞快的转着,可是距离上班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他仍然还是无法作出抉择。


小鲨鱼还在从容的游着,这时候,张君在忙碌的根据谭丁从吴凡哪带回来的情报搜寻杜锋的资料。

张君一面看着萤光幕上显示的一份个人资料,一面不禁的微笑着。吴凡这家伙还挺听话的嘛,她想。这小警察有什么好的不做竟然爬到老娘的头上来了,既然这样就狠狠的让你提早出局好了。她打发走了应吴凡所托带来杜锋手机号码的谭丁后,就把资料传了一份给林阳,并且把鼠标对准了荧幕上斗大的显示“杀”的按钮,然后就静待下手最冷静的林阳的好消息。


海文的倒数,仍然在一秒秒的减少。

听着墙角另一边传来的脚步声,海文的手心不禁开始沁汗。突然间,这脚步声停了下来,就在海文还不知道要如何反应的时候,熟悉的一把声音已经传到他的耳边:“出来吧,这里没人。”

小心翼翼的,海文慢慢的移动了身躯。还没待他的头探出去,耳边就已经传来了一阵枪声。海文结实的吓了一大跳,大叫道:“吴老大,我是海文!”

很快的,海文就知道喊叫并无济于事,因为从源源不绝的枪声听来,吴凡的确是冲着自己而来的。枪声越来越大声,而吴凡和自己的距离也越来越靠近。海文紧张的看着自己所剩无几的弹药,脑子里也疯狂的运转着想着怎么样把吴凡这个危机先给解决掉。

“这还不够精彩吗,嘿嘿。”张君看着闭路电视的影像,冷冷的笑着,“去看看,如果吴凡无法杀死这个警察,把他抓过来给我。”,张君透过通话机命令着谭丁。


杜锋这时候已经在血泊中,没有呼吸,没有脉搏,总是睁大了眼睛却已经不象活人一般炯炯有神。

林阳慢慢的走向杜锋,然后伸出了手指往杜锋的脖子想要测量是不是还有脉搏。在确认杜锋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后,林阳缓缓的摘下朦住脸的面具。他四处的再搜寻了一下,突然发觉到桌子上放着张小卡片,他走了过去一看,才发觉自己这次的任务是要对付一个警察。林阳暗暗的惊了一下,因为这警察看起来似乎和每天一起晨跑的海文有一点关联。

就在林阳确认一切都已经没问题后,他就开始慢慢的走下楼,才下到第三楼,就看到行色匆匆的海文。怎么会这么该死的碰巧,林阳不动神色的对匆忙的海文打了个招呼,就各自往相反方向奔去。海文焦急的一面向情报说的六楼奔去一面不停的拨打杜锋的手机号码,可是怎么拨杜锋就是不接电话。终于抵达杜锋匿藏的单位,没关紧的门就在海文轻轻一推之下,躺在血泊里的杜锋就这样的映入了海文的眼帘。


海文一遍又一遍的看着杜锋临死前录下的影像,尤其是凶徒摘下面具的那一个画面。这张脸孔,就算是化成了灰海文发誓自己一定不会将之认错成另一个人。这个人就是当天在他跑上楼时候遇到的林阳,也就是之前每天晨跑都会遇到的林阳。只是四天过去了,林阳这个人仿佛一直都不存在与这个社区一般,不止是没有人对他有印象,甚至走访了所有的商场也没有人认识一个叫林阳的保安人员。

要不是杜锋把凶徒造案的画面准确的记录了下来,海文压根儿也大概想不到平日所见到文质彬彬的林阳竟然是个杀手。从录影看来,林阳从容的程度已经在显示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画面上只见到林阳在干案后仔细的搜查四周是不是有留下任何的东西,然后查看大概是杜锋留在桌子上的警员证。就在林阳离开前,他似乎在手机上输了些什么,然后才从容的离开现场。是在通知什么人吗,这是不是说林阳并不只是个职业的杀手这么简单,林阳的背后是有什么人在策划这一切吗?

毫无头绪的海文拿着已经喝完的咖啡杯,看着窗外的夜景,心中的恐惧,竟然开始慢慢的使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是子弹没了吧,就在枪声突然间暂缓的时候,海文很快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滚了出去。还没等吴凡反应过来,海文的一枪就射向吴凡的胸膛。正忙于换上弹匣的吴凡也没有反应过来,手上还没装上的弹匣就跟吴凡一起掉落地上。海文惊魂未定的看着眼前的吴凡,在确认对方已经不会再对自己造成威胁后,就急急的走向前去把吴凡的枪给换了过来。

站在另一个墙角的谭丁看到吴凡事败,就在离开现场的同时传了个讯息给张君,然后就开始部署怎么把海文给抓起来送到张君面前。

海文不停的翻着吴凡的衣服,想要从中找出些什么,结果就在快要放弃的时候在吴凡的外套暗袋里似乎摸到了一张卡片。拿出来一看,看起来只是一张普通上班族用来开启办公室门的一张通行证,难道这是揭开这一切迷题的关键?海文再看看自己的手机,上面的倒数仍然不停的在减少,


“海文,我很感谢你这阵子对我的照顾,不过我们离真相大概又近了一步。我会跟你联络,没事不要来找我。”,还没等到海文搭上腔,电话通话另一头的杜锋就挂断了电话。

海文疑惑的问了问旁边的同事,可是却没有人知道杜锋为了什么事而紧急申请了一天假期。海文越想就越不对劲,于是就开始动员自己所有能支配的资源开始寻找杜锋的下落。尽管不知道海文到底为何那么紧张,可是接到相关要求的同僚仍然尽了一切所能去发掘杜锋的下落。在同僚忙碌的同时,海文也开始前往杜锋能躲起来的地方去寻找,同时间也不停的拨打电话给他,只是杜锋却一直不接电话,到最后还干脆把电话给关掉。


就在任务完成后,林阳才回到自己刚搬入的新家就开始收拾一些家当。想到刚才跟海文打了个照面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就不禁一寒。就在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后,他就把这个月的房租给放在了桌子上,跟房东交代清楚后,就急急的离开了住所。

临出门前,林阳的手机却显示有新的电子邮件,他看了看里面的内容,一项脾气甚好的他也不禁骂了一句。到底今天是怎么了,杀了个警察就算了,现在还要玩一个见鬼的游戏。


已经是第五天了,林阳这个人虽然警方已经全力追辑,可是到了今天仍然还是音讯全无。海文冷冷的看着电视新闻上面播放关于杜锋命案,警方交上去要求吁民众帮忙寻找林阳的片段。明明是很清楚了,怎么过了五天还是没有人知道这个人到底藏在什么地方?刚好经过的吴凡看着落寞的海文,本来想安慰个几句,可是却没想到电视上播放的片段,上面的人却让自己感觉那么熟悉,仿佛这张脸孔好像在什么地方看到过。

本来伸出要拍一拍海文的手就这样的收了回来,吴凡此刻心里想着这张熟悉的脸孔到底是谁,然后就默默的离开了。就在吴凡离开后没多久,还不知道吴凡曾经来过的海文听到手机突然传来的铃声,就机械化的照着上面的指示输入了一组号码,是今天的突击检查。

突击检查结束后,海文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麻木的接了这通电话,只听到对方焦急的说有人曾经跟林阳有接触,说是他的前任房东。还没听完对方把话说清楚,海文就飞奔过去对方的办公室想要问一个明白。


倒数还剩下十分钟左右的时间,这时候杜锋听到了门铃的声音。他警戒的拿起了手枪往门口走去,从门洞看过去似乎并没有什么人的样子,就在他开门看一个究竟的时候,门后的敌手就猛的一推把杜锋给推开,还没等杜锋开枪,幪面的对方就一脚踢开了杜锋手上的枪。经过一阵的缠斗后,明显不是对手的杜锋被逼到了墙角。

嘴角还在流血的他从身后摸到了自己的手机,看着对方脸上的冷笑,杜锋暗暗的开启了录影的模式然后准备对准着对方的脸。这时候,幪着脸的对方举起了手枪,就在杜锋呢喃着:“海文,希望这能帮到你。”着一句话的时候,对方的一枪直击了杜锋的胸膛。

(致命秘密——阶段四过关。待续)

leave your comment

name is required

email is required

have a blog?

This blog uses scripts to assist and automate comment moderation, and the author of this blog post does not hold responsibility in the content of posted comments. Please note that activities such as flaming, ungrounded accusations as well as spamming will not be entertained.